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教頭葉國輝的棒球人生 身心靈發展比球技重要

華興棒球50年 華興棒球人的珍貴故事
華興棒球50年 華興棒球人的珍貴故事

方圓球場以處世,曲直球路知應變;攻守進退求有方,勝負得失即人生。

(葉國輝座右銘)

一九七○年代,風雲動盪的年代,一九七一年我國退出聯合國、釣魚台事件,全國人民士氣遭受空前打擊。幸好,一九六九年來自台灣各地的小學生組成的金龍少棒隊,首度在美國威廉波特城摘下小聯盟體系的「世界冠軍」,開啟了台灣小球員一連串稱霸的歲月,凝聚了國人的感情,提升了民族自信心。

一九七三年,世局動盪依舊,第一次石油危機、巴哈馬獨立、阿富汗共和國立國、南北越巴黎和會、美國參議院對水門事件舉辦聽證會,蔣經國提出十項建設的前九項……。

這一年,華興青少棒隊取得隊史第一次全國代表權,並且在美國印第安納蓋瑞城,拿下青少棒的世界冠軍。

華興中學棒球隊的成立

一九六九年,為了讓為我國獲得世界冠軍的金龍少棒隊球員繼續打球並延續方興未艾的棒球熱,華興中學吸收了這批小球員。同時間,遠在台灣南部屏東的美和中學則廣泛吸收未能取得我國代表權的「遺珠們」,少棒時的對抗,升級到青少棒,在往後二十五年(一九七二~一九九七),形成了「北華興、南美和」的史詩級對抗,每次對壘,總是吸引全國人民的關注,其程度不下洋基對紅襪、巨人對阪神的「世仇大戰」。

四分之一個世紀裡,華興總共五次取得我國代表權,而且在一九七三、一九七七、一九八六年獲得世界冠軍。

當球員們陸續升上高中,華興和美和都成立青棒隊,南北之爭延續下去,甚至當兩校球員高中畢業後,分別進入輔仁(華興球員為主)、文化(美和為班底)大學,世仇之爭延伸至「梅花旗」。如今,當國人把焦點放在中華職棒,甚至層級更高的日職、大聯盟時,別忘了華興、美和為台灣培育了多少棒球人才,是近代台灣棒球的搖籃。

葉國輝與華興棒球隊的奇緣

華興青少棒最初是從合庫借調方水泉、陳秀雄、杜勝三為教練,但在一九七二年輸給美和。之後,方水泉、杜勝三找來同是台南子弟、年僅二十五歲的葉國輝當球隊教練兼生活管理,四位教練被球員戲稱為四大天王。

歷史學家唐德剛說:「歷史有其偶然性及必然性。」葉國輝加入華興是偶然,打造隊史首冠則是必然的結局。

葉國輝在初三才加入台南的高中棒球名門南英商工,高一開始練投,在十七、八歲時是台灣高中第一強投,葉國輝說,名投譚信民在高一時想加入南英,但因高三的葉國輝佔住了頭號先發的地位,自視甚高的譚信民才加入六信高商的棒球隊。除了投球,葉國輝也是打擊高手,曾在全國「中上」青棒賽創下百分之百的打擊率,是大谷翔平級的「二刀流」球員。

高職畢業,自認沒機會考大學的他因為有機會保送大學,婉拒了特地從台北南下的方水泉的邀約(合庫)。大專畢業後轉服預備軍官役,因派駐外島兩年,無法借調回本島球隊,和棒球脫節兩年,退伍後才被杜勝三延攬到華興當教練。如果當初他按照當年高中或社會隊的SOP,就不會有和華興這份偶然的緣分了。

帶兵哲學

葉國輝第一次到華興當教練,只有一年半的時間,但這一年半教練的歷練,為他日後的大學、社會隊教練工作,到棒協訓練組長、球評,甚至跨行當「羽協副祕書長」,提供了足夠的養分。

「投手負責前五局,教練肩負後面四局的考驗」、「輸球教練扛、贏球選手享」。贏得比賽,鎂光燈聚焦在勝投、打擊功臣,而審時度勢、運籌帷幄的教練往往少人提及;輸了比賽,千夫所指,要有肚量和血吞。

葉國輝說,一九七三年美國的世界大賽是夜間比賽,即便在七、八月間,地處大湖區的蓋瑞城,晚上也非常冷,球場的草皮上也有露水。他到美國前就訓練選手突襲觸擊,可利用露水帶球跑出安打,不僅余宏開等選手一頭霧水,連教練團都不怎麼認同這種「偷點」的方式。

結果,第一場比賽,冷手冷腳的華興就一路落後,比賽後段,葉國輝發現美國投手身材高大但動作不靈活,草皮露水更多,就下令李文瑞偷點,造成投手滑倒,扳平比數更逆轉戰局。頭過身就過的華興不但免於落入「敗部」,更一鼓作氣五連勝拿到華興青少棒隊史第一座世界冠軍。

「知兵要帶心,知兵才能識兵」、「我願因培育新球員而遭受打敗受責,也不想只用老球員而常勝」。

一九七三年那屆的華興好手雲集,有林華韋、蘇豐原、黃志雄、盧瑞圖、李文瑞、余宏開,葉國輝認為每個位置至少要有兩個球員,但球隊只有十四個名額,因此他要求選手們要有「全才」的本事,他看上極為聰明的孫金鼎,而自律甚重的孫金鼎不負所望,投、打、捕,樣樣來,更內(野)外(野)兼修,「要命的是,他樣樣都很厲害!」葉國輝回憶起這個華興棒球隊「工具人」,仍然嘖嘖稱奇。

另一個例子就是那時還是國二的李宗源,沒錯,二次世界大戰後第一個加入日本職棒的台灣選手。山東籍的李宗源身高一百八十公分,柔軟度好,但脾氣硬、控球差,葉國輝和杜勝三聯手進行改造。

葉國輝說,他要求李宗源投到九宮格的指定位置,如果沒投到指定位置,便罰他自己輕輕打一下自己的耳光。李宗源起先還覺得好玩,後來才抗議為什麼只有他接受這種不平等待遇?葉國輝告訴他:「全校六、七百個師生對你的改造是否成功寄予厚望,而且我們有七十多個選手(含高中組),你又只是國二生,你一定要比別人強!」因為方法得宜,加上李宗源本身過人的天分,才兩、三個月就改進了控球不穩的毛病。這時葉國輝又要求教練團儘量少讓李宗源曝光,到了全選拔的冠軍戰才以伏兵之姿出現,打敗美和,奪得全國冠軍。

葉國輝再度任教華興(青棒)已是一九八八年了。現在的球探兼名球評「耿胖」耿伯軒當時還是國三的捕手,葉國輝相中他驚人的臂力,改練投手,後來耿胖也一度赴美發展。

自創「五言」教練心法

「擠廁所夜讀、闢室供夜讀。淋雨勉球員、半夜巡蓋被。心疼書唸少、買書送球員。」「長髮理光頭、違規慢放假」、「沒有教不會,只有不會教」……這不是劉伯溫的〈燒餅歌〉,也不是歌仔戲的「四句連」,這是葉國輝密密麻麻、五字一句的教練心法的一部分。

葉國輝帶兵首重紀律,在幾十年的教練生涯,他幾乎不曾對球員動手過,唯一的例外是一位唸國二的同學,有一次以感冒為由請假,卻被發現和學校的女同學嬉鬧,葉國輝一氣抓住他的上衣,失手將他的上衣扯破。事後,葉國輝立即還他一件新的上衣,葉國輝並且反省,動手是自己沒智慧,如果只有靠打罵,是沒有資格當教練的,所以他開始想辦法教導球員。例如,對師長沒禮貌的,就叫他對著大樹敬禮;違反規定的,在假日先留下來練完球再放假;屢勸不聽的,就「威脅」請家長到校……。

葉國輝認為,當師長者最忌「不教而誅」,所以他先和球員約法三章,球員們對處罰也都欣然接受。葉國輝記得,當時的蘇豐原長得帥,極有女生緣,每晚分發信件時,有八成是他的信。那時球員每兩周要剪一次頭髮,有一回蘇豐原和余宏開沒在規定期限理髮,笑嘻嘻地「自首」,告訴葉國輝知道該怎麼做,隔天兩人就自動理了個大光頭了。

雖然重紀律,但葉國輝也不是獨裁者,他鼓勵球員有自己的想法,甚至歡迎來踢館辯論。他說,球員中以黃宏茂口才最好,有一次辯不過教練,就故意在小地方打轉(以現在流行的術語就是「跳針」),葉國輝就說:「如果你真的認為自己是對的,明天要不要請家長來一趟學校?」然後,黃宏茂的眼眶就紅了。

對球員身心靈發展的影響比球技還重要

葉國輝自幼「重文輕武」,常自嘲是「一介武夫」,所以鼓勵球員們要好好讀書。華興和其他球隊不同的是,即便頭上頂著世界冠軍,都必須把榮耀放一邊,「隨班就讀」,平均打散到各班和普通學生一起唸書,也就是沒有所謂的體育班,球員們上課到下午三點半後才開始練球。

校方一視同仁的對待,球員們在課業上就不敢馬虎了。當時二十五歲的葉國輝,是教練、球隊的生活管理員,也是球員們的大哥,教練團也只有他一人住在學校的宿舍,和球員全天候相處。他發現每晚熄燈後,球員們會到廁所就著昏暗的燈光讀書,而且廁所很小,非但只能站著讀書,還必須「輪班」唸書。於是葉國輝整理了宿舍裡放置球具的房間,搬來許多桌椅,讓球員有較好的讀書環境。葉國輝還記得,劉秋農會為了熬夜讀書而猛灌咖啡。劉哲志的父母重視教育,葉國輝徵得教練團的同意,讓劉哲志周六上午的練球時段可到校外補習。

球員去上課時,葉國輝向老師們查詢球員上課情形,並據此在每晚就寢前向球員訓話,以掌握球員的狀況。北部多雨,訓話時遇到下雨,他讓球員站在屋簷下,一個人站在雨中淋雨,算是葉國輝一種「沉默的溫柔」吧!

華興棒球隊重視讀書的「隊風」,前後出了陳智源、李宗洲、周德賢、黃士魁、曾慶裕與康正男等六位博士,碩士也有三十多位,林華韋除了是日本筑波大學的碩士,現在更是台灣體大的校長。謝長亨、黃武雄、王清欉、康正男等人考進師大,具有教師的資格;黃清輝、孫金鼎更考進台灣最高學府台灣大學。

此外,華興畢業的球員除了升上成棒、職棒、日職、美職,也有人擔任裁判、經紀人(如王建民的首任經紀人宋名豐)或球探(如耿伯軒、李朋坡與王金勇),華興時代打下的基礎,讓球員日後有多元性的發展。這對葉國輝本人也頗具啟示,後來他從棒球跨行擔任羽協副祕書長,之後又投入其他領域的工作,他說:「上帝為我們關上一扇門時,也許旁邊小窗戶的view更佳。」

熄燈號

國中聯賽制度實施後,禁止跨區就讀,只能吸收北部的球員,而且其他球隊崛起,老牌的華興和美和的成績大不如前。二○○一年,學校政策改變為升學導向,校方認為球員會降低升學率,打算解散球隊。葉國輝在棒球隊校友的請託下,到董事會向董事長辜嚴倬雲說明,他以華興出過六位博士及三十多位碩士為例,希望董事長讓球隊保留下來。

只是,大趨勢使然,儘管林華韋等校友大聲疾呼,「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華興青少棒只多存續三年,終於在二○○三年解散,青棒隊也在四年後解散,見證台灣戰後棒球發展近四十年的華興棒球隊吹起了熄燈號。

第一屆華興球員入學時,學校還沒有棒球練習場,球隊只能在操場練習,甚至也搭過軍用大卡車到台北市立棒球場練球。後來蔣夫人決定在學校後方的樹林蓋一座球場,並請來工兵部隊來支援,花了一年時間蓋好一座球場。葉國輝回憶初次到華興任教時的情形,他說那時蔣夫人真的很注重的教育,對球隊也十分支持。

新的經營階層有新的思維,沒有孰是孰非的問題。只是,對很多人而言,他們或許不在意、也不記得華興中學的升學率是多少,但他們永遠記得一九七三年林華韋領軍的華興打敗有楊清瓏和徐生明的美和,一九七七年謝長亨為主的華興打敗有郭泰源的台南復興,那個美好的年代,那些史詩級對抗的戰役,永遠萬古長青。(陳俊文/整理)

看更多好書內容

  • 華興棒球50年 華興棒球人的珍貴故事 2020-02-05
關鍵字: 葉國輝球員華興教練棒球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