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逗陣來 三場館到位 表演藝術邁入新紀元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逗陣來 三場館到位 表演藝術邁入新紀元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劉振祥 攝)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

朱宗慶 三場館到位 表演藝術邁入新紀元

對於南台灣國家級場館——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即將開幕,朱宗慶興奮期待,但也認為未來經營具有一定程度的挑戰。他表示,國際一流的劇場不是只有在北部、中部,南部新建劇場也同樣可以帶動需求,「在『劇場驅動』的理念下,以前講母雞帶小雞,這是必然的,就像有雲門的創設,帶動了後來有這麼多的好團體。有劇場,才有戰場,也才有資源,它可以帶動藝術家創作,帶動觀眾。」

「我對這三個館所的情感很深!」朱宗慶回憶當年剛好在國防部示範樂隊服役,擔任兩廳院開幕動土典禮的樂隊。一九八七年,他創辦的朱宗慶打擊樂團於兩廳院開幕季演出。之後到兩廳院服務,當過組長、主任、藝術總監、董事長,以及後來擔任國表藝中心董事長等,一路也進進出出四次。在臺中國家歌劇院規劃前期,他就參與其中,現在以董事長的身分從旁支持、協助與監督,看著歌劇院從原本的不被看好,在營運團隊的努力下,創造了票房佳績,更發揮磁吸效應匯集優秀人才,跌破大家眼鏡。如今,衛武營終於要在今年十月開幕,跟著一起倒數計時迎接那天的到來,他縱使感到期待,卻也未掉以輕心。對於衛武營的未來,朱宗慶有著許多期許和想像。

Q: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即將在十月開幕,對於這個隸屬國家表演藝術中心最新完工的場館,您有什麼樣的觀察與期待?

A:從政府的角度,北中南各有一座國家級劇院,是為了均衡區域藝文發展。有人問我:「高雄真的需要衛武營嗎?」我認為應該要問的是:「高雄或南台灣難道不需要一個劇場?」長久以來,台灣藝文發展都是以台北為主,台中歌劇院開幕後明顯為中台灣藝文發展注入更多活力,而現在衛武營是南台灣唯一具國際規格的場館,衛武營加入,形成北中南三個場館串連,共同展現台灣的動能,對藝文界來講是令人期待的。

衛武營是南台灣看見世界的重要窗口,也是藝文界夢想的實踐地。衛武營的開幕,讓表演藝術工作者能有更多機會精進創意、精緻呈現節目,透過企畫、製作引進好節目,也讓南台灣觀眾可以就近享有優質的聆賞體驗。另一方面,國際規格專業設備,將吸引頂尖幕前幕後專業人才匯聚,驅動南台灣表演藝術的嶄新能量。上個月有媒體問我:「衛武營會不會變成為蚊子館?」我明確回答:「不可能,也不會。」這是一個決心和承諾。如果問我未來經營會不會辛苦?衛武營的成長不可能一步到位,勢必辛苦,但我們沒有悲觀的權利。

衛武營是新場館,觀眾人數需要深耕,絕對不可能等到觀眾數到位了,政府才來建場館。觀眾培養,長期投入是唯一的道路。成立卅一年的兩廳院,位於台灣藝文人口密度最高的大台北地區,去年室內觀眾約六十七萬人次,約占北北基人口百分之十。這個比例能不能代入座落於台中和高雄的兩個新場館?以台中三百零七萬人口來看,去年臺中國家歌劇院觀眾入場人數約廿萬多一點,成績是相當亮麗的。此外,到館參觀大概有三百多萬人次,相對於台灣總人口數,這是不可思議的現象。臺中歌劇院或許原本不被看好,但它走出好的開始。

台中市除了人口數外,相對於高雄,也有地理優勢。高鐵很方便,從台北下來約四十七分鐘,從高雄上來也不會差太多,最後一班車大概是晚上十一點。反觀衛武營,晚場演出結束,觀眾返回台北來不及搭乘末班車,只有返回台中的觀眾,末班車次時間可配合,但尖峰時段也有道路塞車問題。因此,在共同討論後,對於衛武營營運初期主要觀眾,文化部定調以台中以南為定位。此外,衛武營的成長需要時間,必須用耕耘、陪伴和經營策略來達成。對於衛武營的觀眾經營,我和簡文彬總監討論後,給衛武營一個目標:開幕起一年室內觀眾應達廿五萬人次。這個目標雖有挑戰性,但我們願意破釜沉舟。

Q:這廿五萬人是如何計算的呢?

A:這個目標值的設定,是有經驗基礎的。因為,和座落於台北的國家兩廳院、台中的臺中國家歌劇院相較,若期待衛武營營運初期就要和經過三十多年累積的兩廳院一樣,有六十七萬人次的室內觀眾,這是不可能的。如果把台中歌劇院三個劇場總座位3,007席,開幕營運首年廿萬人次,來看衛武營的四個劇場總座位5,861席,再對照所處區位、交通條件、藝文消費支出,且高雄市已經有至德堂、至善廳,還有大東,以及屏東演藝廳和其他場館,衛武營開幕起算一年要能達成25萬人次,有困難度,但仍要全力做到。我和簡總監幾次討論,訂出這個目標值、自我檢核。這個目標值和他討論後,簡總監接受挑戰,而未來的結果我也會和他一同承擔。因為我對簡總監提出要求,也在董事會報告:沒有達到目標,我將請簡文彬辭職,我也會辭掉董事長職務。

當然,觀眾人次只是其中之一,不是全部,還有節目品質、觀眾及表演團隊的服務等等指標,都是經營面上需關照的。對於國表藝中心的三個場館,各有特色、肩負責任,我也會對國家兩廳院、台中歌劇院有所要求。台灣的藝文環境已經沒辦法等,大家都知道我一向是玩真的,我一定會落實國表藝中心作為平台的角色,促進三個場館攜手合作,開創新願景。

Q:衛武營的開幕,也表示北中南三個場館就位展開表演藝術的新紀元,以您以往在兩廳院推動行政法人擔任主任、藝術總監到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的角色看這段歷程,是否有什麼感想能與大眾分享?

在國家兩廳院成立廿九年後,台中歌劇院於二○一六年九月開幕。這座造型獨特的劇院建築,以「藝術翻新基地」為目標,透過營運團隊的努力,除了票房表現亮眼外,也產生人才匯聚的磁吸效應,同時也凝聚了在地的認同,為劇場與城市發展的連結與互榮,樹立嶄新標竿。

然而,今年十月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開幕後,台灣北、中、南的三座國家級專業劇場已然到位。專業場館愈多,與民眾之間的距離應該更近,對於藝術工作者的助益也應該更多。

國際一流的劇場不是只有在北部、中部,南部新建劇場也同樣可以帶動需求。在「劇場驅動」的理念下,以前講母雞帶小雞,這是必然的,就像有雲門的創設,帶動了後來有這麼多的好團體。有劇場,才有戰場,也才有資源,它可以帶動藝術家創作,帶動觀眾。台中人以歌劇院為地標、以它為榮,從台中有好的開始來看,高雄是可以期待的。

Q:未來國家表演藝術中心扮演的責任與角色是否將會有什麼調整?您認為下一步的階段與目標應該是什麼?

A:未來,三場館將持續打造國際一流劇場、全民共享文化園區,再次界定場館與表演團隊、藝術工作者之間的關係,並以劇場作為藝術工作者的家,從需求、同理角度進行專業設想,與藝術工作者、團隊共同面對困境、解決問題。此外,以「劇場驅動」傳動發展動能之概念,把餅做大,結合三個場館的專業能量與資源,回應表演藝術團隊的需要,健全藝文生態系。

以目前國際上的劇場來看,國表藝中心的經費不算多,但還是國內劇場資源最多的,三個館所不應該變成大怪獸,而是應該把資源釋放給民間,透過平台效應所累積的資源和能量,確實分享到表演團隊與社會大眾身上。目前,國表藝中心的政府補助經費雖然相較去年有所增加,然而卻和各場館的專業進階發展需求仍有所落差。既然政府資源有限,就引進民間資源來參與,透過各場館積極連結社會各界資源,來帶動表演藝術界、藝文團隊發展所需。

我們也立下了六大營運目標:第一,強化平台效益,也就是三個場館必須維持特色差異,但又有合作,使它們的資源整合和分享,變成台灣劇場界的一股力量。第二,主動投資表演藝術團隊,除經費挹注外,以多元方式,包括:假使沒經費,就提供資源;沒資源就提供服務;若再不能提供服務,就提供方便,從各方面來幫助團隊逐步實踐創意與夢想。第三,培養專業人才,也就是讓劇場成為人才匯集基地。目前台中、高雄市民返鄉,在歌劇院、衛武營兩個劇場工作的比例很高。新場館的成立,會把技術、節目企畫、劇場服務人才都帶回去。此外,透過各場館來培養年輕人才梯隊,培育新世代的藝文工作者,銜接未來需求。

第四,深化在地連結,也就是跟在地政府單位及團隊合作,一方面帶來國內外的優質展演,另一方面也要普及、融入地方,一同帶動城市、社區的創新。第五,拓展國際網絡,國際交流要有來有往,連結國外資源,引進能量、將團隊帶向國際。第六,提升文化近用,在美力時代裡,文化藝術不再只侷限於藝術本身,透過教育、觀光、跨界合作,讓更多民眾可以親近劇場、透過實地的體驗和參與,為大眾創造感動、為社會帶入創意動能。

Q:您對於未來三館一團(台北的國家兩廳院、臺中國家歌劇院、高雄衛武營國家文化藝術中心,還有國家交響樂團)之間的競合關係有什麼預期的效益,其面對的困難點又是如何?

A:節目取向反映了劇場的性格,三場館應各有特色定位。三館總監彼此間互相討論什麼節目可以跨場館共製或巡迴、哪些節目是具有獨特性的特色?對演出團隊、觀眾的效益在哪裡?如何以國表藝中心作為平台,從資源整合、連結能量,擴大效益與影響等等面向,來做探索、激盪和合作,而這些過程或作為,應環繞的核心思維,就是如何一起來把台灣表演藝術的大餅做起來,嘉惠表演團隊和社會大眾,走出好的生態循環、走出台灣表演藝術的未來競爭力。

在行銷推廣方面,以三場館共用的售票系統為例,現在的售票系統功能不能只有售票和收費而已,我認為,售票系統應該要成為各團隊經營成長的重要後盾。目前兩廳院除與兩個場館對於系統功能的提升上,共同商議處理外,未來將會把售票系統的銷售資訊,即時分享給團隊,讓團隊得以透過大數據的蒐集,更快速做分析,以反映在觀眾經營面向上,另一方面,也將透過這個數位平台的全方位服務,來為觀眾連結多元訊息、服務,創造和滿足需求。

在業務協調方面,比如營運績效指標及年度目標值,三館一團已累積一定的經驗,今年起則更進一步於事前展開充分討論,建立共識、訂定共同指標及差異指標。此外,為了衛武營的開幕,我們組了一個專案小組,納入台北、台中兩位總監參與,之後兩個場館部門主管也加入討論,後續更延伸組成技術工作平台,交換經驗、快速聚焦。而明年度起,更將由三場館輪流分季辦理專業技術研討會議,一起激盪學習。這樣下來,逐步拓展交流範疇,對各場館、對台灣的劇場發展、能量累積,都會是很大的幫助。一步一腳印,互相協力,三年、五年、十年累積下來,希能讓表演團隊因劇場而活躍,使民眾樂於走進劇場,這是大家共同的努力方向。

Q:記得您在去年在就任董事長三個月時,曾發表您對台灣表演藝術未來可能遭遇邊陲化、喪失優勢的憂心。站在更高的角度來看,您認為場館在國表藝中心帶領與整合之後,對外能否發揮更大效益來面對危機?

A:「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是一般人常說的。從正面來看,不管環境如何變化,機會和可能性是可以創造的。全球化使人大開眼界,也抬高競爭的門檻,到處是機會,也是危機。從表演藝術或國際競爭角度來說,現在的大環境或許不是最好的時候,但我和各場館總監們以此自勉,全力以赴,希望為台灣開創出新的可能。

此外,場館的運作,除節目之外,專業設備也是重要元素。像是在硬體上,去年臺中歌劇院提案改善備用電力設備,希望讓演出不受外部停跳電影響而中斷,讓安全、服務升級;今年底也將進一步從演出設備、空調系統提出評估改善計畫,以使這個新場館在當時建造過程,未能足備的營運設施,有優化的機會。

衛武營也一樣,因於十年前設計,到現下時空不得不優化,以及硬體完工、設備未安裝或運轉,後來經實際測試也須優化改善。因此,文化部自今年起連續三年每年補助營運預算之外,大約再多補助一億用在優化上面。而經營層面上,各場館扣合國表藝中心的六大營運目標,從國內外加強連結網絡,想辦法把表演團體推出去,好的演出引進來,最終希望發揮一加一加一大於三的效果。

總體來說,把餅做大,母雞帶小雞,作為帶動表演藝術發展的引擎;與國內其他大、中、小型劇場彼此合作、耕耘觀眾、資源互享,與表演團隊互相扶持,擴大連結。美感教育也好,體驗經濟也好,智慧生活也好,放在國表藝中心的各館團角色上,無異是希望能讓藝術文化成為民眾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並讓三個場館的驅動力,來傳動表演藝術的新希望。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PAR表演藝術

  • PAR表演藝術 2018-09-03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