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是壞孩子,還是受創兒?

是壞孩子,還是受創兒?
是壞孩子,還是受創兒?

一個人看到的「問題青少年」,可能是另一個人眼中的「性侵受害者」,而我們為孩子貼上的標籤,通常決定了人們對待他的方式,或我們(醫生)對他的治療方式。

六歲的詹姆斯是法官由轉介來我們診所的,他未滿週歲前被一對夫妻收養,他們生了一個孩子,在詹姆斯之前已收養了三個小孩,詹姆斯在他們當中排行第二。我們遇見他時,他們家最年長的孩子八歲大,最小的女兒還是嬰兒。

根據養母梅兒所述,詹姆斯無可救藥、難以管教。他常逃家,曾經跳車、自殺,還在床上尿尿。到了六歲,他已經住院過好多次,其中一次還是因為從二樓陽臺跳下來而受傷。他常說謊,尤其是關於養父母的事,也總與他們唱反調。他有服用抗憂鬱劑與其他控制衝動與注意力的藥物,他看過無數個醫師、精神科醫師、心理諮商師與社工。

養母說她實在管不動他,因此假借鄰居之名連絡兒童保護服務處,表示她很擔心孩子的母親無法管教,以及孩子可能會傷害自己和兄弟姊妹。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是:詹姆斯因服用過量藥物而進了加護病房。現在,養母將他送到住院治療中心,讓自己暫時鬆了一口氣。接下來就等法官決定怎麼做。

兒童保護服務處的調查人員與幾名醫師評估認為,詹姆斯患有「反應性依附障礙」,缺乏同理心、無法與他人建立關係,還經常做出操縱別人與反社會的行為。

如果嬰兒缺乏照顧者的安撫、擁抱及其他肢體與情感上的關愛,便可能會得到反應性依附障礙,他們大腦中掌管建立人際關係與解讀社交線索的區域未能妥善發展,因而在有缺陷的關係神經生物機制下長大,無法從健康的人際互動中感受到喜悅。

許多患有反應性依附障礙的兒童除了對認識的人冷漠之外,也會與陌生人異常親近:他們從出生之後都沒有機會與父母或照顧者建立主要、長期的關係,因此別人在他們眼中沒有任何差別。雖然如此,他們做出這些無差別的親近行為,並不是真的想與他人建立關係,正確來說應該是種「順從」的行為,讓握有主導權的大人知道,他們會服從,而且不具備威脅性。有反應性依附障礙的兒童學會利用親近的行為來化解大人的潛在威脅性,但他們接近大人的方式並不像是要建立持久的感情。

這位醫師與梅兒對詹姆斯行為的描述,似乎符合診斷,但詹姆斯的病史有一些明顯奇怪的地方。他在醫院或住院治療中心時,行為表現良好,並未嘗試逃走或威脅著要自殺;在學校裡,除了輕微攻擊其他男孩,也沒有像母親抱怨的那樣失控與無惡不做。另一方面,他養父母的行為卻不尋常。例如,我們明確告知他們不用陪詹姆斯來看診時,他們還是會出現;有次,他養父來的時候帶了禮物要給詹姆斯,在診療室外面等了好幾個小時。我們的一位醫師與詹姆斯的養母面談時,她似乎只在意自己與自己的問題,一再表現出與詹姆斯分開的難受,卻不關心他的治療情況。

是壞孩子,還是受創兒?
是壞孩子,還是受創兒?

「媽媽在說謊,她要殺我,幫我叫警察。」

我一見到詹姆斯就喜歡上這孩子。以他的年齡來說,他的個子有點嬌小,留著一頭捲曲的金髮,外表可愛,舉止合宜,說話會看著人的眼睛與微笑。事實上,我們在一起時,他時常大笑與開玩笑,似乎很喜歡我的陪伴。

在我們的跨科別治療小組中,他的主治醫生史蒂芬妮也和我有同感。經過四次的面談後,我們覺得有足夠的資訊可供評估,決定請他暫時不用來看診。史蒂芬妮因而有點激動,她喜歡這個孩子,想到之後不再繼續治療他就覺得難過,這讓我對詹姆斯的看法改變了。

如果一個孩子患有反應性依附障礙,缺乏和他人的連結與依附關係不足的經驗會互相影響。因此,這種孩子很難相處,他們對別人不感興趣、沒有同理心,因而不討人喜歡,與他們互動會讓人覺得空虛,而不會認為他們可愛。

醫師也是人,與反應性依附障礙的病童互動如果沒有得到回饋,大多也會覺得治療他們有壓力、不會感到開心,多數的醫師在治療結束後,會覺得鬆了一口氣。但是,我與史蒂芬妮都很喜歡詹姆斯。

我們仔細檢視詹姆斯的病史,以及問題事件的不同版本。拿服藥過量的事件來說,詹姆斯在那天出事前離家出走,後來被警察送回家。根據梅兒的敘述,他回家不到一小時就「吃下過量」的抗憂鬱劑,她打電話到毒物防治熱線,接線員要她立刻帶孩子到醫院。奇怪的是,梅兒並沒有開車到醫院,而是去了住家附近的超市,從家裡到超市開車只需十分鐘,她卻花了半小時才到。停好車後,她邊尖叫邊跑進超市,歇斯底里地說自己的孩子沒有意識,由別人幫忙打電話叫緊急醫療救護。醫務人員到現場發現情況危急,迅速呼叫救生直升機載他到醫院。

於是我們知道,每次梅兒求救,醫務人員都覺得她很可疑。緊急醫療救護的人員在超市為詹姆斯急救,孩子還生死未卜,但她卻冷靜的坐在一旁喝飲料,絲毫不見之前的歇斯底里。在醫院,她聽到醫生說詹姆斯能度過難關時,不但不高興,還要求拔掉他的維生系統!詹姆斯一醒來,看到養母不在,就告訴醫護人員:「媽媽在說謊,她要殺我,幫我叫警察。」

突然間,我們明白詹姆斯為何會有那些行為了。他的故事中有無數個「不合理」,這在我所了解的兒童行為當中一點也說不通。

詹姆斯離家出走,不是因為叛逆,而是養母在傷害他!

就他這種年紀的孩子而言,即使是受虐兒童,逃家也不常見。

就算是遭到家暴與忽視的小學孩童,也多會害怕改變現狀與接觸陌生的事物,因此寧願待在唯一熟悉的父母身邊。比起未知的悲慘,他們寧可忍受已知的痛苦;孩子年紀愈小,通常會愈依賴熟悉的人與環境。

在我治療過的受虐兒童中,很多孩子一直求我讓他們回到暴力與危險的父母身邊,但詹姆斯不同,他表現的是求助的行為,而不是難以建立依附與人際關係的症狀。從這個新角度來看,詹姆斯並不想從二樓陽臺跳下來,也不想跳車,而是被人推下來的。他也並非自願吞下一整瓶抗憂鬱劑,而是被迫的。他不想操弄別人,也沒有在「演戲」,而是在用自己唯一知道的方式替自己和兄弟姊妹們求助。儘管因為說出真相而遭到漠視、忽略、懷疑甚至懲罰,他仍不放棄。

梅兒至少有兩次差點成功殺了詹姆斯。他在「服藥過量」後搭直升機到醫院的那次,並不是他第一次搭救生直升機,之前他從二樓陽臺「墜樓」,也曾被直升機緊急載到醫院。梅兒是有計畫地讓詹姆斯在接受「暫息照護」之後回家,更糟的是,在我們討論詹姆斯的同時,其他被她收養的孩子仍身處險境。我知道,一旦揭發梅兒,那些孩子會立刻有危險,因此十分謹慎。我聯絡有關當局,並要求法官讓兒童保護服務處的人員立刻將孩子帶離梅兒家,並永久終止梅兒夫婦的監護權。

不要輕易為孩子貼標籤

詹姆斯的案例讓我思考兒童精神醫學一個關鍵的衝突:雖然生病的是孩子,但他不能決定自己受到哪些照顧與治療,通常也不是提供初步病症資訊的人。一直以來,都是梅兒跟我們說詹姆斯生病了,但他會生病,全是因為她那樣對待孩子,他被塑造成一個「行為不當」的「問題」兒童,但他其實是個勇敢、堅持不懈與重視倫理的孩子,面對令人難以想像的處境,想盡辦法幫助自己和兄弟姊妹,只是所有的舉動都被當成「不良行為」。

我們治療問題兒童時,必須不斷提醒自己,不要落入成見的窠臼;你認為的「壞」孩子與別人眼中的「精神錯亂」的孩子,會得到完全不同的治療,醫生將他們看成「受害者」還是「加害者」,也會影響自己對於他們行為的看法。依據不同的看法,完全相同的行為會被當做是「逃跑」,也可能被視為「求助」,因此,醫生的看法深刻地影響著他為孩子做的決定與治療。

看更多好書內容

  • 遍體鱗傷長大的孩子,會自己恢復正常嗎? 2019-01-04
關鍵字: 詹姆斯孩子我們行為治療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