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

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
把一手壞牌打好:一個台灣外交官的奮鬥心影錄

台大法律系初識

我於1970年進入台大法律系法學組就讀,猶記在台大新生訓練時聽到鄰座同學耳語:「司法組榜首的名字好土」。我找到名單一看:陳水扁。

在當年大學聯考的時代,絕大多數的考生是照各校錄取分數填志願;分數高者排前,分數低者列後。台大法律系法學組的分數高過司法組,因此法學組不中者會以些微差距落腳其後的司法組。但後來聽說此人大學聯考志願名單上只填司法組,而且一試就中榜首。換言之,他的成績寧可捨棄其他「高系」而選擇「低就」,顯然對台大法律系司法組情有獨鍾,令我好奇。

大一時法律系的若干課程是兩組合上,總人數約一百多人,得在當時的新生大樓教室才能容得下。第一次合體上課時,這位司法組榜首就坐在第一排中間(依上榜名次排座)。我注意到他的相貌與口音亦如其名,而且綽號就叫「阿扁」,鄉土得很。

據同學們轉述,阿扁是前一屆台大商學系的高材生,後來棄商從法、休學重考。可是當時為何不就近轉系,反而捨近求遠、還要耽誤一年?這些傳統的疑點,更加深大家對他的關注。

不久之後,在課堂上逐漸看出他修習法律認真與出眾的一面。在我記憶中,阿扁幾乎從不缺課,可是並不意謂他對老師的教導「照單全收」。

有一次,一位貴為系主任的某教授講到某一章節進行論述時,居然被阿扁當眾質疑其論點引述法條有誤。他語氣並不強烈,但在那個「老師張口講、學生寫筆記」的威權年代,一個大一新鮮人膽敢如此「犯上」,舉「室」震驚。幸好該教授從善如流,很有風度地修正收回。這一幕師生對話所顯示的知性與理性氛圍,讓我記憶良深。

宿舍生活點滴

阿扁來自台南,我來自高雄,我們均住在台大十一宿舍,而且寢室互為鄰居。該宿舍原本是僑生宿舍,每間寢室容納八人。我們入學那年開始,新校長閻振興為了打破僑生與本地生的界線,指示將所有僑生宿舍改為混合制,僑生與本地生各半,即每間寢室的僑生與本地生各為四人。

新制執行後,整棟宿舍(二層)充斥台灣的南腔北調,還夾雜著韓國、香港、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等國僑生的母語,好不熱鬧。「外來語」中以粵語占多數,那時節約能源,每天晚間十一時熄燈,於前十分鐘(10:50)會先熄燈二秒鐘,以示預警。登時一片漆黑,樓上樓下粵語的單字驚歎動詞「×」此起彼落,變成我們這些台灣本地生學會的第一個粵語單字。

講到僑生還有一段插曲。每逢週末傍晚時,十一宿舍附近偶而會見到一兩個某著名女校學生在樹下站崗。我涉世未深,一問才知她們與僑生有約。在那個台灣仍在戒嚴時期、政府並未開放國人出國觀光的年代,能與僑生結緣培養「國際觀」,自然是少女們的嚮往目標。

我「同居」的四位僑生室友中有位來自韓國,此君很用功,可是不在學業上,而是熱門音樂與社交。有次他突發奇想,在當時受年輕人喜愛的《創作》雜誌上「徵求筆友」欄中報了名,留下十一宿舍的通訊地址。

《創作》刊出後,信件(當然絕大部分為女生)如雪片般飛來,韓國「爐主」無暇一一拆閱,大方地邀請眾室友們分勞。在那個四大皆空(無手機、無網路,宿舍裡無冷氣、無電視)的物質匱乏年代,讀書之餘交個筆友調劑也無妨。大夥兒遂在成堆的信封中各取所需,我挑了一位字跡娟秀、姓名有瓊瑤小說中女主角般氣質者。

隔天晚上我就致函「女主角」,解釋為「爐主」代勞的始末,並且坦告我的本名。很快就收到她的回信,長達三張。信中字跡依然娟秀,也回應了一些談人生等的蒼白文青語詞。

有趣的是在信末她附了一段文字:「ps. 聽說台大十一宿舍是僑生宿舍,想必你也是個僑生吧?」

自從全寢室集體執行「筆友專案行動」後,我們每晚都會匯報各自戰果、交換心得。當晚我也將上述 文字提報,大夥兒討論該問題的動機後,一致給我結論與建議:「就看你要不要講實話了!」我一向篤信誠實,回信時老老實實地說明台大的新宿舍政策;其中坦承我不是僑生,而且來自南部高雄。

該函寄出後,一直到現在我還未接到女主角的回信!

台北市長室久別重晤

言歸正傳談阿扁。他在宿舍裡的生活節儉低調,常常埋首書牘,上述「交筆友」的行當,他是不屑一為的。

大三開始我們搬到徐州路法學院的第四宿舍,寢室又是互鄰。阿扁苦讀如昔、深居簡出,只是偶而早上盥洗時在走道上端著臉盆相互點頭。有天看到他在寢室門口逗留良久,逢人路過就嘴笑目笑(台語)地打招呼,一問之下才知他剛高中律師高考榜首。在當時律師大多由法律教授、司法官及軍法官轉任,少數餘額才由高考甄選,錄取率是0.1%,極為不易。一個大三學生一試就中,而且貴為榜首,難怪他如此高興。

畢業後我們各奔前程,我于役公職,他則從政。一九九四年阿扁當選台北市長,我在渥太華,其後調任華府。那時台灣民主化伊始,美加兩國政界人士都好奇地問我「在野黨人士」主掌首善地區,他的施政主張為何?對於台灣的發展前途會有什麼樣的影響等等問題。我跟阿扁疏於聯繫多年,也無從知道答案。但於公於私,同樣地感到關切。

一九九七年我自華府返國出差,聽外交部同事告訴我,陳市長曾在接見外賓時向外交部的陪同人員問及我的下落。我想到他市政繁忙,不便打擾,但為了回饋同窗情誼,乃請北美司同仁代向市長辦公室轉達賀忱與問候。不料隔天接到回音「陳市長要見趙組長」,並約定了時間。我依約前往,但在國外多年,不知市政府已遷往東區,還誤赴長安東路舊址,被計程車司機取笑了一番。

多年未見,昔日宿舍裡端著臉盆、穿著短褲的台南窮小子現已貴為首都市長。在市長辦公室裡我們久違重逢,自然歡忭。我不敢多言,想多聽他說。語過三巡後,他大概猜出我的心事,主動指著辦公桌旁立著的國旗向我表示:「趙麟兄,我心中是有國家民族觀念的。」

回華府後,我將對於陳市長的「第一手」觀察,在與美國政界人士例行餐敘談話中,酌予轉告。為了阿扁的念舊與撥冗接見,我也致函感謝他;函中將美國人士對於他的關注亦一併轉達。心想在台美兩國政界人士之間傳遞訊息,增進他們彼此之間的瞭解,也是外交官的職責所在。

兩、三週後收到阿扁的回信,居然是他親筆從頭寫到尾,這跟常見的官場文牘多由祕書代筆、正式繕打者大不相同。函中他託我在華府代為蒐集美國從事國際城市交流的相關資料,我鑒於行政倫理及尊重體制(當時國民黨執政),經將此事呈報駐美代表陳錫蕃大使。

陳大使寬宏大度,知道我與陳市長的同窗關係後當場允准。

阿扁四年市長任內政績斐然,迄今仍被視為歷來最卓越的台北市長,可是一九九八年競選連任失敗。敗選後他率同馬永成等市府昔日幕僚,前往美國進行「學習之旅」。一日路經華府,陳大使假雙橡園設宴款待,美處各組組長作陪。席間阿扁大概敗選情緒尚未調適,並不多話。我也多持沉默,尤其不願張揚我與主賓間的私交。

言談間有位美處同仁為了找話題,向阿扁問道:「聽說市長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的,認識趙組長嗎?」正在用餐的他抬起頭來,聲音宏亮地緩緩表示:「趙組長是我同班同學。」我保了半天的密,頓時全部破功!

被召見入府工作

2000年台灣總統大選,阿扁當選榮登大位。我也於那年夏天調返台灣,聽同學說阿扁上任後曾在總統府辦了個同學會,還曾私下順口問道我回來沒有,建議我應該去看他。

我當時忖度,他已貴為國家元首,我身為公務人員,必須恪遵制度,不可貿然晉見;而且我被內定將接任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司長,在新職發布前尤應保持低調。那位同學改建議我寫封私函,以回應他的關心。我憶及「陳市長」當年給我的親筆長函,遂採納同學建議,寄了短信向總統報告已回國,不言其他。

夏去秋來,逐漸淡忘此事。十一月下旬,接到總統府機要室某友人電話,通知我將十二月某日晚間六點半時間保留。

我以為邀約飯局,直覺地問「哪個餐廳?」

「什麼餐廳?」

「你不是約吃飯嗎?」

「不是,是老闆要見你。」

「哪個老闆?」

「你說哪個老闆?」

(我也猜出誰要見我了)

「有說什麼事嗎?」

「沒說。」

「還有別人一起見嗎?」

「沒有。」

電話掛了之後,我想陳總統召見必有重要事情垂詢。而當時正逢美國大選揭曉後,共和黨小布希(George W. Bush)與民主黨高爾(Albert Gore)之間為了重新計票糾紛爭執之際。

此事結果也將影響台美關係走向,諒為台灣新總統所關切,我遂準備了一些資料。

晉見當天,阿扁果然問到該事,我有備而去,妥予回答。談完正事後他突然跟我問及別事:「你來總統府幫忙如何?」

「?」

「第一局請你負責。」

「第一局做些什麼?」

「......(總統說明,從略)」

「可是我羈旅國外多年,疏於國內政情,恐難勝任。」

「你別客氣。第一局同仁都很優秀,他們會幫你忙的。」

「可是外交部已安排我接任條法司長︙︙」

「我看到《自由時報》的報導了。司長是十二職等,第一局長卻是十四職等。」

「可是......」

「好了,你明天就把履歷資料送到總統府來。」

「送給誰?」

「......馬永成祕書。」

從上述對話可見當時的我在意外之時方寸已亂,向總統提了些冒昧、甚至犯上的問題。可是他不以為忤,還耐著心回答。

走出總統府時已是晚上七、八點,仰望凱達格蘭大道上的月光,彷彿身處夢中,久久才回過神來。

看更多好書內容

  • 把一手壞牌打好:一個台灣外交官的奮鬥心影錄 2020-03-28
關鍵字: 阿扁宿舍市長僑生總統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