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當馬奎斯碰上韓國傳統說書藝術─新編板索里《陌生人之歌》

幾近空台的舞台上,Jaram Lee一人分飾丈夫、妻子和總統三個角色。
幾近空台的舞台上,Jaram Lee一人分飾丈夫、妻子和總統三個角色。

源於朝鮮高麗時代,結合音樂與說書的傳統表演藝術「板索里」,和世界各地的傳統藝術一樣,同樣面臨與當代觀眾對話和傳承的問題。跳脫原本取材民間傳說和歷史故事的框架,說唱藝術家Jaram Lee向西方文學取經,改編德國劇作家布萊希特的《四川好人》與《勇氣媽媽》,這次來台的《陌生人之歌》則改編自南美作家馬奎斯短篇小說〈總統先生再會〉,演繹馬奎斯筆下流離失所的異鄉人。

板索里(Pansori),是一種源於朝鮮高麗時代,結合音樂與說書的傳統表演藝術。其特色是一人坐以擊鼓,一人立以說唱,以唱為主,說為輔,富有強烈的敘事性,演出短則三小時,長至八小時。板索里演員須經過長期嚴格訓練,掌握各種音色與繁雜的劇本,才能將角色演繹得栩栩如生。從民間的口傳故事,演員按照大綱,即興說唱,到汲取豐富的文學養分,知識分子參與創作,其獨特的表演內涵,成為韓國非物質性文化遺產之一。

當代文本與傳統激盪

和世界各地的傳統藝術一樣,板索里同樣面臨與當代觀眾對話和傳承的問題。二○○七年,年輕的說唱藝術家Jaram Lee將德國劇作家布萊希特的《四川好人》以板索里的形式搬上舞台。她將該劇的時空背景改到現在的韓國,運用現代劇場手法,一人分飾多角,音樂則顛覆了板索里的制式配置,以貝斯吉他、鼓和打擊樂器,賦予板索里現代風貌,也讓韓國傳統藝術,在世界各地獲得廣泛的注意。

從小開始學習板索里,對Jaram Lee來說,這門藝術一直都在變化。「板索里是一種學無止境的藝術。它溫暖並富含人情味。板索里像是一扇窗,讓我縱觀世界,它也是一種講述故事的精采方式。至今,板索里之於我,都是一種高貴、艱深,並且可以讓我望向內在、回顧自我的藝術。」就像是一趟探索傳統的旅程,「什麼是板索里?」是她創作Sacheon-ga(改編自《四川好人》)的動機,而答案,則尚未有定論。

過去,板索里的劇目多半為民間傳說和歷史故事,主題包括對家庭的忠誠、喪親之痛和愛情。Jaram Lee則大量向西方文學取經,反映社會現實,例如Sacheon-ga講述了主角如何在「善良地活著」的命題下,與自己人生的矛盾進行鬥爭並拋出問題;Ukchuk-ga(改編自《勇氣媽媽》)藉一個從戰爭中獲取利益,也嚐盡苦果的母親,傳達反戰思想。布萊希特的史詩劇場,演員夾敘夾議,間或插入歌唱、舞蹈的特質,與板索里的表現方式十分契合。

一人演三角傳達馬奎斯寫作意念

新作《陌生人之歌》Strongers Song取材南美作家馬奎斯短篇小說〈總統先生再會Bon Voyage, Mr. President!〉,故事敘述一對夫妻,是居住在瑞士日內瓦的外籍勞工,他們靠四處打零工與粗活過活,其中一項工作是開救護車。某天,他們遙遠家鄉的前總統因赴瑞士求醫出現在他們眼前,這對夫妻生活開始起了變化。身兼編劇、作曲和演出的Jaram Lee說,板索里的演出素材來自口傳文學,和拉丁美洲的魔幻寫實文學,有異曲同工之妙。

「傳統的板索里,說唱者的立場是不必被考慮的。」然而,在新編板索里中,Jaram Lee強調,說唱者的角色設定卻是關鍵,「在板索里的舞台上,說唱者是唯一跟觀眾溝通的人,當我們試圖和現代觀眾溝通時,說唱者的觀點和位置就必須要有明確的指向——是誰在說故事?如何說故事?從什麼角度說故事?說唱者和故事的距離、關係為何?這是改編最困難的地方。」她希望通過板索里的語言,精準傳達馬奎斯寫作的核心思想和意念。

Jaram Lee將馬奎斯的小說轉譯為韓國情境,她形容:「這個故事帶領觀眾沿著平靜的湖畔漫步,希望他們擁有開放和敏感的心靈,細細觀察湖邊景色。故事中的人物都是人類的倒影,我想觀眾可以從中看見他們自己——那些我們企圖接近,努力工作、活著的個體生命。」

不同於Sacheon-ga和Ukchuk-ga舞台上的音樂編制如同小型樂團,《陌生人之歌》回歸到簡約的配器,僅用一把吉他和一面鼓作為伴奏,演出更聚焦於表演本身。幾近空台的舞台上,Jaram Lee一人分飾丈夫、妻子和總統三個角色,藉由不同聲音語調、身體姿態、手勢神情的細微變化,出入於敘述者、角色、歌唱者之間,演繹馬奎斯筆下流離失所的異鄉人,讓觀眾見識板索里的真正魅力。

BOX

〈總統先生再會〉寫流亡總統的政治人生

〈總統先生再會〉收錄於馬奎斯的短篇小說集《異鄉客》,不同於一般小說集,書中的十二個短篇都以流落在歐洲的拉丁美洲人為主角。〈總統先生再會〉描寫流亡日內瓦的總統,遇到一對想從他身上詐取錢財的夫婦,而恰巧這對夫婦的政治意向分屬兩敵對政黨,因此對於總統的觀感亦南轅北轍。小說挑戰許多觀念:政黨立場可不可能轉變?對於政治的喜惡從何而來?總統變成了國家政治的象徵,效忠國家究竟是民族大愛的表現,抑或是愚昧的服從與甘於被操控?最終,這些爭論與人心自發的民族感情究竟有無關連?馬奎斯以他犀利的筆,描寫一位流亡總統的政治人生,「我們都坐上一個自己不知道該怎麼擔任的職位,僭占了自己不配享有的光榮。有人只追求權力,可是大多數人找的是層次更低的東西:只不過找個差事幹罷了。」(廖俊逞)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PAR表演藝術

  • PAR表演藝術 2016-10-04
關鍵字: 總統藝術故事馬奎斯傳統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