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為什麼書生總是偶遇狐仙?

時尚宗教學
時尚宗教學

人和狐狸的戀愛故事,算是古人和動物愛情的經典傳奇之一。這類經典母體,曾頻繁出現在《搜神記》、《廣異記》、《集異記》裡面。當然,《聊齋志異》裡更是不少見的。

《聊齋志異》五百多篇故事,其中寫到狐狸、狐仙、狐狸精的,就有七十多篇,占總數的百分之十四。在寫狐的篇目中,又有三十多篇專寫「人狐情未了」這類主題。也就是說,如果你生活在《聊齋志異》的世界裡,在路上陸續遇見過一百位書生,那麼其中就有六位與狐仙有過偶遇的故事。這種概率雖不見得特別高,但在書生與動物的戀情故事裡,狐仙顯然博得了頭籌。不得不說,人狐戀情確實是古人居家、旅行與交遊的必備八卦。

人狐為何相戀

就像人間的婚姻一樣,有的人結婚出於真情,有的出於利益,有的出於指腹為婚,有的出於無可選擇,將就著過。人與動物相戀,原因大抵也不出此範圍。人狐戀本已獨闢蹊徑、異類冠絕,而如此種種,非沖決世俗的羈羅教網不可。

凡事宜反求諸己。那麼,就人的角度而言,為什麼會愛上狐?

愛上狐仙的人,常是書生。這類人通常年輕,血氣旺、精氣神佳,容易導致狐仙勾引。而且有時頭腦簡單,極容易相信陌生人。

何況,書生整日待在書齋內,醉心科舉功名,社會事務、人情世故都不夠練達,更不像樵夫、農民或者老和尚、資深道士那般,擁有豐富的江湖經驗和驅魔知識。面對幻化為人的狐仙,書生們自然不懂如何辨識。即便是資深的道士,也不一定能降服狐仙。就像《醜狐》裡的那位貼符作法的道士,面對狐仙攪局時,也一樣嚇得落荒而逃。

不過,我們也不能對人過於苛求。有時候,人狐戀的關鍵原因,可能還不是出在人的身上。狐狸長相本就妖媚,遠超其他動物。至少很難聽說有人戀上狗仙、鳥仙。

在自然屬性上,狐狸就有不可複製的先天優勢。繼而,狐已成仙,仙即不老,永葆青春,那魅力可有多大?即便是成妖的狐,也有幻化為美人的能力,形象實在太美,極容易吸引他人。愛美之心人皆有,不能責備人們太軟弱,只能怪狐仙過於美麗。

再有,古代男女未婚之前,其實很難常見面。《牡丹亭》的遊園驚夢,為何發生在後花園?實因杜麗娘乃大家閨秀,足不能出戶,很難見到除父親和私塾先生以外的第三位男性。既見柳郎,心思難寐。

對於年輕男子而言,雖然行動的自由度更大了,但也很難隨意與未婚的女性見面。家中貧困的書生,更是難上加難。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下,狐仙來去自由、四處遊走,當然比那些禁足的閨秀們自由。人與狐自然就容易相遇,相遇方有故事。

當然,並非所有相遇都有好故事,狐仙遇到的人也不一定都是清一色的善良書生。人狐情未了,也有可能是人太壞,而狐上了當。有的人就曾辜負過狐,騙了狐仙的財與色。

醜狐的深情

《聊齋》裡的狐狸,多以妖媚動人的形象示人。率真愛笑如嬰寧,俠義肝膽如紅玉,知恩圖報如小翠,都是蒲松齡塑造的狐界典範。

不過,並不是所有狐仙都是美麗魅人的,也有的狐仙長相頗為醜陋,實為「醜狐」。但這醜狐,貌醜心不醜,還頗講究以怨報怨,輕蔑忘恩負義之人。這種人狐情未了,是因狐被人辜負,由善轉惡,終而釀成悲劇。

蒲松齡就寫過這樣一位元醜狐,根據《聊齋異志》的前方報導,長沙有位元書生,因為太窮而買不起棉被。在這個寒冷的冬夜裡,凍得睡不著覺,只能無聊賴地在書桌旁,坐待天明。萬籟俱寂,只有北風透過紙窗,呼呼地吹。此時,吱,一聲響,門開了,走進來一位陌生的年輕女子,披著長袍,身材曼妙動人,只是臉上又黑又醜。書生起先驚為天人,細看轉而皺眉嫌棄,連忙開口:「你,你是誰?怎敢擅闖我家?」

那女子倒是不緊不慢,邊說邊靠近:「官人莫怕,我是狐仙,看您家中沒有棉被,冷得睡不著,特地來給您送溫暖了。」

書生聽罷,想起孔夫子的諄諄教導,連忙說:「什麼狐仙?我看你是妓女吧?走走走。」不過,書生心裡也在犯嘀咕:「都說狐仙美麗,怎麼輪到我就這麼倒楣?」

那女子聽了,也不生氣,也沒轉身離開,繼續溫聲慢語:「官人,此言差矣,我常在您家徘徊,見您溫文爾雅,心生好感。如果您答應與我長相廝守,我便把這個元寶送給您,作為定情信物。」說罷,就從袖子裡拿出金光閃閃的元寶,放在書桌上。

書生見此元寶,雙目放光,連忙說好,心中卻嘀咕:「天下怎有這等好事,金銀財寶送上門來。醜是醜了點,不過好在夜裡看不到臉,也無所謂。」只見狐仙把衣袍脫下來當做被子,與書生依偎取暖。隔天醒來,狐仙說:「官人,這個元寶拿著,去買件厚實的被子,再去添些衣物。只要我們永結同心,我便永遠對你好,你也永遠不用擔心會挨餓受冷。」

聽罷此言,書生心有感動,卻轉念一想:「畢竟這狐仙是妖怪,收下元寶尚可,與之相守一生,萬萬不可,不如先從它那裡拿點元寶,再除之後快吧。于我,收錢脫貧致富;於他人,除妖造福社會,兩全其美。」等狐仙離開後,書生便把這件事告訴夫人,他夫人也贊同書生的計畫,就去買了新被褥,添置新衣物。

就這樣,這家人一起騙了狐仙。狐仙每晚來時,看到新被褥,又聽了書生的美言,心間頗感甜蜜。時光流逝,一年以後,書生已經脫貧,家中裝飾一新,出入華冠麗服。不過,狐仙送的元寶倒是越來越少。書生覺得,差不多是時候了,該啟動終極滅狐計畫。

書生便在門口貼了驅魔符,等狐仙再來,只見門前有道符,狐仙卻未受到任何傷害。狐仙一把撕了驅魔符,踢開大門。書生受了驚嚇,大步躲到床邊。狐仙破口大駡:「不仁不義之人!我對你那麼好,你竟然這樣對我!可憐你的這些小玩意,一點兒也傷不到我。你既然這樣對我,我就要從你這裡拿回當初給你的一切!」

大概因為過度氣憤,狐仙什麼也沒拿走,撂下狠話後,就轉身離開了。書生聽了,嚇得哆嗦打顫,趕忙跑到道士家,尋求幫助。道士出了主意,隔天就來作法。才剛布好法陣和道壇,道士便狠狠地摔了一大跤,耳朵竟然無故被割掉了。刹那間,像臉盆那麼大的石頭,從天而降,把傢俱砸得一塌糊塗,道士見狀,捂著耳朵就跑了。「妖怪來了,降不住了。」人們紛紛喊著跑路。只有書生留在原地,一臉發懵。

狐仙果真來了,還抱著一隻貓頭狐尾的怪物,指著書生,對怪物說:「去,把他的腳指頭咬下來。」那怪物一下子飛竄撲了過去,咬到了書生的腳趾。狐仙要書生交出過去一年騙走的元寶,這才作罷,帶著妖怪離開了。

故事其實還沒完,後面還有一些劇情。不過,這個人狐戀的核心場景,以及昭彰的主旨,基本如上所言。

俗話常說,夫不嫌妻醜,妻不嫌家貧。但這回,狐不嫌人貧,人倒嫌狐醜。試問,醜的到底是人還是狐?

狐的貓膩

人類對狐狸的愛恨情仇,其實古已有之。早在大禹時期,就有大禹偶遇九尾狐,娶了塗山氏的傳說。九尾狐因而成為象徵喜結良緣的婚姻大使。東漢時的《說文解字》還給狐賦予了多種德行,說它的毛色中和,行走有秩序,尾巴大,死時還會朝向巢穴所在的土丘。這些動物行為,也象徵著生殖能力強,邦國繁盛,家庭觀念強等品德。當然,凡物有褒有貶。同樣一部《說文解字》,也說過狐的壞話,說它是「妖獸也,鬼所乘之。」

從漢代開始,狐狸的美譽度開始下降,諸多學者開始把狐狸說成是淫婦的象徵。宋代朱熹更是貶斥狐狸,說它是「妖媚之獸」。這種觀念在文人圈子裡根深蒂固。當然,學者們的評語,並不能妨礙老百姓的追狐潮流。

唐代以後,人們競相追捧狐神,在家中祭祀,奉為家庭守護神,一時成為潮流。老百姓也流傳著「無狐魅,不成村」的說法。這兩種對狐的正反評價,一直在知識份子與老百姓、歷史和現實裡交織並存。

其實,神話也好,傳奇也罷,露臉說話的人基本都是男性。男性視野裡的女性,當然是作為一種被審視乃至懷疑的物件而存在的。對強大的女性,男人們自然抱以畏懼,或者輕蔑。對弱小的女性,自然抱以哀憐。對妖媚的女性,則心裡不免開花,而當這樣的女性為自己帶來禍害時,又將苦果推還回去。

同樣類比,正面表揚便是狐仙、天狐,廣建狐仙廟,以求良緣、保佑生育。而當負面批評時,狐就成了狐狸精,成了使人墮落、破壞婚姻、拆散家庭、毀滅國家的紅顏禍水。

以狐而喻,敬則為狐仙,畏則為妖,害則為狐狸精。從狐看人,也不過而已。

神叨至此,徐子偈曰:

人狐總是情未了,原因各有多方面。

單身男女相思難,狐仙妖媚惹人憐。

若人有負狐狸時,醜狐反倒情更深。

狐仙惹得鄉民拜,狐眼瞥見人世間。

看更多好書內容

  • 時尚宗教學 2020-02-13
關鍵字: 書生狐狸元寶道士故事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