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紅樓夢》和《鹿鼎記》,原來如此

《紅樓夢》和《鹿鼎記》,原來如此
《紅樓夢》和《鹿鼎記》,原來如此(圖/黎青)

賈寶玉是寶,韋小寶也是寶。

賈寶玉是真寶,韋小寶是假寶。

一個含玉生的,住在大觀園,極高貴;一個妓女生的,出自麗春院,極底層。

按理說,賈寶玉本來該是仕途經濟、飛黃騰達的一條好命,卻非要沉湎於溫柔之鄉。

韋小寶本該是煙花柳巷、市井底層的一條爛命,卻誤打誤撞地飛黃騰達,操弄仕途經濟。

最後,高貴的、含著玉生的寶玉反而被抄家,一文不名,赤條條來去無牽掛。

另一個低賤的、妓女生的小寶,卻趾高氣揚,黃馬褂、一等鹿鼎公、撫遠大將軍,人五人六。

可以說,《鹿鼎記》就是反著的《紅樓夢》。

這兩部書中,正好反著的地方還有很多。

比如,賈寶玉喜歡女孩子,重視性靈。他聽的曲子是《紅樓夢》。

韋小寶也喜歡女孩子,卻專注皮肉。他聽的曲子是《十八摸》。

但賈寶玉說起來是重視性靈,卻經常顯出皮肉相,沒少幹猥瑣的事。

韋小寶說起來是專注皮肉,但偶爾又忽然昇華,有一股子至淫生至情的味道。

賈寶玉人見人愛,被女孩子簇擁著,最後卻是一場空,沒有一個人陪他終老。

韋小寶人見人嫌,在阿珂、方怡的眼裡連做備胎都不配,最後卻大被同眠,抱得七個美人歸。

不過,韋小寶真的得到了嗎?賈寶玉真的失去了嗎?

小說的最後,韋小寶悵然若失,賈寶玉倒貌似參悟透了,了無掛礙。兩部書,仍然是反著的。

兩部書還都有一個梗:怕爹。

賈寶玉有親爹,韋小寶沒親爹。

賈寶玉的爹是個嚴父,是一本正經的賈政。

韋小寶沒親爹,卻也有個「嚴父」,是一身正氣的陳近南。

兩個人一個怕老爹查功課,一個怕師父查武功,都是見了爹就像老鼠見了貓。

但這兩個爹也是反的—

賈政是忠臣孝子,卻和兒子感情疏離,隔閡很深。

陳近南是一代反賊,卻也是一代豪傑,剛開始和韋小寶純屬互相利用,虛與委蛇,到後來卻慢慢親密了,真的產生了父子一般的感情。

忠臣親爹越看越不像爹,反賊師父倒越來越像爹了。

這兩部書也有相似的地方。

比如寫法。《紅樓夢》明明寫金陵,開篇卻一本正經寫「姑蘇閶門外十里街」。

同樣,《鹿鼎記》明明寫揚州和北京,開篇卻洋洋灑灑寫所謂「湖州府南潯鎮」。

《紅樓夢》的開頭,大談和主角八竿子打不著的甄士隱、賈雨村的故事,等第一回都完了,賈寶玉還不知道在哪裡。

如果你第一次看,還以為主角是甄士隱;再往下看,以為主角是賈雨村;後來搞不好又以為主角是冷子興。

《鹿鼎記》的開頭,則大扯無關緊要的莊允城、吳之榮的故事,第一章都完了,韋小寶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如果你第一次讀,還以為主角是呂葆中;再看,又以為主角是陳近南;接著看下去,還以為主角是茅十八。

大師寫書,才能有這樣的底氣,從千百里之外慢悠悠地下筆。不像今天的網路小說,主角第一章不出現,就是作死。

兩位作者的匠心,還有不少暗合的地方。

比如《紅樓夢》到了三分之二的地方,安排寶玉來了一大篇《芙蓉女兒誄》,不惜筆墨,長篇鋪陳,獻給薄命的晴雯。

《鹿鼎記》全書到了三分之二的地方,安排小寶聽了一大首《圓圓曲》,也是不惜筆墨,全文照錄,獻給薄命的陳圓圓。

這兩部書,還有交叉的地方。

你要是看《鹿鼎記》的一些回目詞:「春辭小院離離影,夜受輕衫漠漠香」「金剪無聲雲委地,寶釵有夢燕依人」…你還以為這是《紅樓夢》的回目詞。

你還會發現,《紅樓夢》裡的一些話,用來形容《鹿鼎記》,簡直無比貼切。反過來也是一樣。

例如賈寶玉和林黛玉的相逢,用《鹿鼎記》裡的話說,就是「最好交情見面初」。

而韋小寶的人生故事,用《紅樓夢》的話說,是「烈火烹油,鮮花著錦」,是「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紅樓夢》的調子,是所謂「閬苑仙葩」「美玉無瑕」,最後才知道,結局是《鹿鼎記》裡說的「事到傷心每怕真」。

《鹿鼎記》的調子,是所謂「地振高岡」「門朝大海」,吹了一本書的牛,終於才知道是《紅樓夢》裡說的「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

這兩部書,氣質完全不一樣,但又很相像。

一開始都是在給你講開心的事、有趣的事、快活的事。

一個老是聚會、遊園、過節、喝酒、行令,一個老是整蠱、惡搞、泡妞、賭錢、耍滑頭。

可是,當這些開心慢慢積累起來,當這些歡笑聲慢慢堆積起來,就變沉重了,就開始蕭條、蒼涼、沉鬱起來,透出一股巨大的無奈和悲傷。

《紅樓夢》到了第七十五回,全書過大半的地方,終於「異兆發悲音」了。

第七十六回,冷清的家族夜宴上,人們發現以往快樂、豁達的賈母禁不住「墮下淚來」,一股悲涼終於無可阻擋地襲來了。

同樣,《鹿鼎記》到了第三十四回,全書過大半的地方,也終於借天地會好漢的口,唱出了「寒濤東卷,萬事付空煙」。

在大江上的淒涼風雨中,韋小寶忽然發現,平時意氣風發的師父陳近南居然「意興蕭索」,居然「兩鬢斑白,神色憔悴」,而且還「老是想到要死」。

這時,一種巨大的無奈感忽然充塞天地,每個人都無處藏身。之前一切的歡笑、一切的惡搞,都在加劇這種悲涼。

之前那些歡笑著的人,那些意氣風發的人,不管怎麼「地振高岡」「門朝大海」,怎麼「烈火烹油,鮮花著錦」,最後都「飛鳥各投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乾淨」。

好書總是那麼相似。所以說,偉大的作品,往往都是複調的。

而且往往都是短暫的喜劇,永恆的悲劇。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讀者雜誌

  • 讀者雜誌 2018-02-01
關鍵字: 韋小寶紅樓夢賈寶玉鹿鼎記地方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