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美國社會最強的刻板印象之一,就是黑人與犯罪之間的連結

偏見的力量BIASED
偏見的力量BIASED

數年前,我的兒子艾佛瑞特(Everett)和我在飛機上。他那時五歲,睜大眼睛,好奇地看著一切。他轉頭看到一位黑人。他說:「嘿,那個人看起來像爹地。」我看著那個人。其實一點也不像爹地——完全不像。我四處張望,想看到艾佛瑞特說的是誰,但是飛機上只有這一位乘客是黑人。

實在是很諷刺:一位研究種族的專家,必須對她自己的黑小孩解釋,不是所有的黑人都長一個樣。我停頓了一下,想到了孩子看世界的方式和成人不同,或許艾佛瑞特看到了什麼被我忽視的元素。我決定再仔細看一下。

身高,不像,他比我丈夫矮了十公分左右。我研究他的臉,五官都不一樣。我看他的膚色,也不像。然後我看他的頭髮,這個人有著一頭長長的辮子,艾佛瑞特的爸爸是禿頭。

我轉頭看我的兒子,正打算跟他說教,就像我在班上教訓缺乏觀察力的學生一樣。我還沒開口呢,艾佛瑞特抬頭看我,說:「我希望他不會劫機。」

或許我聽錯了。「你剛剛說什麼?」我問他,一心希望我聽錯了。他又說了一遍。這個大眼睛男孩試圖理解世界,用著他無辜、甜美的聲音說:「我希望他不會劫機。」

我快要生氣了。「你為什麼這麼說?」我試著用最溫和的聲音說:「你知道爹地不會劫機啊。」

他說:「是啊,我知道。」

「那你為什麼那樣說?」這次,我的聲音降了八度,變得嚴厲了。

艾佛瑞特抬頭看我,面容哀傷,嚴肅地說:「我不知道我為什麼那樣說。我不知道我為什麼那樣想。」

光是回想這個故事,我就感覺到當時我有多麼痛苦。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大廳裡的觀眾,我看到大家的表情都變了,眼神變溫和了。他們不再是穿著制服的警官,我也不再是大學的專家。我們都是家長,無法保護我們的孩子,讓他們不要接觸這個瘋狂而可怕的世界。世界深刻地、隱微地、無意識地影響著孩子們,他們——以及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會這樣或那樣想。

我的心情沉重,繼續說:「我們生活在如此嚴重的種族歧視之中,即便是一個五歲男孩都可以告訴我們,他擔心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即便沒有敵意——沒有仇恨——黑人與犯罪的聯想都滲入了我五歲大的兒子心中,滲入了所有的孩子以及我們所有人的心中。」

我結束演講,邀請大家提出問題,或分享他們自己的故事。事前就有人告訴我,不會有人開口的。果然。但是等到大家都離開之後,有一位警官留了下來。他走近舞臺,我也走下舞臺迎向他。警官跟我說:「你跟你的兒子在飛機上的故事,讓我想到我在街上的一個經驗。我已經很久沒有想起這件事了。」

「那一天,我便衣出巡。我遠遠看到一個人,看起來不太對勁。這個人看起來很像我——你知道的嘛,黑人,一樣的身材,一樣的身高。他鬍子很亂,頭髮也很亂,衣服有破洞,看起來就是一副要做壞事的樣子。他開始往我這裡走來,當他越來越接近時,我覺得他身上有槍。我心想,這傢伙不對勁,這傢伙有事。

這傢伙正在走下山坡,靠近一棟很棒的辦公大樓,有整面玻璃牆的那種辦公大樓。他走過來的時候,我一直覺得他身上有槍,而且很危險。

我走近大樓時,有一瞬間看不到他。我開始驚惶。忽然,我又看到他了,但是這時他在大樓裡面。我可以透過玻璃,清楚地看到他。他在建築裡面走著—跟我一樣的方向、一樣的步伐速度。

不對勁。我加快腳步,可以看到他也加快了腳步。最後,我決定突然停下來,轉身面對這傢伙。」

「他也停了下來,我面對面看著他。」警官對我說:「我看著他的眼睛,非常驚訝。我這才明白,我其實正在凝視著自己。我害怕的那個人竟然是我自己。我在鏡面牆上看到的是我自己。整個過程裡,我都是在跟蹤自己。我在剖析自己。」

故事一個一個地冒出來。每次演講,總是有人來告訴我一個故事——這些故事不但讓我更了解警方與社區的關係,也更了解人類的困境。

這本書就是要檢視「內隱偏見」(implicit bias)——我們有何偏見、偏見如何產生、如何影響我們、我們能夠如何面對。「內隱偏見」不是要用一種新的方式說某個人是種族歧視者。事實上,你根本不需要有種族歧視,就會受到內隱偏見的影響了。內隱偏見是一種曲光鏡,由我們大腦的結構與社會的不平等造成。

對於種族,我們都有自己的想法,即便是思想最開放的人也是。這些想法能夠影響我們的認知、注意力、記憶和行為——我們有意識的覺知或刻意的動機都無法改變這項事實。我們對於種族的想法受到刻板印象的影響,我們每天都會接觸到這些刻板印象。美國社會最強的刻板印象之一,就是黑人與犯罪之間的連結。

根據刻板印象形成的聯想非常強而有力。只要有黑人臉孔在場,即便只是出現了一下下,我們其實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張臉,都會讓我們更快地看到武器,或是想像現場並不存在的武器。只要想到暴力犯罪,我們就會把視線從白人面孔挪到黑人面孔上。雖然膚色黝黑本身不是一種罪過,但是當黑人犯罪時,如果他的臉孔有比較強烈的黑人特徵,陪審團會比較容易做出死刑的決定,尤其當受害者是白人的時候。

從幼兒園退學,到公司領導地位,處處可見偏見可能導致種族不平等。種族不平等則反過來再度加深偏見。例如,知道絕大多數的暴力犯罪者都是年輕黑人男子,會加深對黑人整個種族的偏見。這個偏見將在各個層面上影響我們對黑人的看法—無論是坐在教室或是咖啡廳裡,無論是是領導一間大公司或是努力撲滅加州野火,都有刻板印象的陰影。

本書裡,我會讓各位看到,在我們的生活中,種族偏見如何以各種令人驚訝的方式影響我們的決定,不管是購屋、僱用員工、對待鄰居都是。偏見不限於生活的某個層面。偏見不限於某種專業、某個種族、某個國家,也不限於某一種刻板印象的聯想。本書內容主要是我對「黑人與犯罪的聯想」的研究,但這不是唯一值得深究的聯想,黑人也不是唯一受到影響的族群。在犯罪司法的範疇裡,無論我們屬於哪個社會族群,或是我們對哪個族群有偏見,研究內在偏見都可以更寬廣地教導我們,我們是誰、我們的經驗真相、我們能夠成為怎樣的人。

人們可以在各種特質上帶有偏見——膚色、年紀、體重、族裔、口音、殘障、身高、性別。我談論的主要是種族偏見,尤其是黑人和白人的族群,因為這個主題在研究偏見的學術圈裡研究得最多,也因為黑人和白人之間的種族互動非常戲劇性,對社會有強大的影響力,並且已經存在很久了。在美國,幾世紀以來,黑白之間的緊張甚至影響了我們如何看待其他族裔。

我們需要看看鏡子,才能面對內在偏見。要了解內在種族偏見對我們的影響,我們必須看著鏡子裡自己的眼睛——就像那位便衣警察發現自己一直在跟蹤自己時,看著他自己的眼睛那樣——才能真正看到刻板印象和潛意識的聯想如何形塑我們的現實。一旦承認了恐懼與偏見的曲光鏡的存在,我們就更能看清楚彼此。我們將能更進一步,清楚看到偏見帶給社會的傷害與破壞。

我們的演化歷程和當前文化,致使我們無法擺脫偏見的控制。改變需要我們用開放的心胸注意這個議題,這是我們都做得到的。無論是我們想要改變自己,或是改變生活、工作和學習的環境,我們都可以從很多成功的做法中學習,也可以藉由一些新的思維建構新的態度。

本書呈現的是我的旅程——我發現的現象、我聽過的故事、我遇到的掙扎、我獲

得的鼓勵以及成功。我邀請各位一起來經歷這個過程。

看更多好書內容

  • 偏見的力量BIASED 2019-08-30
關鍵字: 我們偏見自己影響犯罪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