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老派

老派
老派

悟在咖啡店巧遇美紀,作風同樣老派的兩人雖是初次相識,卻一見如故。分開前,美紀告訴悟自己每個星期四傍晚,都會到這家咖啡店來。為了再次見到美紀,悟從星期一到星期三拚命熬夜加班,終於在星期四騰出時間去見美紀一面……

悟在傍晚提早離開公司,帶著不知道她到底會不會出現的忐忑心情走向鋼琴咖啡店。連日的疲勞讓他有點頭暈,但還是搖搖晃晃走到了廣尾,快到鋼琴咖啡店時,心情越來越緊張,精神反而好了起來。

悟帶著祈禱的心情隔著玻璃向店內張望。

她來了!

他發自內心鬆了一口氣。太好了!安心在他內心擴散。

他又想到以前看過的童話故事似乎也曾經有過相同的內容。童話故事的結局,是原本坐在那裡的女生變成了地藏菩薩。為什麼會突然想起這個故事?無論如何,她來赴約了。悟感到欣喜若狂。

幸好她的旁邊有空位。美紀可能察覺到他的視線,轉頭看著他露出微笑,似乎在向他打招呼。悟站在她身旁,用緊張的聲音問了一個蠢問題,「我可以坐在這裡嗎?」上次和她說話時明明很正常……

「當然可以,請坐。」她忍著笑,一本正經地回答。

「我連續熬夜幾天,今天傍晚才總算告一段落。」悟在向美紀說明時,突然為自己的邋遢感到丟臉,於是向她道歉:「對不起!我的臉和衣服都很邋遢。」

和她聊了幾句之後,他覺得自己終於恢復了冷靜。

「最近工作很忙嗎?」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睡眠不足和緊張的關係,當美紀這麼問他時,他滔滔不絕地告訴她,目前正在做義大利餐廳的案子,因為老闆改變了原本的設計方針,希望能夠在不花錢的情況下,讓白天和晚上有不同的氣氛。為了回應餐廳老闆的要求,所以就熬夜修改設計方案,上司岩本又試圖把悟的創意占為己有,變成自己的功勞。

她完全沒有露出一絲不耐煩的表情,也沒有改變談話的方向,只是時而微笑,時而附和。悟鼓起勇氣說:「雖然我一身邋遢,但如果妳還沒吃晚餐,要不要一起去吃?」她欣然接受了邀請,回答說:「好啊,我不在意打扮。」

岩本和悟平時經常去一家位在一之橋的義大利餐廳開會,那家餐廳雖然並不算太高級,但侍酒師很受好評。悟對酒不太瞭解,但據說那裡的侍酒師會為客人挑選價廉物美的葡萄酒。

悟很少有機會和女生一起用餐,所以很擔心被鄰桌的客人聽到自己笨拙的談話會很丟臉,走進餐廳後,服務生為他們安排了後方一張兩人座的小餐桌,他暗自鬆了一口氣。

侍酒師拿了酒單問他們:「請問兩位要喝什麼飲料?」

悟問美紀:「妳要喝什麼?」

她問侍酒師:「有沒有杯裝的香檳?」她的態度看起來落落大方,悟再度緊張起來。

「請問您要喝什麼?」當侍酒師問悟時,他脫口回答說:「那我也一樣。」這時,他想到外國人批評日本人經常說「那我也一樣」,但他只是乾著急,想不到其他的答案。

拿起菜單後,悟又在美紀點餐後,重複了一句:「那我也一樣。」在等待料理上桌時,悟為了掩飾內心的害羞,對美紀說:「我猜想妳今天應該會去,所以也去了咖啡店,但其實還是有點不安,所以看到妳真的在那裡時很高興。」

然後又問她:「妳今天去逛街買東西嗎?」

「不,只是在街上閒逛。」

「我以為妳會去銀座或是表參道那一帶的名牌精品店買東西。」

「我對名牌精品沒什麼興趣……」

美紀的回答令悟感到意外,所以就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因為他不知道這到底算是在稱讚她還是批評她。

美紀似乎察覺了悟的想法。

「以前也會去看名牌精品的衣服和皮包,但覺得最近很多品牌的商品都大同小異,又沒有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所以就很少再去逛了。其實有些不錯的商品維持原本的設計就好,但通常過一段時間就會改……我很少上網,也沒有玩社群網站,很跟不上流行。」

美紀繼續說了下去。

「最近有個性的東西越來越少,只要有什麼開始流行,就會出現大量相同的東西。」

悟也加入了她的話題。

「我們事務所也要求我們設計可以讓顧客大排長龍的店。」

「可能是大家做一樣的事可以感到安心,那種有點歷史的好東西,或是越用越有味道的東西只能賣給少數人,所以就漸漸不生產了。」

「而且,現在的人好像覺得排隊也是一種樂趣。」

「是不是店家巧妙利用,用來做為宣傳?」

「以前請人在開店前一天晚上就去排隊,每個人要花五千圓左右,現在只要公布前五百名可以送T恤,就會有很多人去排隊,而且宣傳所花的費用也更少。」

「水島先生,你不愧是室內設計師,真瞭解內情。」

美紀喝了一小口香檳,把杯子放了下來。

「香檳好喝嗎?」

悟只知道啤酒和燒酒的味道。

「我很喜歡,不會太甜。」

說完,她又拿起了酒杯。

這裡不愧是義大利餐廳,播放著義大利民謠,但悟覺得不需要因為是義大利餐廳就播放義大利民謠。

「有時候在為餐廳做室內裝潢時,老闆會問,店裡要播放什麼音樂。當老闆要求連音樂也一起設計時,老實說有點傷腦筋。現在的經營者都希望在各方面都做足,但我反而覺得可以減少一些不必要的多西。這裡的音樂也好像有點過頭了。」

不知道美紀是否也有同感,聽到悟這麼說,她低著頭,笑得花枝亂顫。她用餐巾按著眼角說:

「不久之前,我和朋友一起去了壽司店,店裡放的是印度的錫塔琴音樂,真是笑死了。」

「我也曾經在蕎麥麵店聽過好像泰國自由搏擊的音樂!我問店裡的人,為什麼要放這種音樂,店裡的人說,那家店的廚師在玩自由搏擊,老闆是那個廚師的粉絲,所以店裡都放那種音樂。」

美紀又面帶笑容,開心地聽著悟說話。

「妳喜歡音樂嗎?」

美紀聽到悟這麼問,有點出乎意料,露出像小孩子般不知所措的表情。她拿起酒杯說:

「也許有點老派,但我喜歡古典音樂。」

她說話時似乎陷入了回憶。

悟看到她的表情,猜想她一定有關於古典音樂會或是CD之類的美好回憶,忍不住有點嫉妒。

「我到目前為止,只去聽過兩場古典音樂的音樂會,但只要不是熟悉的曲子,很快就睡著了。雖然有些樂曲很吵鬧,想打瞌睡也睡不著。」

美紀笑著說:

「搞不好大家為了面子,假裝自己聽得懂。」

「如果下次有不錯的音樂會,妳可以邀我一起去嗎?至於怎樣的算不錯,由妳決定就好。」

悟拜託道。

「好啊,你想去聽嗎?即使同一首曲子,不同的指揮和不同的管弦樂團演奏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這也是另一種樂趣。」

美紀探出身體說。

「是這樣啊……恐怕要很久才能聽出其中的不同吧?就像啤酒一樣……」

「你很快就能聽出來了,所以這些音樂才能夠流傳到現代啊……」

美紀笑著說。

悟覺得這個女生一點都不驕慢,不由得更欣賞她了,但現在不是欣賞的時候,不能陷入尷尬的沉默。

「我突然想到,我們都不知道對方的手機號碼或是電子郵件信箱。」

他的話題轉得有點硬。如果可以互留電話,或許可以一下子拉近和她之間的距離。

「是啊。」沒想到美紀只應了這麼一句。

悟看到她的態度,急忙改口說:「但又覺得只要知道彼此的名字,不知道手機號碼和電子郵件信箱,好像反而比為了一些不重要的事相互聯絡,即使沒什麼事也要互傳郵件更好。有一種神秘的感覺,比自以為完全瞭解對方……」

他不希望美紀覺得他是一個厚臉皮的輕浮男人。

「這樣很棒欸。比起互傳一些沒有意義的電子郵件或是打電話,期待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可以見面的相處方式更棒。」

「妳下個星期也會去鋼琴嗎?」

「如果沒有其他事,應該會去那裡。」

美紀一派輕鬆地回答。

「但是……如果下個星期有一個人剛好有事去不了,就沒辦法聯絡對方,另一個人就會有點落寞。」

悟滿心期待地這麼說道,暗自期待可以藉此互留電話。

「我應該會去,但如果你沒有來,我知道你應該有其他事。如果連續兩、三次沒來,我就認定你搬去其他地方了,所以即使想來也來不了。只要彼此都想見到對方,就絕對可以見面,因為只要去鋼琴,就可以見到了啊。」

「是啊,如果雙方都這麼想,每個星期都可以見到,那就太有意思了。」

美紀聽了悟的回答,嫣然一笑,再度拿起酒杯。

不知道是不是喝不常喝的酒有了幾分醉意,原本覺得太吵的義大利民謠似乎越聽越令人陶醉。

走出餐廳,悟說了聲「下週見」,把美紀送上計程車。在目送她離去時,就像等待新年的小孩子般興奮不已,期待下個星期四趕快到來。

那天晚上,悟因為和美紀順利約了會,設計稿又如期完成,所以終於好好睡了一覺。

星期五早晨,他神清氣爽地去公司上班。

義大利餐廳的案子,業主基本同意悟的設計,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找土木工程行,如何控制裝潢的預算。橡實臉的老闆信誓旦旦地說,午餐和晚餐時段都會努力工作。有這樣的氣魄,應該可以解決預算不足的問題。接下來應該只要去現場確認兩、三次,監督幾個重點問題就可以搞定了。

悟坐在辦公桌前休息,手機震動起來。是高木打來的。

高木在電話中說,昨天打電話給悟,打算三個人一起喝酒,但悟沒有接電話,他和山下猜想悟應該去了鋼琴咖啡店,結果老闆告訴他們,悟和經常來店裡的一個女生一起離開,好像去約會了。

「喂!你丟下我們去了哪裡?那個女人應該就是你上個禮拜把的那個妹吧?你上了她嗎?」

高木一口氣問道。雖然周圍的人聽不到高木在電話中說什麼,但要平息他的抱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於是悟和他約好,隔天星期六去探視母親之後,傍晚去山下推薦的居酒屋見面。

星期六,悟在開車前往養老院途中,怔怔地思考著美紀、母親還有工作的事。時而興奮不已,時而情緒低落,差一點錯過高速公路的交流道。他急忙踩了煞車,把車子駛向左側,後方的車子慌忙左右轉動方向盤,用力按著喇叭開走了。

隨著漸漸靠近養老院,他滿腦子都想著母親目前的狀態。抵達養老院,在母親的房間前,向特殊護理師木村先生打聽了母親的情況。木村先生告訴他,母親已經能夠自行吃飯、上廁所。悟雖然鬆了一口氣,但還是很在意上次淺井醫生建議的手術。

母親的右手仍然打著石膏,但看起來比想像中更有精神。她看到悟,立刻坐了起來。悟試圖制止她,叫她不必特地坐起來,但母親用勸說的語氣對悟說,不必為她擔心。她知道自己活不久,醫生只是沒有告訴悟而已,還叫悟要趕快找個理想的對象結婚。

母親說話的聲音很像很久很久以前,父親還活著的時候,母親陪著還是小孩子的悟睡覺時,朗讀童話故事給他聽的聲音。

悟也知道,母親應該來日不多了。悟想起上次來探視時,醫生告訴他,母親不光骨骼有問題,內臟器官也嚴重惡化,也是因為從年輕時就營養不良,再加上過度操勞所致。想到這件事,悟又差一點哭出來。他努力擠出笑容問母親:

「媽媽,妳別這麼說,醫生說,妳腰腿不好,只要動手術,走路就會輕鬆多了。要不要考慮動手術?只要稍微忍耐一下就好。」

悟知道母親不會同意,但還是無法不問。

母親擠出笑容,淡淡地說:

「身體裡面都壞掉了,光是治好骨頭也沒用。」

悟聽到母親這麼說,也無意繼續勸她,但也不知道該怎麼改變話題鼓勵母親。

如果母親無法動彈,吃飯和上廁所都需要他人照顧,不知道她會有什麼感受……悟想到以後的事,心情不禁鬱悶起來。

但他立刻覺得會有這種想法的自己很不孝,也很無情。

看到母親昏昏沉沉入睡後,他離開了養老院,在回程的車上又出聲哭了起來。傍晚時分,前方車子的車尾燈模糊起來。

悟和美紀的約會進展順利,但母親的病情卻讓他放心不下。他必須在美紀、母親和繁忙的工作之間做取捨,個性老派的他會怎麼做?他跟美紀的感情又會如何發展?絕對不能錯過北野武寫愛力作《老派》!

看更多好書內容

  • 老派 2019-02-14
關鍵字: 母親音樂星期餐廳自己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