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你好,我是接體員-人生百態

你好,我是接體員-人生百態
你好,我是接體員-人生百態

人生百態

我們這地方冰了很多都是比較窮苦的人,或是無名屍跟有名無主的。不豪小,有時候幾個星期內從某大公園就接進來三個以上遊民,而且是在同一個公園。

很多人都以為在殯儀館工作會遇到很多靈異事件,但老實說並不多,只有一兩件讓我覺得神奇的事情,可能微微靈異而已。因此這次分享一系列的故事,其實滿平凡的,沒有什麼特殊的重口味。

在成為殯儀館接體員以前,我還做過照服員的工作以及便利商店的打工,這些工作都讓我必須面對人群,接觸人群,有時候看人們處理事情的方式,都可以給我很多思考的地方。

跪在母親靈前的A先生

他母親過世了,因為沒錢而選擇政府的聯合公祭,如果沒有額外的需求就不用多花一毛錢。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感覺他就是遊民的樣子,身上破破爛爛的,背了一個破背包,全身酸味。

當我們把遺體拉出來給他看的時候,他不發一語,只是哭。後來問我們:「可以讓我在這邊上香嗎?」

我們回答:「不行,冰庫裡面禁止上香,你可以安個牌位在靈堂,這樣每天都可以去上香。」

他問:「需要錢嗎?」

「請個師父安個靈大概萬把塊可以解決吧,你可以問問外面葬儀社的。」

他一聽也不說話,突然向他母親跪了下去。

之後只要他每次來看遺體,都在他母親遺體前跪十分鐘,一直跪到他母親出殯。

不為父親辦喪事的B先生

他父親是獨居老人,因為久病往生,所以聯絡他來這邊認屍。當一切流程跑完之後,他卻堅持不辦認出手續。

當時他說了:「躺在裡面那個從小沒養過我,為什麼死後我要出錢給他辦喪事?我幹嘛要認他?」

後來是我們告訴他說有聯合公祭這件事情,再加上直系親屬往生可以跟勞保局申請喪葬費。

他才說了一句:「這種事你們為什麼不早說?」

之後一直到出殯都沒再看過這位B先生。

乖乖桶的C先生

他也是很妙,礙於親戚壓力,找了一家葬儀社,什麼都用最便宜的東西給他父親。然後火化的時候連骨灰桶也省了,等到他親戚走光了,他拿了一個乖乖桶說:「我爸等等就放裡面就好了。」

粉紅收屍團

還有一個經典的故事,是關於「粉紅收屍團」。「粉紅收屍團」大概是在說外配嫁給很老的老榮民,然後領高額遺產。這天我們就遇到了這種事情,一個老榮民在家往生有段時間後被發現,身體明顯發綠腫脹,屍體狀況很不好。

當驗完屍之後,他老婆拿了死亡證明隔天立刻火化,但是火化前需要家屬確認遺體。老榮民的老婆真的超猛,帶了一個男人來,十指緊扣,緊緊跟在那個男人旁邊,完全不敢看那個老榮民的臉。

後來是因為我們一直說你不確認我就不給火化,她才很勉強看了一眼那個全身發綠腫脹的老伯伯,看完之後馬上躲到那個男人的懷裡,說了一句:「老公呀!你看老陳(那個老榮民)怎麼綠成那樣呀?!」

我們聽到這句話真的忍笑忍得很辛苦,領出的時候真的還不忍心看,心裡只想著:「老陳,為什麼你綠成這樣呀?!」

不敢看母親臉的D小姐

這次分享的是一位小姐的故事,簡稱她為D小姐,她來殯儀館因為她的母親往生了。她給我的感覺應該跟她母親感情不錯,但是她有一個怪異的地方:她不敢看她母親的臉。

這種情形我覺得又可以分成兩大類:一種是看了之後太難過,我遇過不少白髮送黑髮的都哭到昏倒;另外一種是「害怕」。

D小姐雖然不敢看她母親,但是常常夢到她母親說:「她很冷,她想喝水,她想吃檸檬。」

所以每次來都說:「小弟可以幫忙我放些東西在她旁邊嗎?我真的不敢看我媽媽。」

一般來說我們是不會幫忙的,家屬有問題可以找葬儀社。但是她是屬於那種聯合公祭的,所以也不太敢要求葬儀社什麼。我想說反正做做功德,我就每次幫一點。

直到出殯前一天,她很開心地跑來跟我說:「我昨天夢到我媽媽,她很感謝你,她想親自跟你說聲謝謝。」

我一聽心裡想,你媽親自跟我說謝謝?

嘴巴還是很客氣地說:「不用啦小忙而已,我跟我媽還有我妹的小孩一起住,來找我說謝謝真的不太方便。」

她一聽好像也領悟到親自說謝謝這件事怪怪的,所以就很不好意思地走了。

隔天,她母親出殯了。很幸運地那天晚上她沒跟我說謝謝,但是有件事情很玄,她是有花錢安靈位的,所以我請清潔阿姨把她的靈位清理一下。

過了十分鐘,那個阿姨說:「阿弟呀,那個靈位桌上東西都可以收嗎?」

我說:「都可以呀。」

阿姨說:「可是她桌上有放一張紙耶!」

我拿起那張紙一看,紙上有三個數字。我直接跟阿姨說:「丟掉沒關係。」

阿姨說:「阿弟呀你知道這個是什麼東西嗎?」

我說:「我不知道啦,不過應該沒什麼。」

隔天阿姨請我喝飲料,她用那三個數字簽六合彩中了三星。

外配

有天送來一位先生,是喝掛的,來填寫資料的是他的外配跟兒子。兒子大概七、八歲,很小,外配不大會寫字,所以資料都兒子寫。

我看了這組家屬,心裡覺得滿心酸的。外配問她什麼都無法決定,反倒是她兒子做決定很快,應該是小朋友也沒想那麼多,想到什麼就說什麼,這樣反而好處理。

手續辦好後,這一組一樣是沒錢安靈位的。隔天帶了一瓶阿比跟一條黃長,來遺體前跟他說說話,我一樣將遺體拉出來給他們看,只聽外配說:「你現在好了,以前整天出門找女人不回家,現在那些女人呢?我知道你娶我只是想生兒子,兒子有了你整天往外跑,現在好了,你也走了,留下我們怎麼活?我們怎麼活呀……」

我不為這些聽到的、看到的,流眼淚。不然我的工作,就是每天以淚洗面了。

被遺忘的人

曾經我當看護的時候,照顧一個阿茲海默症的伯伯。好巧,他也叫老陳。他老婆每天來看他,真的是每天。老陳很高很壯,所以他老婆很喜歡我上班,因為比起看護阿姨們,我算是壯丁。他的女兒也常常來看他,一天我跟他閒聊的時候,他老婆突然跟我說:「弟弟呀~你知道失智症怎樣最慘嗎?」

我答不太出來,只是靜靜的想知道答案。她說了:「最慘的是,你最愛的人,每天跟你生活在一起大半輩子的人,一天一天地慢慢忘記你,直到有一天,他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誰了。我那麼愛著他,你看,老陳現在看著我,他卻不能跟我說他愛我,甚至連我是誰他都還搞不清楚,他忘了我,但我還牢記著他,這就是最殘忍的事情。」

我真的很不勇敢,沒像這位奶奶一樣有勇氣承擔這種痛,遇到了我應該會逃避,後來聽護理師說,陳奶奶跟她女兒都有憂鬱症。其實不意外,很多照顧久病的家屬都有。

抱歉以上故事好像沒有媽佛點,補一個很可怕的故事好了。

焚妻

這天晚上,某派出所打電話來,說了有人在公園裡面涼亭發現焦屍,請我們盡快來協助。

當我們裝備穿好準備要出門了,派出所又打電話來:「抱歉!誤報!到現場近看發現是充氣娃娃!」

誤報你個頭,這很明顯是謀殺呀!!!!!

很抱歉跟大家分享那麼悲慘的故事,但是我一點都不覺得慚愧,因為我是單身狗,見不得有情人終成眷屬!

如果感覺沒有媽佛點我再補個可怕的故事好了。

天花板上的女子

我在醫院上班的時候,有一次來了一個有錢又剛有失智狀況的老奶奶,那個老奶奶覺得我很像她的孫子,而且是最疼最不成材的那個,常常在護理師前面說:「你看你老婆在這裡,你還跑出去風流,乖乖在家不好嗎?」

我一出門照顧別床的老人,她就跟護理師說:「抱歉啦,跟到我這個『噗嚨共』的孫子,抱歉啦!」

然後常常神神祕祕地跟我說:「客廳沙發下面的五千塊你拿去,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了,你不要再賭了,記住拿快一點不要讓你爸知道!」

直到我離職的前一天,我還是沒找到那張沙發……

一天大夜我工作到一段落覺得無聊,就去跟奶奶聊天。奶奶說:「孫欸,你跟你爸冰箱的粽子要拿出來蒸,端午節要吃。」

我看著她對面的日曆寫著十一月十二號,說:「好,阿嬤那我們端午要不要拜拜?」

奶奶說:「當然要呀!我不是有給你錢去買雞,錢咧?」

我說要裝就裝到底:「阿嬤昨天我手氣很差,輸光了!」

奶奶氣噗噗不理我,過了五分鐘她看著天花板說:「孫欸,你看那個女的要幹嘛?」

我說:「哪個女的呀?」

奶奶說:「就是那個穿白衣服帶小孩那個呀!」

我看著牆上時鐘寫著一點五十分,而且是半夜,說了:「現在早上了應該去買早餐了吧。」

奶奶說:「孫欸,不對呀,她帶著那個小孩好像要往下跳,孫欸,你去看看啦!」

我看著什麼都沒有的天花板,想想休息時間也結束了,就說:「好,阿嬤,我立刻看看!」

我就跑去工作了,清晨下班回家看新聞,才知道昨天晚上有送來一個跳樓的女生去急診……

指甲刮屍袋的聲音

某個過年前的晚上,一具在南部某醫院有死亡證書的遺體,說要辦進館。當時一切手續都辦妥了,我們也把遺體推到冰庫前面了,打開屍袋別好手環,當要換床的時候,突然我聽到好像有指甲在抓屍袋的聲音。

直覺不太對勁,而當時的老司機也看著我,過不久又是一聲,我就跟司機說:「這個要再看一下!」

當時我跟老司機一起把屍袋打開,就看到老人家還在那邊喘。我跟他兒子說:「靠,你爸還在喘欸!」

他兒子說:「那……這樣還要冰嗎?」

我真想掐死他兒子!生塊叉燒都比較好!總之,他父親是送回醫院了,過了一週後,他們又來,一樣是我上班……

阿嬤的金戒指

有些人應該有經驗,往生的時候不把生前的首飾取下來,直接火化,希望往生者帶去極樂世界。

事實上黃金到哪裡去了?

我們火葬場的同仁,只要我們有撿到黃金,都是請大家吃一頓中餐,剩下的錢全部捐給家扶中心,而且都有開收據。所以我覺得滿不錯的,也感到很驕傲,至少在幫助失學少女、單親媽媽、新移民後,我又幫助了家扶中心的人。

那有沒有例外呢?

今天說這個阿嬤的戒指,就是例外。話說這個阿嬤在化妝完要出殯的前一天,家屬還來看一下,有位家屬想把她的戒指拿下來,另一位家屬就說:「媽戴了它六十幾年了,就給她這樣帶走吧!」

其他家屬都同意這件事情,所以就這樣把她推到火葬場了。到了火葬場之後,葬儀社的人就把家屬安頓一下,然後請他們出去。

(記住,在這邊我把他叫做葬儀社的人而不是禮儀師是有原因的。)

當家屬離開後,他一個轉身,直接把阿嬤的戒指拿了下來放進口袋!

直接把阿嬤的戒指拿了下來放進口袋!

直接把阿嬤的戒指拿了下來放進口袋!

大家以為這個是媽佛點嗎?為什麼我人在冰庫知道這件事呢?

因為是火葬場的同事告訴我的,幹戒指的事情不是沒有,但是這個阿嬤燒了特別久,特別難燒。家屬其實很難過,他們辦的場花費很高,也把阿嬤最愛的東西給了她,為什麼燒的時候那麼困難呢?

這時候葬儀社的人跑出來:「阿嬤對世間還有留戀,讓我們辦一場法事讓她好好安息……」

那場法會六位數,這個故事就說到這裡。

登山客

我記得之前我寫到,我第一次看到蛆是在一個登山客的眼睛裡面,那件事情滿妙的。她當時失蹤很久,也有一大群人進入山區找她,可是最後發現的地點,是在登山口往前不到兩百公尺叢林旁的樹下。

那天晚上他們進來時,我無聊問一下這具到底怎麼發現的。家屬說,當時他們不知道已經第幾次上山要去找,也差不多打算放棄了,所以之前都只有大人去,到後面開始會帶小朋友去,希望可以感應到什麼。

結果我想大家都猜得出來,她其中一個孫女,大概是上幼稚園的年紀,一進登山口就覺得她阿嬤在叫她。然後走沒幾步,她突然指著那棵樹,喊著:「阿嬤在那裡。」

一過去就看到樹後面,她阿嬤嬌小的身體坐在樹下。

到這邊就如我之前所說,可能是那時候天氣太冷,她死亡時間有點久,但是真的用看的,就跟剛往生的沒有什麼不同。如果那時候眼睛裡面沒有一條白白的蛆,我會真的以為那是具剛往生的遺體。

不過,最後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那群家屬之後平靜下來在靈堂裡面閒聊的時候,有提到其實當初是帶她最疼愛的孫子去找,最後找到她的卻是家裡最不突出的孫女,她不是最皮的那個,也不是最受疼愛的那個,甚至連親都談不上很親,這點一直是他們想不透的事情。

祭桌上消失的雞腿

有一天,殯儀館內的安靈室一整排都滿了,最前面的第一間,有人訂了祭拜的飯盒放在那裡祭拜,後來發現雞腿被偷吃了。身為管理人員,我們會調監視器查一下是誰拿走的,但是使用那個安靈室的家屬,看到雞腿被偷之後就說:

「昨天我夢到爸回來,說想吃雞腿。」

「爸生病那麼久,整天只能喝牛奶,現在終於可以回來吃雞腿了!」

「爸生前最愛吃雞腿,你們看這個飯盒只有雞腿被動過,別人家都不會,他一定有回來看我們!」

後來我們去看監視器,發現原來是隻野貓,在監視器裡只見牠身手矯捷地咬一隻雞腿就跑掉。凶手是抓到了,但聽到家屬所說的故事那麼撫慰人心,我們也不說破了。

我個人覺得殯儀館故事很多,大致上都源自人們對於往生者的遺憾而腦補出來的。當然我也絕對相信有真的靈異事件,但是有不少都是聯想出來的故事,而我們相信如果我們說出去,故事有可能變成:

「父親藉由附身在貓身上,完成吃雞腿的願望。」

「你看那野貓來吃一次從此後就消失了,肯定是老爸變的。」

有遺憾的事情,總是需要一些故事去撫慰,不是嗎?

看更多好書內容

  • 你好,我是接體員 2018-12-25
關鍵字: 我們阿嬤家屬故事母親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