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顧船的日常

這裡沒有神:漁工、爸爸桑和那些女人
顧船的日常

顧船的,類似大樓管理員,差別只在於顧的是漁船。二十四小時吃住在船上,從漁港靠岸到離港。不對外招聘,多是熟人介紹。毋須身分證,無勞健保例假休,日薪一千元,顧一天算一天,「原則上」船出港後隔兩三天領現金。

原則上?曾有某個顧船的去公司領顧船費時,樓下「巧」遇船公司小老闆。小老闆告訴他會計不在,他可以幫忙代領再拿去給他。

結果這一代領,拖了兩三個月都沒拿到,因為這筆錢早已成為好賭小開的賭資了。連這種辛苦錢都要挪用,會不會太狠了?

這位顧船仁兄情商高。雖不時打電話給小老闆要錢,卻總是拿不到錢,小老闆一而再,再而三地黃牛。顧船仁兄這麼說:「漁港就這麼小,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看。就先借他用用,反正跑不掉。以後我顧船時有事偷溜,他也別囉嗦我。」原來還可以用這招制敵,不愧經驗老到的顧船的。雖說如此,會到漁港顧船做爸爸桑,經濟上也不會太寬裕,這位顧船仁兄當下馬上就向我借錢周轉,我掏了一千元給他應急。

說到錢,在漁港的人際交往,最好不要有金錢上的往來,雖說現實,但很多時候不得不拒絕。不然就要做好心理準備,可能有借無還,一去不回,不論是臺灣人或外籍漁工都一樣。而且借了錢往往都是買酒去,所以我最多也只能借出五百一千的,就當是買人情債保險吧。

顧船的大都教育水準低,個性直率,且不時口出穢言。也有更生人,通常不離江湖氣,酒後囂張起來很煩人。會到漁港賺這微薄小錢,大抵上生活都不甚如意且無去處,要不就是閒著也閒著加減做,或曾從事相關行業習慣了船上生活。

同溫層更易和平相處,相濡以沫?

沒那麼單純。有人就有是非,有是非就有恩怨、派系和勾心鬥角……不亞於白領職場,更甚的是開幹起來通常轟動整個漁港,也絕不會為對方留下任何情面。

但這些爸爸桑也多是性情中人,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再多的臭訐六譙大小聲,不消多久又聚在一起喝到茫。只有我這個菜鳥顧船的當真,買酒遞菸調停居中當和事佬……

顧船的,顧名思義顧就是顧整艘船的。當漁船靠岸休整,就是顧船的上工的時候了,隨時向船公司通風報訊漁船、漁工的任何狀況,像是船員鬧事、發生死傷、盜賣魚獲、竊盜和失火等等。白天因為有船公司的人在,比較不會發生上述的情況,即使有事「現場的」也會馬上處理。但到了夜晚,船公司人員不在了,白天不會發生的事這時開始紛紛出籠。

「現場的」猶如工地主任,督促與調度人員、出魚、修繕和補給諸多雜事。畢竟代表公司權充耳目,職稱小權力大,他在現場時,大至船長、師傅,小至顧船的等臺灣人,包括外籍漁工,都會安分守己克盡職守。傍晚收工後臺灣人撤走,顧船的成為船上唯一的臺灣人。

權力大不大?唯一的地頭蛇,還負有舉報權力,再怎麼樣也是晚上的一條龍。

顧船的號稱7-11,全日無休,吃喝拉撒睡都在船上,使命就是一有狀況立即反應。曾有菜鳥顧船的過於盡忠職守,發現外籍漁工拎著一袋破銅爛鐵要到外面賣時,馬上報警處理,並打電話已下班的現場的趕回來處理。

但這樣過於盡職,卻引來其他爸爸桑的不滿。老鳥都知道,大至船長、大俥等臺幹搬魚,小至外籍漁工賣點小東西,只要別太誇張整車整車地搬,顧船的通常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息事寧人。

潛規則:有事裝作沒事就無事,出事上頭知道了,大家都有事。

但搬魚也要看情況,臺幹清空自己的高級雙B後車廂來搬時,外籍漁工鼎力玉成搬上車,只要船老闆不在都OK!現場的和爸爸桑都很上道,會知趣避開裝作沒看見,不讓自己陷入職守和人情衝突的兩難處境。事實上,船公司也並非完全不知情,漁船高幹拿點魚餽贈親朋好友,就當作是給點小福利,只要別動用貨車來搬就好。

但也有特殊例外的情況,若有航次剛好遇上魚價市場超好時,船公司就會把大艙裡的每箱魚都編號,就算想放水也沒辦法動手腳。

這些都還算是好解決的情況,遇到趁夜晚非作業時間來搬漁獲的小老闆,這才是顧船的難題。小老闆不僅撂人來整車搬,百公尺外還有輛BMW轎車戒備,車上一群少年仔持械圍勢,怕不長眼的顧船的閒雜人等上來「亂」。

兒子幹老爸的財產,該不該通風報信呢?很為難,最後選擇遠遠地避開。

臺幹、小老闆搬漁獲,外籍漁工則是會搬忘了上鎖艙房裡的東西。一次,印尼漁工竟然有整箱的保力達B可以喝,想也知來路不明。忠於職守的我查了下各艙房,該鎖的都有鎖且沒破壞痕跡,所以不是我船上的東西。

這些保力達B讓印尼漁工拿來當酒喝到嗨,由於印尼漁工跟菲律賓漁工涇渭分明,菲律賓漁工大都安分守己,所以不會自動趨前拉關係套交情討酒喝。我看在眼裡,開口要了一瓶偷偷塞給較有互動的菲律賓漁工一起同樂。

隔天漁港消息傳開,某船大俥忘了鎖艙房,四十幾箱保力達B全被搬空。一年後,我和同船大俥聊起這件趣事,他勃然大怒訐譙,原來苦主就是他。

「幹你娘!……」一時間乒乒乓乓桌椅倒滿地,熟悉的臺語訐譙響起,還好不是外籍漁工打架,不然警車又要呼嘯火速趕來。在漁港,外籍漁工械鬥滋事上了媒體是頭等大事,也是警方和船公司最頭痛的事。這次是顧船的爸爸桑在吵架。

對街超商前的外籍漁工全看了過來,計程車司機們一臉訕笑。兩個加起來超過一百歲的爸爸桑,為了誰少喝、誰多喝幾口保力達B槓了起來。本來我有點緊張地想勸合,另兩個看慣這場面的爸爸桑眨眨眼拉開我,順便把啤酒帶走,坐在五公尺外「看戲」。

想當然耳,君子動口不動手,面子問題輸人不輸陣,漁港各式生猛問候語傾巢而出。當下罵贏的是英雄,其他的隔天酒醒了再說。

「幹!說話不算話!你是人嗎?」另一個戰場。禍起蕭牆,因顧的船期喬不攏而互嗆。

因為各種原因漁船靠岸的時間長短不一,而漁船停港日數關係到薪水可領到多少,因此顧船的對於能顧幾天船也會斤斤計較。通常漁船一年才靠港兩次共約四十幾天,如果一艘船因機器故障或違規禁港等,必須停泊一個月以上,都是「爸爸桑」眼中的肥肉,顧到賺到,無不各顯神通極力爭取,盡力地喬。吵一吵鬧一鬧,即便搶不到,至少有酒攤可喝,有兄弟可鬥陣。大夥都在「海」港求生存,「明」天就又「威」風凜凜了。

顧船的另一種日常——

「這艘顧船的不在?」現場的來查堂,問另一艘顧船的。

「沒看到。」有夠歹心,明明才剛離開,我又不好插嘴。

有緣泊船相鄰時,大家多半會做個好厝邊,有私事需要處理時,互相照應掩護人之常情,這類抓耙子的少之又少。

正常的制式回應是:「剛離開,應該是去洗澡。」

現場的問完一離開,馬上電話通知該人到場,防止現場的查完別艘,又回頭巡來。爸爸桑都會互留電話,萬一有事互相通報,船上沒水沒電,不讓人外出洗澡說不過去,洗澡、吃飯和買東西,是顧船的最常用來當偷溜被逮時的藉口,也是現場的能接受的理由。

船上空間有限,要給幹部私人寢室,還要給船員棲身之處,顧船的自然就什麼都沒有。只有靠自己搬上船的一張躺椅,偌大的船都是寢室,躺椅愛放哪就睡哪,簡直像在露營,只差沒帳篷沒墊席罷了。

這躺椅還不能太新,外籍漁工「物權」觀念薄弱,船上的就是大家的。躺椅一攤平,爸爸桑不在其位,外籍漁工立刻就坐了上來,甚至還鳩占鵲巢,賴在上面睡覺不起來。就有爸爸桑受不了,一離開躺椅立即收合上鎖,誰也別想坐。我常一年損失一張躺椅,船出港時也懶得搬下船了,下次返航時連「椅屍」都看不到。

初上船時我曾幻想過,沒水沒電沒寢室?那還不簡單,全套露營設備搬上船,也有車用電池當電源,更有直流電電風扇,睡船上肯定比起荒郊野外露營強多了。但現實與想像永遠存在落差。露營設備搬上船來,不怕風雨蚊蟲木虱等確實一夜好眠,但更保證用不了幾天露營設備就會屍骨無存。

顧船的工作看似簡單,其實一點也不簡單。有事報公司,沒事待船上,有些船公司怕顧船的太閒,也會規定工作事項,例如打掃船艙清潔,甚至要管理外籍漁工將沒吃完的便當剩菜倒進海裡,便當盒疊好減少垃圾空間,做好垃圾分類。善良一點的外籍漁工還和你虛應幾招,皮一點的外籍漁工看你年紀大好欺負,理都不想理你,根本叫不動。就有顧船的因為垃圾「處理失當」,而被船公司解職,要他回家「好好過日子」,不用來了。

看更多好書內容

  • 這裡沒有神:漁工、爸爸桑和那些女人 2018-09-27
關鍵字: 漁工李阿明漁船顧船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