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小鳥來了,帶來了孩子

生於1981
小鳥來了,帶來了孩子(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提供)

婚後,我老婆先陪著我留在北京住了一段,後來我們就開始了北京、台灣兩頭跑的生活,沒孩子的時候倒也不覺得累。大部分時候,兩頭跑的是我,因為我在北京還有「蘭會所」的事業要忙,她在台灣也有工作。我們在北京和台灣各有一個家,台灣的那個家,說來還有一段趣事。

我們在台灣的那個家,附近就是一片墳地,按理說不太吉利,但那棟樓的業主馬玉山先生和他的妻子精通風水,建樓之初就在樓底下埋了好幾個符,沖邪消災,並保佑這棟樓人丁興旺。後來的事實證明,那幾張符果然非常有效。

我和這位馬玉山先生算是忘年交,我們在一次國共論壇上結識,彼此甚是投緣。他原是山東人,是我老婆爺爺的老鄉。國民黨敗退台灣那時候,他和我老婆的爺爺一起乘船來到這裡。我老婆的爺爺長他幾歲,那時候已經是一名國民黨軍官了,他還是個學生。那天,學校還上著課,老師忽然驚慌失措地衝進教室,說大家別上課了,快跑吧,要打仗了。一時間,衆人亂作一團,紛紛往碼頭跑。很多人連家都沒來得及回,就匆匆上了開往海南的船。船到了海南後繼續向東南開,就到了台灣。這一去就是好幾十年。

台灣有許多外省人都是這種情況,一朝和家人別離,就是大半生的分別。我聽說一個故事,同樣是一個山東的孩子,一天,他母親讓他上街打瓶醬油去,回來的路上,突然就聽說要快些撤退離開,同樣沒來得及回家告訴父母,孩子坐船到了台灣,一去就是將近五十年。孩子變成老人,兩鬢斑白時才又踏上家鄉的土地。他的母親當時竟還活著,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和母親見一面,這個歸鄉人激動得連跑帶奔地往家鄉村口跑。還沒到村口,遠遠地就看見一個矮小的身影,一個老婦正在村口張望。那人走近一看,竟是自己的老母。老母眼睛都花了,茫然地看著四周,看到他後,老人沒有流淚,只是站在原地,仔仔細細地上下打量著自己歸來的兒子,緩緩地吐出幾個字,聲音發抖:「兒子啊,你這個醬油打得時間太長了。」

馬先生初來台灣,沒有工作,當了一陣「無業遊民」,後來轉好,做了警察,再後來接觸了房地產,慢慢成了一名建築商。他生意做得很成功,在台灣結了婚,妻子是一位淳樸而傳統的台灣女性,美麗而有氣質,即便上了年紀,依舊舉止大方,談吐不俗。

說來,我和我老婆後來能有小玥兒、小希箖,和馬先生一家的協助不無關係。我老婆懷孕後,我們還特地去看馬先生,他們一家聽說這個喜訊,就像發生在自家的好事一般歡喜,真心實意地為我們高興。我在台灣時受到了他不少照顧,至今難以忘懷。

且說我們婚後三年都沒有孩子,住進那棟樓不久,就發生了意外之喜。

二○一三年春天,我們家的窗台上來了一對「不速之客」。

一對小鳥,忙忙碌碌地叼來許多樹枝,在窗台上築了個巢。不久後,小鳥下了一窩蛋,一共四顆,不久後,蛋紛紛破殼,四隻嘰嘰喳喳的小傢伙就誕生了。

雌鳥留在巢中照顧小鳥,雄鳥每天去找吃的。但是雄鳥每日的收穫不多,兩隻大鳥和小鳥們都常常餓著肚子。我老婆本來就喜歡小動物,見來了這麽一窩小朋友,很是高興,見牠們老沒吃的,便試著拿小米餵牠們,結果牠們不吃,眼看就要餓死了。

這時,費玉清得知此事,給了我們一袋小蟲,說這叫「麵包蟲」,小鳥喜歡吃。

麵包蟲黃膩膩的,蠕動著,看著有點噁心。我老婆不敢拿,餵小鳥的工作就落在我身上了。

新生的小鳥沒長毛,像一窩小老鼠,張著大嘴,翹首盼著吃的。

坦白說,這任務對我來說頗為艱難,別人看這些小鳥的樣子可能會覺得很可愛,還有點喜感,但我因為以前對老鼠有過陰影,對像老鼠的小動物都有點牴觸,每次看到小鳥光禿禿灰溜溜的樣子,我就渾身起雞皮疙瘩。可誰讓我是男人呢,硬著頭皮也得上。

不過,小鳥帶給我們更多的還是歡喜。牠們吃了麵包蟲後,一天天長大了,我家陽台變得特別熱鬧,有一段時間,我們每天早上都是被小鳥的叫聲喚醒的。

我們聊天,猜測這件事是不是有什麽意義。當時我老婆隨意地說,估計是報喜的吧,咱們家估計快有好事了。

說完這話後沒多久,雌鳥帶著小鳥們飛走了,窗外一下安靜下來,不吵了,我們卻有些失落。

一個月以後,我老婆突然告訴我她懷孕了,而且已經兩個月了。她說,其實就在小鳥飛走的那天晚上,她想起自己好像有一陣沒來月事了,就拿試紙測了一下,發現竟然懷上了!但她怕情況不穩,不敢跟我說,自己瞞了一個月,直到不久前偷偷找醫生檢查,確認胎兒很健康時,她才告訴我這個好消息。

說來也巧,那一年,我們住的那棟樓有四五對夫妻都懷上孩子了,幾個孩子前後腳出生。懷孕時我們幾家人就常常一塊交流,孩子出生後都差不多大,又能玩到一塊去,這樣一來,鄰里間的關係變得特別好。

這時想起馬先生和他妻子當時埋下的符,就覺得頗為巧合。如果真是那符起了作用,那我們可真要感謝他們夫婦啊!

懷孕不久後,我們就去馬先生家拜訪,告訴他們這個好消息。馬先生喜笑顔開,他的妻子篤定地說:「沒錯,當初我可埋了好幾個符呢,就是要求多子多福的!」

這些事可能有些迷信色彩,我對此是將信將疑,但台灣這片土地真的很神,有些東西說不清楚,除了上次在酒店遭遇「紅衣安妮」的事,我再和大家講件事吧。

看更多好書內容

  • 生於1981 2019-05-29
關鍵字: 我們台灣小鳥老婆孩子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