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艾維塔 ╳ 艾維塔 走向共同歸途的音樂之旅

艾維塔 ╳ 艾維塔 走向共同歸途的音樂之旅
艾維.艾維塔(左)與歐梅爾.艾維塔(右)。

出身以色列的音樂家

他是艾維塔,他也是艾維塔。捲髮、濃鬚、典型的長睫毛與大眼睛、相仿的性格型男如出一轍。艾維是曼陀林演奏家,歐梅爾是爵士貝斯手,他們同樣來自以色列,在同一所音樂學院就學,卻分別移居柏林、紐約;有著一樣的姓氏,卻沒有血緣關係。兩人從二○一二年的一場音樂會開始合作迄今,從生澀到綻放出絢麗的花朵,一場音樂之旅,走上共同的回鄉歸途。

「以色列」是一片土地、也是一個民族的代名詞。由不同的族群、宗教、傳統等組成一個大家庭。一九四八年建國至今不到百年,卻有著古老的社會淵源。兩千年前的猶太人們歷經浩劫離開故土,流散至歐陸、北非與中東各地。歷經多少世紀的客居,終於得以獲得據地扎根。然而回溯歷史,原來三千五百年漫長的風華歲月,一代一代牽繫的從來都不是疆土,而是情感的凝聚力量。

巧合、卻也不巧合

他是艾維塔,他也是艾維塔。捲髮、濃鬚、典型的長睫毛與大眼睛、相仿的性格型男如出一轍。一樣在音樂舞台上活躍,幸虧得以用樂器分辨兩者——曼陀林演奏家是艾維(Avi Avital),百變風格的他,從巴洛克到當代經典的演出都叫好叫座,與紐約大都會音樂團(Metropolis Ensemble)合作的協奏曲專輯,更榮獲葛萊美獎「最佳與管絃樂團合作之器樂獨奏」提名。爵士貝斯手歐梅爾(Omer Avital),不僅是融合東方元素至爵士樂的演奏家,也是位擁有豐沛能量的作曲家。他們同樣來自以色列,卻分別移居柏林、紐約;有著一樣的姓氏,卻沒有血緣關係。透過自己的樂器,吟誦各式各樣的旋律,兩個艾維塔那麼相似、卻又那麼不相似。

和鋼琴、小提琴比較起來,曼陀林(Mandolin)並不是一個家喻戶曉的樂器,但只要聽到它銀鈴般清亮的聲音,就會為之著迷。它的始祖最早可追溯到十五世紀,在巴洛克時期就有許多知名作曲家為它創作,最著名的例子是莫札特歌劇《唐喬望尼》Don Giovanni一段在少女窗台下的浪漫小夜曲。曼陀林有個梨形的小琴身,琴頸就像吉他,四條定弦則根小提琴相同。有趣的是,歐梅爾同時也是烏德琴(Oud)演奏家,有「中東樂器之王」美譽的烏德琴,和曼陀林同屬於魯特(Lute)家族,被認為是吉他、琵琶等橫抱撥弦演奏樂器的前身。最大的不同,是弦軸字琴頸向後彎曲四十五到九十度。

事實上,在彈爵士貝斯之前,歐梅爾就已經學過鋼琴、管風琴、古典吉他。由於對烏德琴的鍾情,他也下了相當大的功夫練習,並且登台演奏。談起與曼陀林的結緣,艾維則笑著回憶:「當時我有位鄰居彈曼陀林,讓我有機會接觸、試彈,所以當我父親問我想學什麼樂器的時候,我第一個能想到的就是曼陀林了!」小巧的模樣和甜美的音色吸引了孩提時的艾維,他也發現即使到現在,音樂會結束之後人們前來打招呼,也都會雀躍地對這樂器張大眼睛。

當然,練習對小孩來說並非總是快樂的,因為枯燥之外,手指壓弦的疼痛令人退卻。不過回想起來,艾維對恩師的一句話印象深刻:「他說,『最初學琴手指痛是好事,代表你認真練習。有一天,你會感覺不到痛!』於是我開始期待那時刻的來臨。但到了高峰之後,他則說:『如果你開始不練,那麼痛覺就會變成一種警告,提醒你持續』。」手繭的厚薄顯示了痛覺與練習的對比,一句哲理,至今仍受用不盡。

愛上各種風格音樂 以形塑自己

多年來,艾維用曼陀林演奏的古典曲目,特別是巴赫、韋瓦第的專輯備受讚賞。事實上,選擇了曼陀林,也就同時肩負了另一種使命。艾維苦笑說:「我沒有榜樣可以依循。」假設選擇學的是小提琴,可能就隨著老師,偉大的大師如艾薩克.史坦(Isaac Stern)、海飛茲(Jascha Heifetz)、曼紐因(Yehudi Menuhin)等人的腳步,然後進國際大賽中拼個高下。然而沒有前人可參考,他卻也可以自由自在地探索:「音樂就是我的愛、我的生活、我的專業,所有風格都是我想說的話。我為什麼不能用曼陀林去彈巴赫、爵士、搖滾?基於我的個性,我必須用自己的方式來創造。」

不過將樂曲移植到另一個樂器來彈,情況就如同台灣傳統音樂的發展過程。用古箏詮釋《四季》、用琵琶挑戰《大黃蜂進行曲》也曾蔚為風潮。然而除了轉換聲響及「我們也做得到」的心態之外,還剩下什麼呢?因此艾維說:「我必須思考如何在音樂中增加價值,否則憑什麼讓人們來聆聽?」為此,他不但改編曲目、邀集各類演奏家一同增添色彩,也請作曲家為曼陀林創作,在相互刺激下、開發超乎想像的效果。多少例子告訴我們,由演奏家主導催生了諸多重要作品,也將樂器的技術與性能一併提高。艾維的野心正是如此,在這個科技精進、簡單一個按鍵就能播放音樂的世代,能夠讓人們願意循著百年前的模式進入音樂廳中、並肩安靜欣賞的誘因,靠的無非是音樂家的智慧。

無獨有偶的,歐梅爾也常將烏德琴樂曲改編在爵士貝斯演奏,或者反過來用烏德琴演奏爵士貝斯作品、甚至阿拉伯音樂。在信手拈來的靈感中,他不刻意去判斷或斟酌風格,而是順其自然地將他所熟悉的音樂語彙,藉著演奏的方式、樂器,或是在一個場地的氛圍下,以他最愛的爵士傾訴出來:「作為一個作曲家,每種樂器都有它得以表達的目標,而我則是在音樂中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有趣的是,問他創作最多的作品是什麼?他竟回答「鋼琴」。為什麼不是他上台演奏的樂器?歐梅爾說:「也許是因為我常在家裡彈鋼琴的關係吧!它是相當和聲的樂器、也可以跟樂團合作,彈鋼琴時,我有無限的想像。」

但難以想像的是,在搜尋艾維的資料中,赫然瞥見他在青少年時期,曾留著一頭狂野的長髮,穿著T-shirt在搖滾樂團打鼓。後來也跟波斯樂團演奏、跨足克萊茲默音樂(Klezmer)、巴爾幹音樂等等。問他是否真實,他大笑著說:「喔,是的,這些都是真的!到現在我的工作室還放著整套的爵士鼓!」那時他熱愛音樂,全神貫注在古典曼陀林的練習中,但一有空也聽爵士樂、彈電子吉他、打爵士鼓,讓整個生活充滿林林總總的音樂。「最終,我還是繼續我最深愛的古典曼陀林,但也就是在那個時期,塑造我成為一位演奏家。」

無巧不巧,歐梅爾也在高中時期參加爵士樂團,無意間碰到貝斯,於是開始學習、寫曲子並且製作節目。他說:「我在古典音樂下了很大功夫,練習烏德琴、學習和聲對位、在合唱團唱歌……也彈電吉他,學北非、阿拉伯音樂、現代音樂。後來我發現自己很喜歡開創靈感、喜歡即興,而爵士樂那樣群體合作、一點也不拘束的形式,恰恰貼近我的喜好、可以表現我所學的各種音樂素材,所以我選擇了爵士貝斯作為我發揮創意的工具。」

成長的軌跡 就是他們的養分

嚴格來說,一個「艾維塔」的姓氏,承載了兩人共同的根。原姓「亞布布」(Abutbul)家族,從摩洛哥猶太家族移居以色列後,為了更融入社會而改為較希伯來味的現名。他們是移民父母安家落戶之後,在以色列出生的第一代,因此陪伴艾維和歐梅爾的不僅是新興國家的創見,還有家族的北非傳統及多元文化的融合。艾維說:「在節日、家庭聚會的時候,都會有搭配慶典的音樂。我父母從摩洛哥來、樓下是波蘭猶太人,樓上則是聽以色列流行音樂……人們從世界各個角落來,如同色彩繽紛的馬賽克拼圖一樣,帶給我們成長的養分。」

兩人在同一所音樂學院就學,只是分屬於古典與爵士科系。歐梅爾透露:「相同的姓氏讓我們就像家人,事實上,我就有個親兄弟的名字就跟他一模一樣!」從廿幾歲認識後,就一直想著哪一天可以合作。只不過之後各奔東西,最多也僅能在彼此節目中客串。直到二○一二年,艾維受到「布萊梅古典音樂節」(Musikfest Bremen)之邀演出一場「驚喜音樂會」,演出內容不拘,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新」。於是他抓住這個機會,動身到紐約拜訪歐梅爾。他們聊天、聽專輯、拿起樂器玩……過程中潛藏的童年往事一一被召喚出來。小時候聽過的,在猶太會堂、婚禮等家族聚會演奏的典型摩洛哥曲調……都成了他們製作的藍本。歐梅爾大量創作樂曲,艾維也試圖加上鋼琴家、打擊樂家的音色調配。「音樂會名稱就叫做“Avital meets Avital”(註),」他笑說:「直到演出當天的早上,我們都無法為這場表演定義,但演出的撞擊,讓我們愈來愈清楚那究竟是什麼。」

接受新計畫,也表示他們必須要接受新的考驗。艾維俏皮地說:「在音樂裡,我比較像是一個服務生(waiter)而非廚師。我對創作有興趣,卻不表示我能夠隨心所欲,所以我以演奏家的直覺嘗試去寫很多曲子,但有時無法找到合適的曲名,所以我在這裡我就叫它《艾維的歌》Avi’s Song。」不過雙方最大的挑戰,莫過於「即興」這個問題。「古典教育並不著重在即興訓練,所以我只好邊做邊學。」艾維坦承,第一場音樂會裡,他跟歐梅爾聊到他有些膽怯,因為他經常在綵排時擔心自己並非真正即興,無法跳脫窠臼做更精采的表演:「有音符比較有安全感,這樣我才不會演奏錯誤!」想不到歐梅爾卻認為按照精確的旋律,反而比較困難:「你為什麼恐懼?如果有樂譜在面前,那麼對我來說是有機會犯錯的;但如果是即興,那麼演奏自己所想的,怎麼可能會有錯誤呢?」這句話宛如鼓勵,卻也說明了兩個角度的觀點。從舒適圈出走,兩人反而得到了更多的刺激、拓寬了更寬廣的視野。

歷經多年的巡迴演出、將計畫錄製成為專輯,艾維與歐梅爾的搭檔也從當年的生澀綻放出更絢麗的花朵。但當年他們所說的「愈來愈清楚」究竟是什麼?也許還是兩人共同的名字——艾維塔,才能代表他們的聲音,而循著聲音的軌跡探索,才知道這條旅程,原來是聲音領著他們回鄉的歸途。

註:發行的同名專輯翻為《當艾維塔遇上艾維塔》,即將來台演出的音樂會節目名稱則翻為《雙面艾維塔》,在此為強調受訪者思維,故以原文呈現。

人物小檔案

艾維.艾維塔

◎曼陀林演奏家,畢業於耶路撒冷音樂學院(Jerusalem Music Academy)與義大利帕多瓦音樂學院(Conservatorio Cesare Pollini),曾登上紐約卡內基廳、琉森文化和會議中心、柏林愛樂、維也納音樂廳與阿斯彭音樂節、薩爾茲堡音樂節、里加音樂節等重要地點演出

◎2010年與紐約大都會樂團(Metropolis Ensemble)錄製的曼陀鈴協奏曲專輯,榮獲葛萊美獎「最佳與管弦樂團合作之器樂獨奏」提名。

◎改編並錄製巴赫專輯,《世界之旅—音樂無國界》Between Worlds收錄布洛赫(Ernst Bloch)與法雅(Manuel de Falla)室內樂作品以及保加利亞民謠創作

◎2015與威尼斯巴洛克管弦樂團合作發行《韋瓦第》Vivaldi專輯獲古典回聲大獎「年度最佳演出專輯」。

歐梅爾.艾維塔

◎低音提琴演奏家兼作曲家,他將文化背景的音樂與現代西方的爵士樂融合為一,讓他的祖國以色列在爵士樂壇占有一席之地

◎樂評曾讚揚他「非凡」(《紐約時報》)、「極具新意」(《爵士天地》)、「將爵士樂與無數世界音樂的元素結合為一的先鋒」(《洛杉磯時報》)及「過去20年來爵士樂領域所出現的最具震撼力的音樂家之一。」(《強拍》)。他甚至被譽為「以色列的查爾斯.明格斯」。

◎專輯《艾巴特巴爾音樂》運用福音音樂暨靈魂樂,以強烈的音響、歡欣的節奏及東方風味的旋律,作充滿張力的宣示。持續不斷地進化當代的爵士樂,被列為這個時代最獨特的音樂家之一。

艾維.艾維塔「雙面艾維塔」

11/2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PAR表演藝術

  • PAR表演藝術 2019-10-15
關鍵字: 音樂演奏爵士樂器演奏家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