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車‧馬‧三生石

車‧馬‧三生石
車‧馬‧三生石(圖/李小光)

君乘車,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車揖。

君擔簦,我跨馬,他日相逢為君下。

這首《越謠歌》真是非常可愛。據記載,「初與人交,有禮,封土壇,祭以犬雞,祝曰:…」以上就是他們在這個儀式上「祝」的內容。它反映了越人的風俗,進一步說,反映出他們對友情的理解─貧賤之交,富貴不移,以及他們希望友情長存的真誠心願。

這是對友誼的生動注解。真正的友情,不就應該是這樣嗎?心靈相通,性情相投,以誠相待,沒有心機,不管雙方地位如何改變,一切如故。這樣的友情,有如清泉明月一樣潔淨,又如精金美玉一樣難得,是上蒼給人的珍貴饋贈之一。

說到友情,我想起兩個故事。一個是唐代三生石的故事,一個是宋代張詠和傅霖的故事。三生石的故事是我在張岱的《西湖夢尋》中讀到的,出處卻是蘇東坡的《僧圓澤傳》,說的是知己生死之交的故事。唐代的李源,他的父親是光祿卿,後死於安史之亂。父親一死,原本風花雪月、豪爽揮霍的李源性情大變,不仕、不娶、不食肉,就住在原來的自己家、後來的惠林寺裡。寺裡有個和尚叫圓澤,通曉音律,和善歌的李源性情相投,成了知己,二人經常促膝談心。後來二人一同出遊,取道李源堅持要去的荊州。行至半途,遇見一個汲水的婦人,圓澤歎息道:「我不想從這條道走,就是想避開這個婦人啊。」李源大驚追問,圓澤說:「這個婦人姓王,我應當做她的兒子。她已經懷孕三年了,我不來,她就不能分娩。現在既然遇見,就是天命不可違。三天之後,你來看那個嬰兒,我會對你一笑作為憑證。再過十三年,在中秋月夜,我將在杭州天竺寺外和你相見。」當晚,圓澤去世而王姓婦人分娩。三天後李源去看望,嬰兒果然對他笑了。十三年後,李源從洛陽到杭州赴約,月明之夜,果然來了一個牧童,一邊叩著牛角一邊唱道:「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莫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李源大聲問道:「澤公一向可好?」那牧童回答:「李公你真是個講信義的人啊。不過你俗緣未盡,不要近我的身,勤加修煉,還可以相見。」牧童走了,不知道去了哪裡。李源從此一直待在寺院,直到八十歲死在寺中。

圓澤投胎復生的牧童所唱的詩中,最讓人感動的一句是「此身雖異性長存」─不要說身分、地位變了,連肉身軀殼都不重要,只要靈魂在、性情在,就仍然有默契、有牽掛、有溫暖、有信義,生死輪迴都不能改變彼此真摯深厚的情誼。

原來三生石上的盟約,不一定都是愛情,也有同樣珍貴的友情。這個故事可謂達到了一種極致。如果說這個故事帶著神話的色彩,那麼張詠與傅霖的交情就完全是現實中發生的事了。宋代詩人張詠與傅霖是好友,後來張詠顯達,官至尚書,惦記著老朋友,但是傅霖不願做官,所以「求霖三十年不可得」。晚年張詠在某地為官,傅霖穿著粗布衣服騎著驢子去找他,敲門喊:「告訴尚書,我是青州傅霖。」看門的人跑進去這樣對張詠稟報,張詠說:「傅先生是天下名士,你是什麼人,敢叫他的姓名!」傅霖笑道:「和你分別了一世,你還保持著童心。他哪裡知道世間有我這麼個人哪!」傅霖的原話是「別子一世,尚爾童心」。多麼難得的暮年訪舊,多麼難得的童心不改。想當年,一個是富貴不忘舊交,一個是飄然不染紅塵;到老了,一個是一句話就說出了幾十年的敬重和情誼,一個則因故交性情如故而喜形於色。這樣的友情不但沒有被人生浮沉扭曲,沒有被漫漫歲月漂白褪色,反如陳年老酒,越久越令人沉醉。

(張秋偉/摘自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看詩不分明》一書,圖/李小光)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讀者雜誌

  • 讀者雜誌 2019-07-29
關鍵字: 李源故事友情性情牧童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