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死了一個研究生以後

死了一個研究生以後
死了一個研究生以後(圖/皇冠文化提供)

實驗室只剩我一人,這是我所希望的。我再確認一下實驗室都沒有其他人之後,將門鎖上,進了老闆的辦公室。如果照小花說的,老闆的電腦應該還會停在他當天所開啟的檔案畫面,或許,連老闆的信箱也都還會是開著的。雖然久沒動的電腦進入休眠以後會鎖碼,但那不是問題,因為老闆的電腦密碼當初是我幫他灌window的時候設的,我猜他不會改。

我戴上實驗用的手術手套,謹慎些,避免留下指紋。打了打密碼,果然如此。螢幕啟動後,上面正顯示老闆仍開著的outlook郵件信箱。怕時間不多,等等或許會有人進來,我沒有多看,就直接將老闆outlook的寄件備份與收件夾的pst檔備份出來,存入我的隨身碟。結束後,有點不放心,又檢查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人,再進入辦公室站在老闆的電腦前等了十分鐘,看到畫面又切換為保護模式才離開。

稍鬆了一口氣,我在公用區的電腦前坐下。既然答應小花待到五點以後,就先看看網路上有什麼最新進展,把剩下的兩個小時撐過去。《Sci-M月刊》早上又發表了第二篇評論,但不像第一篇那樣是談科學專業,而是針對學校這邊的調查程序之抨擊。因為昨天下午學校發了個新聞稿說明將要採行的調查程序與負責單位,結果看起來就是依T大之前的樣子再畫個葫蘆;如果把校名遮掉,基本上沒什麼兩樣。顯然,即便T大之前處理得很爛,但卻是之後出事的單位打混最好的模範。反正,T大當初那樣搞,大家罵歸罵,教育部也沒說T大的調查不合法。

看看PTT,倒是沒多少人再繼續談Sci-M月刊那個火力十足的第一篇,而是好幾篇關於校長的風流野史正熱門。我還是緊張了一下,趕忙仔細的逐條閱讀是否有談到學姊的地方。

讀了快四十分鐘,才確定至少在緋聞上,校長跟學姊沒有關係。

還沒開自己的FB跟gmail,就有人開鎖進門了。一看,是小花。

「吼!學長,你還在喔,那幹嘛鎖門啊?」

「喔,剛去上廁所,所以就把門弄成帶上就鎖的模式。」順口說說,算蠻合理的。

小花說她到學校外面的書店逛了逛,越想越心虛,覺得還是回來實驗室比較對,「我就想啊,即便是在實驗室裡面看看FB或是睡個覺,也都比溜到外面來得心安一點。」

我聽著小花懊惱的語氣,看著小花因為剛剛在豔陽底下走著而曬紅的臉頰,額頭的髮線內隱隱有些汗水已成珠,就覺得要她出去晃晃輕鬆一下的建議真是個爛主意,這讓我們家小花既不愉快又不舒服。

希望方才取得的那些郵件備份真的能夠找到些什麼,不然就太不值得了。

「學長,如果你不能繼續在這邊唸,也不想轉去別的實驗室,那你要不要考慮去幫我表姊做研發啊?」

「蛤?」

「對啊!你比較厲害,比較有可能真的幫我表姊做出些實用的東西。欸,對吼!如果你去的話,那我就敢去了,我去當你的助理!」小花越說越開心,又開始綻放五彩繽紛的笑容。

我倒是從來沒有想過將來是否會有那麼一天,我會與檳榔業者合力解決致癌物質的問題。如果真的賦予我這麼真槍實彈的任務,我敢一口承擔下來嗎?那可不是在一條細胞訊息傳遞流程中填上某個化合物就可以說說的那種學術,我想到的是小花表姊說的「如果你保證達得到,要再加一億我都加給你」的那種保證達得到。如果給我一億,不要說兩年,就算是五年,我辦得到嗎?

「檳榔太複雜了,那跟中藥的複方一樣,很難期待事情只能歸咎到僅是裡面的某個單一成分,況且這涉及到化合物鑑定與純化、癌症細胞模式以及動物模式篩選等等性質截然不同的實驗設備與技能。即便我們現在整個系的架構都動員起來,也不一定能做得了,更何況我一個連博士都還沒有畢業的人。」

「那你可以當一個協調的人啊!像我表姊就是不懂這些,所以才會被那個大學教授騙走五百萬。如果你來幫我表姊處理這種研究計畫委託的事情,那我們還是可以做很多有用的事情啊!」

我們家小花想的是對的,的確提醒了我事情可以換成這個角度來處理。我用個極其讚賞的眼光看著小花,就只差沒有伸手去摸摸她的頭說著:「是啊,還是我們家小花聰明!」

小花聽了,深邃的酒渦又出現了,但不是把萬物漩捲進去,而是把臉上的潮紅光暈全部拋灑出來。

不過,一下子小花又切換為略微暗沉的若有所思,一會兒之後才說:「我以前聽我表姊說過,她說啊,如果吃檳榔就會得癌,那打死她她也不會賣檳榔,她不是那麼沒有道德的人。她說,不知道那些什麼醫生啦、學者啦、官員啦腦袋想的是什麼,明明事實是,會吃檳榔的是誰,大部分攏嘛廣大的勞工朋友們,都是需要長時間在惡劣工作環境下賣命的人,要提神但是又沒錢,不能一天到晚喝咖啡什麼的。我表姊說,去統計看看啊,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因為什麼才死的,工傷意外和那些沒有防護然後有一大堆毒的工作環境弄死的人才多,照排隊,還輪不到檳榔摻一腳。每天只規矩吃飯還不是有人會照樣得癌症,然後就只挑我們賣檳榔的打。」

條件控制、變因操弄、樣本差異、統計檢定,這些知識份子展現他們優雅的方式放在檳榔面前,我也許該跟著附和小花表姊一句:是啊,去他媽的學術研究。

「深有同感!所以如果要真的做檳榔研發,或許該朝更實用性的方向,像是不用吐汁的檳榔或是不用手拿就能方便送入口的輔助裝置,讓吃的人不管是開車手沒空或是在做工手很髒,都還是可以很方便的吃檳榔。」

「嗯!對耶!學長你好厲害喔!我要去跟我表姊說來做做這些東西。吼,學長,好不好啦,你就來我們那邊成立檳榔研發中心,讓我也有工作,好不好啦?」國中生又開始耍賴撒嬌了。

「吼,我是覺得,妳請妳表姊給妳地點最好的攤子顧還比較實在,還可以換成妳來聘我當跑腿的。」

「唉呦,人家雖然漂亮,但EQ沒那些阿妹仔那麼高,我才做不來哩,可能不到半天,就會和客人吵翻了。」小花雙掌撐著頭,嘴巴好像閘門故障不斷的開闔那樣,一個字一個字機械式的吐出來。

小花又扯了一些她從她表姊那邊聽到的阿妹仔們的功績,聽著聽著,也讓我對那些年紀應該比我小的女孩們有了不一樣的印象。或許就像阿儀一樣,這些在第一線面對形形色色無法挑選的客人的女孩們,有著我這種一直躲在風調雨順往來無白丁的封閉圈裡面的人,很難想像的韌性。

隨便聊一聊,時間就混到五點了。小花迫不及待的想離開,我叫她先走,小女生跳跳跳的給我個全然歡欣的飛吻後離開。我留下來看了看自己的FB跟gmail,沒有什麼立即要處理的訊息,不多久也鎖門離開。

在下樓梯的時候想到晚上得將老闆的電子郵件過濾一遍,用學姊的筆電不適合,畢竟學姊的所有東西都在裡面,不能有所閃失。想到這裡,我決定去買一台新的筆電和一顆大硬碟,之後東奔西跑時都用自己的筆電,不要再將學姊的筆電帶進帶出的;也順便把學姊筆電內的東西做個完整備份。

走著走著又經過中午跟小花吃飯的咖哩餐廳。望向中午我們兩個人對坐的窗邊位置,一對情侶正依偎著共喝一杯咖啡。我忽然想著,從中午到下午,在我跟小花完全獨處的時候,我是怎麼看待這位其實有著迷人儀態而且青春正盛的女生呢?我從與她的互動中獲得了滿足又豐富的喜悅,難道只因為她是我心目中百分百的妹妹嗎?

我想著,小花這樣的與我無話不談,至少我對她毫無防備,萬一,當我們共處在一個還算隱密的空間中,例如今天鎖上了的實驗室內,她忽然輕輕的靠過身來,環拉著我的手,用她圓潤滑美的胸部輕觸我的手臂,在那瞬間,我會不會克制得住自己不伸出手去環抱她的腰?如果環抱了,我會不會克制得住自己不湊唇去吻她?

如果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能夠無所不談,真的能避免得掉進一步的關係嗎?即便無時不刻都以張雨生〈隨你〉這首歌的歌詞來提醒自己,「我已經到了老大不小的年齡,這事實一定要認清,我已經條條列舉衝動的下場,結果也夠讓我驚嚇」,就能擋得住嗎?

但,如果小花主動了,我為什麼想的是要如何擋住?

如果是小惠或阿儀,我也會有這樣的戒心嗎?

她們都是很漂亮的女孩,或許該這樣說,她們都是有著獨特魅力而且強烈吸引著我的女人。對於我這樣一個已經成年很久的男人來說,我對她們是充滿遐想的,不論想貼近的是心靈或者是胴體。在見到面之後的這兩天夜晚,甚或是這兩天的某些閉著眼的時候,她們會輪番的走過我的想像、牽動我的情欲,讓我甘願沉溺其中。

然而我在聽到小惠的哭聲以及看到阿儀的長篇告白的時候,浮現的卻不是溫馨的安慰與幸福的感動,而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惶惶不安。我喜歡她們,這是千真萬確的,這些喜歡在細節上或許因著各人的特質而有些獨特的差異,但卻都在通往喜歡的下一站路上塌陷了一個看不見底又跳不過去的鴻溝;而我就站在溝的這一頭的邊緣,告訴自己,最多就只能到這裡了。

我暫時無法再對自己做更深層的心理分析了。每一多想,就加深了一份不安與恐懼,彷彿那個對自我批判的結論就要將我架上拍賣台,攤開在我腦子深層中所有對人生的渴望,以媚俗的量化標準逐一檢視挑揀,用所謂去蕪存菁後的那個實際上殘缺的我,在市場上談個好價錢,賣出不是我的我。

看更多好書內容

  • 死了一個研究生以後 2018-05-22
關鍵字: 如果檳榔表姊我們自己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