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第十七章 傾聽黑暗

第十七章 傾聽黑暗
第十七章 傾聽黑暗

愛卓把洗淨的叉子擦乾,放回抽屜裡。剛才吃飯時,老爺鐘響了三聲,表示日落之前還有四個小時要打發。

她上樓打開旅行箱,把衣服和床單收進衣櫃,然後小題大作地思考該怎麼把書和梳子擺設在五斗櫃上。她的東西不多,不到二十分鐘就全都安頓好了。她環顧一圈,審視那整潔無比的房間,覺得一陣茫然。

她手上的代筆工作下週要交稿,內容差不多已完成,只要再幾個小時就可以整個結束,於是她把電腦從書桌上抓起,帶去書房。

她才把電腦在書桌上擺妥,按下開關,就遇到了問題。電腦沒電了,而艾許本的二樓沒有電。

愛卓嘴裡一邊嘟噥,一邊把電腦帶到樓下的起居室充電。二樓沒有電是有些不方便,但並不妨礙她在書房裡寫作的計畫。電腦的電力可維持一整天,她只要記得晚上在一樓把電腦充飽電就好。

她插上電腦的插頭,看著螢幕亮起。小圓桌的高度不是很適合打電腦,於是她把電腦留在那充電,開始在屋裡四處走動。

看來伊迪絲沒有電視,也沒有收音機,書櫃上的書大多都是二十世紀以前印製的。她從廚房找出一條抹布,抹去每間房間的灰塵,但不確定這樣做到底效果有多大。抹開的灰塵只是在空中旋轉翻騰,使她噴嚏連連。

在樓上一間房間心不在焉地抹去擱板上的灰塵時,她突然望向窗外。

那到底是誰的墳墓?

長長的酒紅色窗簾為窗外的景色創造出一個優雅的邊框:雜草叢生的院子緩緩往下傾斜,與扭曲暗沉的樹木相接。濃密的樹林繼續往下坡延伸了一段距離,最後又朝上坡走,融入後面的高山。那片小空地和墳墓就在樹林邊緣後方幾十公尺。愛卓覺得甚至可以看到當天早上她跟珍妮走回來的那條泥土小徑的狹窄入口。

時間有點晚了。隨著太陽沉至樹梢,天色正漸漸轉暗,但是離日落還有一點時間。墓地這麼近……應該還有時間走過去再走回來吧?

她往身後一瞥,有點覺得自己像個淘氣的小孩打算違反宵禁令,然後丟下抹布。

這樣對我自己也好,她跑下樓梯時對自己說。發生了這麼多事,再加上這個謎團,我晚上鐵定睡不好覺。我必須查出來是誰被葬在伊迪絲的地產上。

她一把抓起壁爐邊椅背上的外套。吃飽肚子、心滿意足的沃夫岡呈大字形躺在地毯上,只是懶洋洋地對她眨了個眼,便又闔上眼繼續睡。

真的很奇怪,我還是一直覺得這是伊迪絲的房子,儘管嚴格說來是我的房子。也許一輩子生活的軌跡,很難一下就抹去吧……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就算過了五十年,我還是會覺得這是伊迪絲的房子。

她溜出前門,開始繞著房子走。早上搜尋時是如此驚慌,她已記不清泥土小徑的入口到底在哪裡,但她知道是在房子的後方。她走到樹林前,沿著樹林的邊緣走,尋找那狹窄的入口。

她在兩棵斑駁垂危的樹之間找到入口。從旁邊還看不出來裡面有條泥土小徑,直到她站到正前方,才看到泥土小徑蜿蜒在粗大的樹幹之間,延伸好幾公尺,直到消失在遠方。

她望向天空最後一眼,確定還有時間在入夜之前趕回來,儘管太陽已漸漸西沉。她踏進兩棵樹之間,走入樹林中那另外一個世界。

世界瞬間改變。之前站在草地上時,陽光燦爛而溫暖,但是在樹林裡,光線是昏暗蒼灰的。重重的陰影裹著樹幹,伸向愛卓的四肢,使她全身發冷。她拉起外套的拉鍊,雙手抱胸,開始大步前進。

泥土小徑不知道是刻意闢出來的,還是幾十年來被腳踩出來的。小徑很狹窄,不時得彎身躲避或迂迴前進,地上盤根錯節的樹根已凹陷磨損,似乎已被踩過上百次。是伊迪絲嗎?

鳥在四周咯咯啼叫。聽起來憤怒急躁,她納悶鳥兒們是否跟她一樣懼怕日落。

泥土小徑並不長且漸漸寬廣起來,然後便突然進入小空地。愛卓駐足在那道自然的邊界,盯著那塊墓碑。

它像個萬惡之源聳立在地面,是視野中唯一一個人造的物體,孤立在群樹當中,彷彿樹木都想彎離它。小空地上沒有草、沒有植物,僅有一層腐爛的落葉覆蓋著地面。

愛卓踏近一步。墓碑前露出一層土壤,在瑪莉恩掘過的地方,依舊因潮溼而顏色深沉。掘出的坑很淺,但是看起來真的很像是她想挖個洞放棺材。

這對一個全身受凍、精神恍惚的女人來說多吃力啊,尤其又是在走了這麼多路之後。

愛卓想像她朋友躺在那裡,皮膚如蠟一般蒼白,空虛的眼神瞪著上方交錯的樹枝。她一陣哆嗦,然後走向墓碑。

墓碑是深沉陰暗的灰色,看起來很老了,儘管四周的樹林已為其擋去風霜的侵襲。形狀是傳統的長方形配上半圓形的頂部,邊緣一道裝飾性的凹槽使它看起來不會太平淡。

墓碑平滑的正面刻了字。愛卓又靠近一步,在昏暗的日光下彎腰去讀。

E艾許本

已被遺忘 但未離去

她默念那個詭異的句子,皺起眉。這是個玩笑嗎?是有人惡作劇,跑到這裡把這幾個字刻上去嗎?不,不可能,刻痕太整齊精確了,不可能是外行人弄的。

難不成是伊迪絲指定要這樣的墓誌銘?如果是的話,為什麼她的墓在這裡?我以為她會葬在小鎮的墓園裡。

愛卓站直,雙手摩擦身體兩側,周圍的寒意直透骨髓,這很奇怪,畢竟今天是個溫暖的晴天,而且她還穿著外套。

一股刺痛、電擊般的觸感瞬間襲來,使她寒毛直豎。樹林一片沉寂,鳥兒憤怒的吱喳聲已寂靜下來,就連樹葉的沙沙聲也緘默了。

她驚慌地抬頭,透過樹枝的間隙瞥向天空。天色已暗,比她預期的還要暗,但仍未全黑。還是薄暮時分。

我可以感覺到,像……電擊……信念……刺激……

她在腦中掙扎著找到恰當的詞彙去描述那感覺。她的身體感覺到它,就如同站在電纜下那樣,同時又充滿強烈的情緒,就像是想要尖叫卻無法吸氣,或是毫無理由地想要大喊。她無比確定自己現在應該拔腿就跑,逃出樹林,趁太晚之前遠離這個地帶,但是她完全不知道為什麼。

而那感覺越來越強烈。

她一陣反胃,從墓邊往後退。她的雙手在顫抖,急促吃力地喘息,脈搏加快,身體進入戰鬥模式,把腎上腺素輸送到全身四肢,關閉腦中理性思考的部位。

一個聲音潛入她的意識邊緣,她覺得在正常狀況下不會聽到這個聲音,但是現在樹林裡一片死寂,那細微的刮掘聲爬入她的耳中,鑽進她的腦裡。

跑。

這是那觸感出現後,第一個條理清晰的想法。她轉身就衝進樹林,既不留意方向也不尋找那狹窄的小徑。樹木濃密,交錯糾結。她被樹枝困住,但是用力掙脫了。

頭頂上,薄暮正轉為黑夜。地平線上那一抹晚霞還會殘留一分鐘,之後月亮便會主宰夜空。

她上氣不接下氣,腳步沉重地往前跑,一路上樹葉被踩得嘎吱作響,樹叢沙沙作聲,但是都不足以掩蓋那陰魂不散、隱隱約約的刮掘聲,像指甲拖過土壤的聲音。

她整個意識都集中在回到艾許本大宅。屋裡是安全的,有堅固的牆壁可抵擋攻擊,有遮蔽、溫暖與亮光。在屋外,她脆弱不堪;在屋外,她的腳踝可能會被那刮掘的手指抓住,然後一路尖叫地被拖回樹林的中心。

她衝出樹林的邊緣。盲目的奔跑使她離開了原來的路線,但並沒有偏離太遠,屋子像座偉大的建築物聳立在她的右手邊,她奔向前門,幾乎喘不過氣,心臟彷彿隨時會爆裂。她轉動把手,跌進玄關,在身後一腳把門踢上。

屋外,群鳥在一片嘈雜的吱喳聲中衝出樹林。

看更多好書內容

  • 惡靈莊園 2019-07-17
關鍵字: 樹林電腦小徑泥土伊迪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