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儒林外史》是一部非常下飯的書

《儒林外史》是一部非常下飯的書
《儒林外史》是一部非常下飯的書

我第一次接觸《儒林外史》,是在初中三年級。

寒假,大雪封村,我把老師布置的寒假作業寫完了,也把從學校裡訂的《中學生閱讀》看完了,百無聊賴,到處借書。我有一個遠房祖父,說是祖父,其實比我父親還小兩歲,只是輩分比較高。他讀過高中,是我們村識字最多的文化人,家裡藏有一些書。在他家裡,我借到一本《儒林外史選粹》。

既然是「選粹」,當然不是全本,不過今天看起來,那本書收錄了《儒林外史》當中六成以上的內容。我記得我讀到了「王冕放牛」,讀到了「范進中舉」,讀到了「馬二先生逛西湖」,讀到了「野羊塘將軍大戰」…這些篇章都不連貫,故事也算不上扣人心弦,再加上很少有打鬥場面,按說對青少年的吸引力是很小的。只是那時候沒有別的書看,只能拿它打發時間。

寒假過完一半,快要過年的時候,我祖父去世了。出殯前的一個晚上,我父親和叔伯們忙著準備葬禮上欠缺的家什,堂兄弟們都回家吃飯去了,剩我一個人守靈。我坐在棺材旁邊,就著長明燈的微光,翻開那本《儒林外史選粹》,繼續往下讀。就是這個晚上,我讀到莊征君辭官歸來,投宿民家,撞見詐屍那一段情節:

到三更半後,只見那死屍漸漸動起來。莊征君嚇了一跳,定睛細看,只見那手也動起來了,竟有一個坐起來的意思。莊征君道:「這人活了!」忙去推那老爹,推了一會,總不得醒。莊征君道:「年高人怎的這樣好睡!」便坐起來,看那老爹時,見他口裡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已是死了。回頭看那老婦人,已站起來了,直著腿,白瞪著眼。原來不是活,是走了屍…

我小時候號稱膽大,但是讀到這裡,渾身汗毛仍然不由得直豎起來,趕緊合上書本,往懷裡一揣,連滾帶爬出了靈堂。我父親回來,問我為啥不守靈,我撒謊說:「餓了,出來找點兒吃的。」

後來讀高中,在語文老師那裡借到全本的《儒林外史》,直接翻到詐屍那段,仔仔細細重讀了一遍。不知道為什麼,已經完全沒有恐懼感了。

全本的《儒林外史》比「選粹」多出三分之一內容,更重要的是,前後情節是連貫的。從第二回「周進教書」到第五十四回「聘娘出家」,每個篇章都有勾連,適合從頭到尾再讀一遍。

事實上,我不是重讀了一遍,而是重讀了很多遍。我在高中階段開始讀《紅樓夢》,一口氣讀了十七遍,直到讀出了「妊娠反應」。可是讀《儒林外史》,無論讀多少遍都不會吐,甚至每次都能讀得食慾大振,非常非常想吃東西。

我認為,這本書最能激起食慾的情節有三處。

第一處,王冕給人家放牛,人家煮些醃魚、臘肉給他,他不捨得吃,用荷葉打包帶回家,送給母親。

第二處,馬二先生仗義幫朋友,花光了積蓄,逛西湖時沒錢買吃的,在湖畔酒店裡瞧見透肥的羊肉、滾熱的蹄子、極大的饅頭,直往喉嚨裡咽唾沫。

第三處,匡超人做小生意侍奉雙親,白天殺豬、賣豆腐,晚上等病床上的父親睡安穩了,掏出馬二先生送給他的書,輕聲念文章。生意做得好時,在集上買些雞鴨魚肉,為父親改善生活。

無論按照古代的道德,還是根據現代的標準,孝順和仗義都是極好的品質,而王冕、馬二和匡超人在當時都是窮人,窮人的孝與義尤其不易。我年輕時看武俠小說,會忍不住將自己代入,把自己當成主人公,歷經磨難,終成高手;看《儒林外史》時也是這樣,會忍不住將自己當成王冕、馬二、匡超人。我能感覺到他們的饑餓,所以我也跟著餓。中午去食堂打飯,本來吃三個饅頭就飽了,因為看了《儒林外史》,結果吃了四個。

我讀書不算多,評判好書的標準也比較俗氣。在我心目中,好書分為兩種:一種讓人想喝酒,一種讓人想吃飯。《水滸傳》屬於讓人想喝酒的好書,《儒林外史》屬於讓人想吃飯的好書。好的詩歌也是如此,李白的詩讓人想喝酒,杜甫的詩讓人想吃飯。有些詩,有些小說,讀者極多,銷量極大,但我不喜歡,因為它們既勾不起酒癮,也勾不起食慾,看了只想吐。

《儒林外史》的作者吳敬梓是安徽人,我初中讀「選粹」的時候和高中讀全本的時候,對他並不瞭解。前年為袁枚的《隨園食單》做注評,研究跟袁枚有交集的那些清代作家,才對吳敬梓有了點瞭解。

吳敬梓比袁枚大十五歲,二人中年以後都住在南京,可能因為性格和人品的差異,從來沒有直接來往。如果非要說有來往,那也是間接的:袁枚當過兩淮鹽運使盧見曾的座上客,吳敬梓也當過。袁枚在盧見曾府上吃過飯,回家大書特書,將在盧府見到的所有美食都寫進了《隨園食單》;吳敬梓旅居揚州時,也曾受盧見曾款待,但他不屑張揚,後來他死在揚州,還是盧見曾派人把他的遺體送回南京的。

袁枚出身師爺家庭,天資聰明,精打細算,既有很好的文采,又有很強的交際能力,他通過做官、貪汙、打秋風、跟鹽商合夥做生意、為達官顯貴寫墓誌銘,將小小家業不斷做大,靠一人之力養活了龐大的親戚網絡。

吳敬梓出身官宦世家,少年豪富,中年家道敗落。他隱居南京,與一幫同樣不屑於鑽營的文朋詩友過著窮苦日子,一邊種菜,一邊寫他的《儒林外史》。但他絕對不是為了自己的清高而不顧家人死活的迂腐之士,他把兒子當成知心朋友來看待,自己反對走科舉道路,卻把兒子培養成了一個頗有操守的文職官員,一個精通數學的學術幹部。

讓我選一個古人當朋友的話,我會把袁枚一腳踢開,只選吳敬梓。

(秋水長天/摘自新浪網作者的博客,圖/劉宏)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讀者雜誌

  • 讀者雜誌 2018-11-01
關鍵字: 讀者雜誌儒林外史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