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陳明律/駕馭花腔七十載 直抵人聲最高音

隆冬歲末,正是天寒地凍的時節,一群歡慶完耶誕的孩子剛上了床,嘴角還掛著笑意,突然一陣電話鈴響敲碎了寂靜的夜,陳同白壓低聲音回應了幾句,隨即喚醒所有孩子,「把最厚的衣服穿起來,有多少穿多少!」

陳明律/駕馭花腔七十載 直抵人聲最高音

一行人什麼都沒帶,就忙不迭跳上接應的卡車,此時馬蹄聲自遠方傳來,姚冬玉緊緊抱著還未滿月的兒子,女兒陳明律則與三個妹妹縮在棉被裡,直到帶刀帶槍的軍隊轉了幾圈離去後,他們才疾駛出城。

從上海逃到廣東,再從廣東轉往內陸,八年間他們四處流離,捱到對日抗戰勝利後,有著「中國漁業之父」美名的陳同白才有機會回到沿海任職,不過他卻毫不猶豫地選擇到臺灣扶植漁業,也使陳明律得以結識啟蒙老師。

其後,陳明律靠著天賦及苦練,終於以花腔女高音之姿,一步一步成為名滿天下的聲樂家。

從芭蕾步入聲樂 人生大轉彎

陳明律/駕馭花腔七十載 直抵人聲最高音

在對日抗戰之前,陳明律學的是芭蕾,當時她連小學都沒上,全無舞蹈根底,還比同學小了好幾歲,老師便派兩個人特別指導她,「結果她們拿著棍子要我側滾翻,我哪會啊?只好傻傻站在那,兩次之後就不想去了。」陳明律說。

於是她改學踢踏舞,所幸這次耐足了性子,頗有小成。基於這股興味,陳同白便帶她上劇院欣賞歌舞團,謝幕後陳明律還賴在門口不走,縱聲大哭起來,陳同白只好硬把她抱上黃包車,匆匆趕回家。

烽火無情,下一次再踏進劇院時,陳明律已經來到臺灣,也成為亭亭玉立的少女。那天爸爸又帶著她上中山堂欣賞表演,陳明律本來以為是一場歌舞團,正欣喜不已,想不到去了現場才知是省立交響樂團的演唱會,她只得坐在位子上,心不在焉地環顧四周。

歌者出場了,遠遠望去是一位瘦小的女生,模樣十分不起眼,不過當她一開口,陳明律立刻嚇得從座位上跳起來,「怎麼個子這麼小一個人,聲音卻那麼大,而且還不用麥克風!」整場表演下來,陳明律聽得如癡如醉,猶如墜入另一個花花世界裡。結束後爸爸問她要不要學唱歌,陳明律興奮得手舞足蹈,其後便拜了那位臺灣第一女高音留日聲樂家林秋錦教授為師,人生也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隱身幕後 唱紅國民歌曲

陳明律/駕馭花腔七十載 直抵人聲最高音

一開始,師徒倆根本無法溝通,林秋錦僅會日語,陳明律僅通廣東話,只好老師張開嘴巴、學生就張開嘴巴;老師唱著「啊啊啊」,學生就跟著「啊啊啊」;老師伸手指一指鏡子,陳明律就張嘴對著鏡子……

接下來的日子,只要陳明律嘴巴空著時,就是不斷練習,一天起碼練六個小時以上,因此雖僅16歲,已擁有站上中山堂的舞臺演唱的實力。民國38年,陳明律時年高二,上海國泰公司在臺拍攝電影《阿里山風雲》,劇中歌曲〈高山青〉本要由女主角吳驚鴻演唱,不過其唱功還未臻理想,只得另覓人選代唱,陳明律就搖身成為幕後的演唱者。

後來〈高山青〉成為膾炙人口的國民歌,陳明律卻始終保守這個祕密,「因為老師不准我們唱流行歌!」陳明律指出,早期音樂界的門戶之見較重,古典樂派自認正統,流行樂則被視為油腔滑調,因此老師嚴禁學生越界。幾十年後,陳明律無意間跟丈夫談起此事,經過幾番傳播,祕辛終於公諸於世,也讓陳明律十分難為情,「要是我的老師還在世上,一定會氣死的!」

接著,這首歌的作曲家周藍萍屢邀陳明律為電影配樂,但陳明律頻頻婉拒她的好意。就這麼推託了十幾年,陳明律也從高中、大學、交響樂團再回到母校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系任教了,才勉為其難答應。不過她立了一個條件,「一定要唱正統的!」周藍萍一口允諾。

沒多久,「一朵小花……啊……」的婉轉高音再度流傳在大街小巷。不過陳明律透露,當時她對曲譜雖沒意見,但是樂隊奏了幾小節後,「我就發覺完蛋了,這是流行歌班的樂隊!」然而事已至此,陳明律還是硬著頭皮把歌錄完,結果隔天嗓子就啞了,她說:「那是我這輩子唯一把聲音唱壞的一次,因為整個晚上都用最高的幾個音。」

華麗唱功 既高且快

陳明律/駕馭花腔七十載 直抵人聲最高音

歌唱人人都會,但高音卻須具備一定的火候。陳明律指出,鋼琴最中間的琴鍵叫做Middle C,往上兩個八度,就是High C,一般女高音能唱到這裡便差不多了,但花腔女高音卻可以超越High C,直抵人聲的最高音。

花腔還有華麗修飾的意思,演唱者唱到高音時,會又急又快,並且發出類似「格格格格」的鳥叫聲,這種技巧就叫顫音或跳音;花腔的曲風也偏向敏捷、明亮、快樂、活潑,像莫札特〈魔笛〉的片段「夜之后」就屬之。

正因花腔唱法既高且快,演唱者的練習時間也比別人多上十倍,陳明律笑稱:「我們唱花腔的最划不來了,假設花腔跟非花腔都唱兩分鐘,別人只要唱兩面譜子,我就要唱十面!」

為了達到這種境界,演唱者必須不斷練習發聲技巧及控制呼吸,最基本的就是將發聲的部位提高、呼吸的氣息下降。正式登臺前還要禁語幾天,陳明律說:「那時候只能搖搖頭或點點頭,害得媽媽常以為我有毛病,所以我也沒那麼乖啦,都是表演當天才躲起來不見人。」

追索歷史 傳承藝術

儘管小心翼翼呵護,聲樂家的聲帶也會隨年齡老化,尤其花腔女高音過了四十歲後,就很難唱出原本的華麗與速度,而須改唱戲劇女高音或抒情女高音。不過陳明律卻青山長綠,不僅在國內外舉辦演唱會,更一一灌錄西洋藝術音樂CD。

原本以為這樣就可以對自己交代了,但是在教學過程中,她卻發現自己小時候耳熟能詳的歌曲越來越少人聽過,這才驚覺傳統文化正在消逝。65歲退休後,陳明律開始有系統地翻唱名家作品,先後錄製了黃自、應尚能與劉雪庵、陳田鶴、趙元任、青主與華麗絲、黃友棣等的曲子,其中不乏〈西風的話〉、〈小黃鸝鳥〉、〈跑馬溜溜的山上〉等知名歌曲。

然而在翻唱前得先有譜子,陳明律便展開尋譜之旅,臺灣蒐不著,便到大陸找;能買就買,不能買的就手抄;還有一些曲譜的版權費極貴,一首民謠要價人民幣一萬元,陳明律咬緊牙,共付了五萬多元的人民幣出去。

從65歲到76歲,陳明律一共製作了14張CD,收錄幾百首歌曲,總共花了新臺幣一百多萬元。當中雖沒有唱片公司及銷售通路的支持,但熱情的聽眾還是不斷打電話進來購買,也鼓舞了陳明律持續出輯,「最後不但沒有賠本,還小賺一點點,當初真的完全沒預料到!」直到今年82歲,陳明律才說:「夠了、夠了,不能再唱了,再唱下去就丟人了!」

回顧她的生命歷程,從16歲首次登臺、24歲舉辦首場獨唱會、26歲擔任美國名指揮家Johnson指導的歌劇女主角、56歲赴維也納音樂藝術大學深造,再以59歲高齡在波士頓舉辦獨唱會……在在顯示她精益求精的精神,如今她仍然每天撥兩個小時練唱。

驚濤駭浪之後,陳明律選擇回過頭來做著最樸實無華的事情──只要有人打電話到她家,她願意為每個有心人免費教授聲樂,一切都只為了傳承歌唱藝術的絕代風華!

陳明律聯絡資訊

電話:2365-0996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臺北畫刊

  • 臺北畫刊 2014-08-13
關鍵字: 陳明花腔老師女高女高音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