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復仇法-摘文

復仇法
復仇法

下車後,月台上連半個鬼影子也沒有。車站內除了嶄新的白牆一路綿延以外,沒有擺設任何自動販賣機、廣告跟招牌,我往出站閘口走去,連個站務員也沒看到,不曉得是不是因為乘客太少了。一年前將電車路線延伸到郊外後,設置了這個名為「刑事設施一號館前站」的終點站。由於這一帶沒有任何商業設施或住宅,站內總是人煙稀少。

一走出閘口,便看見一個穿著黑西裝的男人拿著公事包站在圓柱旁。

離約好見面的時間還有十五分鐘。

「您好,今天麻煩您了。」

我跟對方打招呼,天野義明無言地朝我點了個頭示意。

他眼裡滿佈血絲、神色緊繃,不曉得是不是很緊張。

我們走出了車站,穿越了馬路。從老舊的公園前經過,進入一條被圍在林木中的幽微小徑後,眼前便出現,一道高聳得令人不由得抬頭往上望的混凝土高牆。

我們順沿著散發出威嚴氣息,灰牆旁的小徑路繼續前行。晴朗的藍天,跟此刻暗澹的心情有如對比。繼續走了一陣子後,來到一扇大門前,是扇堅固得看不見裡頭的鐵門,左上角設置了一顆監視器。

三名守門的警衛表情險峻地盯著我們,身穿防彈背心,腰間配備了警棍,頭頂戴著制帽。我出示了證件,以證明自己是執法監視官。三名守衛確認過上面附有照片的證件後,迅速挺直腰桿朝我敬禮,這是﹁准許入館﹂的表示了。其中一人以無線電聯絡了櫃檯,三十秒後,沉重鐵門發出「咿軋—!」的聲響並自動開啟。

眼前出現了一片滿植草坪的寬廣空間,一走進鐵門,馬上看得到左邊有棟混凝土小屋,裡頭有位上了年紀的行政人員坐在櫃檯前。門內的正中央坐落了一棟潔白醒目的立方體建築。這棟「刑事設施一號館」的外牆沒有開窗,門也是純白的,所以乍看之下就像是一個異次元空間裡的巨大箱子,反而不像是建築物。

石片路一直鋪設到設施入口,我稍微走在義明前方,領著他過去。到那房子前還有一段距離,我們彼此都沒開口。至今我依然不知道,該對接下來將執行那樣殘酷刑責的人說些什麼。我們只是瞅著那棟純白色的建築物看,一路默然無語地只聽見彼此發出的腳步聲前進。

刑事設施門口站了兩名警衛,牢牢守在門前。

我將自己的證件湊向那警衛戴在手上的一個像是如同手錶設計般的掃描器,那個穿戴式小型儀器稱為「名單讀取器」,接著便發出「嗶!」一聲電子音。

「執法監視官A8916 鳥谷文乃,獲准入館。」

這張證件是我的工作證,裡頭登錄了個別職員資料的IC晶片,會將我進入與離開本館的時間傳遞送到監視官總部的情資中心,藉此管理我使用的刑事設施房間。除了獲准使用的房間外,其他房門絕不會打開。

我拉開解鎖後那道純白而厚重的大門,裡頭警衛立刻向我們敬禮。眼前是一條長得令人訝異的走廊,灰色的牆壁跟天花板搭配奶黃色的油氈地板,每次走在這條長廊上,我總是胸口窒悶。

長廊的中間處有兩扇與壁面同色系的門,其中一扇是「監視官室」,另一扇則是警衛跟刑務官使用的「警備室」。我還沒進去過監視官室,不過那裡好像是執刑時間過長時給監視官用的房間。仔細一瞧就會發現,長廊壁面上還有許多跟牆壁同色系的讀卡機,看來除了我被告知的房間之外,還有許多這種房間。

我們繼續不發一語地往前走,義明開始環顧四周,似乎有點不安,大概以為這幽深的長廊盡頭是條死路吧。沒有任何門把的牆上其實設計了滑軌式的自動門,門上標示著「非相關人等嚴禁進入」。

「這道門的背後就是行刑的『執法室』了,受刑人正在裡頭等候,請問您準備好了嗎?」

我看見義明表情堅定地點了點頭,便把證件往門旁讀卡機一刷,解除了門鎖。

滑門無聲無息自動開啟,眼前出現了一間寬敞而且有點深邃的灰色空間。

每次一走進這裡,我總是感覺有股血腥味跟寒意。沒有任何窗戶的這間房間裡,牆壁、地板、天花板,全部都是清水混凝土,一片灰寂。

走進執法室後,右邊擺著一張木椅。門口附近的左側牆壁上有扇門,門後是廁所跟沖澡間,提供執刑者在執刑時間過長或被血噴髒了衣服、身體時使用。

執刑的「復仇執行者」會在事前拿到我們提供的運動服及長雨衣,但義明只申請了長雨衣,也許是不想穿著運動服出現在受刑人面前吧,也可能是覺得換衣服太麻煩。雖然不清楚理由,不過許多執刑人都會穿著私服或喪服執刑。

大約在房間正中央的牆壁旁,站了兩名刑務官。聚光燈照亮的房內深處,有個年輕男子正坐在地上,脖子上套了一個寫著「A17」的鐵項圈。那男子目光兇狠地瞪著這邊,他就是受刑人堀池劍也。

穿著棉質運動服的劍也雙手被銬在身後,腳被銬在打入了牆壁的鐵鍊上。除了執刑時間外,受刑人身上的鐵鍊,會放得比較長,讓他們可以去上廁所。

房間後面的右側角落裡有個坐式馬桶,四周沒有牆壁。如果這裡是美術館,那大概會被當成什麼藝術家的奇特裝置吧。而左邊角落的天花板上,則裝了一台監視器。

「執刑監看員」會從監看室裡觀看執刑現場,一有任何狀況,警衛便會衝進來。除此之外,如果我們執法監視官在執刑過程中出現任何監督不周或違反規則的行為,也會依據錄像,在懲戒會議上對我們做出處分。

房間正中央,擺了一張鋼管桌腳的長桌,桌上放著數位相機、打火機、蠟燭、尖子、蝴蝶刀、玻璃空瓶、夾鉗、鋁棒、足球、玻璃杯跟死蟑螂。

三個月前,十六歲的天野朝陽被四名十九歲的少年擄走監禁後,慘遭殘戾施暴,於第四天的清晨遭到殺害。當時朝陽右眼失明,指甲全被剝光,牙齒被夾鉗拔得連一顆也不剩。頭髮被燒光,全身赤裸,身上到處是被毆打與刺傷的傷痕。屍體在一間已成廢墟大樓的房間裡被發現,慘絕人寰的現場,連看慣了慘案現場的搜查員也不忍卒睹。

由於此案殘暴異常,法庭針對主犯堀池劍也做出了兩項判決。

一是依照舊法,處十八年之有期徒刑,另一個則是可獲准執行復仇法。除了劍也之外的另外三名少年不適用復仇法,其中一人被判處了三年以上、五年以下的不定期徒刑,另外兩人則移送少年院。

所謂「復仇法」,是允許執刑人對加害者施加與其被害者犯行完全相同的作為,並受合法保障的法律。經判決適用本法的情況下,被害者或具有相當於被害者資格之人,得基於選擇權,選擇要按照舊有法律之判決執行,或按照復仇法執刑。不過採行復仇法時,擇法人必須自己動手,因此也有不少人選擇了舊有法律。

本事件中,被判定為「執法權利人」的是兒子慘遭殺害的父親天野義明。

我向他確認要選擇哪種法律時,義明選擇了復仇法,決心擔任復仇執行者。

我將散發出光澤的銀色工作證對準了監視器。

「編號A17 之執法監視官A8916,依復仇法宣布執刑開始。」

看更多好書內容

  • 復仇法 2017-05-03
關鍵字: 監視房間我們復仇牆壁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