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她跳著舞 又一次把世界帶回來 「2x2」許芳宜邀巨星共舞

許芳宜又回來了!這次依然帶著精采舞作與舞壇巨星,一起讓台灣看到世界的精湛舞藝。除了有甫與西薇.姬蘭來台演出的羅素.馬利芬特所編的兩支舞作,惠爾敦的After the Rain,還有許芳宜與台灣舞者編創的Chinese Talk,許芳宜與美國新銳街舞家邁爾斯合作的Anywhere on the Road等多支舞碼……

她跳著舞  又一次把世界帶回來 「2x2」許芳宜邀巨星共舞
許芳宜與美國紐約市立芭蕾舞團舞者安格演出After the Rain。

許芳宜x譚元元「2x2」

10/31~11/1 19:30

11/2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02-33939888

舞台上,芭蕾女神西薇.姬蘭立於簡潔的兩重方形光區,起初她動作沉靜緩慢,接著在一連串重複的動作中,數分鐘內肢體累積的爆發力如星火猛烈燃燒,作曲家Andy Cowton的打擊節奏層層堆疊出壓力的漩渦,而麥克.赫爾(Michael Hulls)電光火石般出色的燈光設計如同透過顯微放大般,讓觀者在每個轉瞬間清晰看見姬蘭身體的每一個局部,如火舌般舔拭觀者的感官。舞畢,眾人忙不迭地驚呼鼓掌時,我聽見身後的觀眾恍惚地說:「我好像被拉近一個黑洞裡了。」

這是姬蘭九月中二度來台演出的舞碼之一Two,短短九分鐘就呈現編舞家羅素.馬利芬特(Russell Maliphant)對光影、太極等元素的迷戀。而這個作品也將在十月底再次登上戲劇院舞台,馬利芬特改編為Two x Two,交由許芳宜與譚元元共舞,前者曾為瑪莎.葛蘭姆舞團首席舞者,後者則是舊金山市立芭蕾舞團首席舞者,現代舞與芭蕾兩大頂級明星交手,霸氣與纖細共存,雙人舞展現與姬蘭獨舞截然不同的質地。

以「2×2」為名,除了譚元元,許芳宜還邀來了美國紐約市立芭蕾舞團舞者安格(Tyler Angle)共舞惠爾敦(Christopher Wheeldon)的經典之作After the Rain、與新銳街舞家邁爾斯(Ron Myles)合作Anywhere on the Road……耗盡心神讓眾星齊聚,是因為「沒辦法把所有年輕孩子都帶出門看世界,我就把巨星帶回來!」

為台灣舞者驕傲 三天編出全新舞作

二○一二年,她開啟「許芳宜&藝術家」計畫,編創《出口》,以「生身不息」之名邀來國際赫赫有名的巨星,今年同樣維持編創新作並特邀國外巨星同台模式,但她念茲在茲的,仍是台灣的年輕舞者們,「繞世界舞台兩年,好不容易再次回到台灣。有朋友問我,這次的舞台主打什麼?之前有阿喀郎.汗、惠爾敦這些大家熟知的大明星,但我這次主打台灣年輕藝術家。」

「我真的沒想到,才三天,我們就編出了這個作品!我能給,他們就能收。那三天,每個舞者每一雙腳都纏滿膠帶,都是水泡、血泡……」許芳宜訓練參與本次新作Chinese Talk的十五位舞者不遺餘力,言談間充滿心疼與驕傲,「有人說我們環境不好,很『貧窮』。貧窮的是什麼?是才華嗎?不是的,我們的年輕人有足夠的魅力讓人眼睛一亮。」

Chinese Talk有別於以往激烈情緒的炙熱溫度,而冷調地表現空間、身體的質地,許芳宜將傳統太極、武術、瑪莎.葛蘭姆技巧等元素融為一爐,東與西無須二元劃分,身體只需要成為自己。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音樂創作取自林強二○○五年的專輯《驚蟄》,從喧鬧的街市、廟會、麻將、對對碰、八家將等傳統翻新,「Chinese Talk完全是被音樂激發的!」許芳宜提到音樂後半部一位老者的獨白,如遭重擊,「他說,從前的他非常西化,但當他真正站在國外的土地上時,他忽地茫然若失,覺得自己失去了根,最終還是得用一輩子的生命去面對什麼才是真正的自己。音樂節奏一出,這段話深深震撼我,全身雞皮疙瘩!」

她憶起曾經也熱烈擁抱西方文化身為「外來者」的自己,「作品中也有許多質問,對話,我對自己有很多疑問。」許芳宜說,「當我這麼想要跟大家一樣時,卻發現,真正讓我在舞台上發光的,是我的不一樣,是我骨子裡的東方。」

與街舞高手共舞 迥異質地火花四射

除了Chinese Talk,許芳宜在二○一三年再度受紐約市芭蕾舞團前任首席舞者Damian Woetzel之邀編創Anywhere on the Road,於美國維爾國際舞蹈節(Vail International Dance Festival)演出,「Woetzel對我永遠是那麼信任,他說,芳宜,我不管,我要新作品,只要妳上台就好,所有人都等著看妳跳舞!」

Anywhere on the Road是她和美國街舞舞者邁爾斯共同創作的作品,「當時Woetzel對我說,芳宜妳要誰?無論哪個明星我都給妳!那時我看到一個跳街舞的小男生,二十出頭,很不錯,我說,那就他好了。結果,才兩天!Woetzel激發了我們不可思議的創意,才兩天我們就作出了一支雙人舞!」

街舞與現代舞的碰撞摩擦不難想像。需要不斷即興的街舞,如何被框限中保持能量?許芳宜笑說,「邁爾斯有太多靈感,他定不下來,我得用態度、用實力讓他心服口服,跟我一次又一次地跳舞。」在維爾演出後,這個由兩位風格相異的創作者演出的作品受到《紐約時報》的讚賞:「兩人一開始站著肩靠肩,細膩地舞著身軀和足部,儘管舞風大不相同,觀眾卻能透過肢體語言感受到他們之間的心靈交流。最精采之處莫過兩人同時以各自熟知的舞彙跳起獨舞:她對身體慢速度的精準控制和他的極速迴旋成了極為巧妙的對比。」

本次「2×2」的舞碼,除了上述舞碼外,還有許芳宜參與編創的Talk To Her、Unrepeatable、Le céleste,馬利芬特為許芳宜編創的Present/Past與近年竄紅的華裔青年編舞家梁殷實的Finding Light等。

隱形的舞者─麥克.赫爾的燈光設計

在舞台上,燈光可見卻難以捕捉,沒有重量卻極具存在感,扮演著讓舞者身體聚焦的重要角色,比如編舞家羅素.馬利芬特與燈光設計麥克.赫爾的合作,堪稱絕佳範例,甚至被英國《每日電訊報》讚為「英國舞蹈界最重要的創作夥伴」。

「他是最棒的。有麥克在,那些空間中的建築總是在變動之中開闔,就像在呼吸一般。」馬利芬特說。

本次演出中兩支馬利芬特的舞碼,燈光設計皆是赫爾,有別於Two x Two的銳利迅捷,Present/Past則如同深海漣漪般讓能量緩慢往外擴散,沒有赫爾的燈光,馬利芬特的舞蹈便少了那麼點奪人眼目的詩意,而兩人對於光影擁有相同的感知,讓他們的舞台仿若隨時存在隱形舞者,赫爾說:「羅素能在光的邊緣起舞,這與篤定地在光線的中央舞蹈是截然不同的方式。」

除了馬利芬特外,赫爾合作的編舞家都是當今舞壇赫赫有名的明星,還有惠爾敦、阿喀朗.汗等,後者曾來台的DESH奇幻的光影構成就是出自赫爾的手筆。赫爾於二○○九年受邀擔任倫敦沙德勒之井的駐院藝術家,二○一二年獲劇院經理人協會的「舞蹈燈光設計成就獎」提名,二○一四年獲奧立佛獎的「傑出舞蹈貢獻獎」。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PAR表演藝術

  • PAR表演藝術 2014-10-09
關鍵字: 舞者馬利燈光舞台街舞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