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寬恕 之丘的 愁容騎士

寬恕 之丘的 愁容騎士
寬恕 之丘的愁容騎士

日期 ● 2014/05/29

天氣 ● 晴

目的地 ● 埃斯特嘉

路徑 ● 潘普洛納(Pamplona)→女王橋(Puente la Reina)→埃斯特嘉(Estella)

距離 ● 50公里

從市中心離開潘普洛納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幸好昨天在城市漫遊之時,我們已四處留意地上的貝殼記號,只要循著徒步路徑出城就比較容易了。

潘普洛納不愧是朝聖大城,一大清早我們自旅館出來就發現各處都有早起的朝聖客,不論是在交通繁忙的十字路口或人行道上,都可看到背著大背包、手持登山杖的徒步朝聖者不絕於途,全都朝著埃斯特嘉(Estella)的方向聚攏,因為聖殿就在那個方向。我跨在單車上等待紅綠燈,望著這些來自世界不同角落卻又懷抱相同目的的陌生人,心中感動又興奮,朝聖的那股感覺充塞我心。

離市中心愈遠,人流逐漸分散,連地上的貝殼記號也愈來愈稀疏,接下來就得專注於找尋路途上的Enseña(指引朝聖路的黃色箭頭符號)。一路走走停停,最後我們的方向鎖定在找尋N111公路的標示。落在隊伍尾巴的淑芬突然大聲叫停,她要我們大家回頭,原來我們已經進到了納巴拉大學(Universidad de Navarra)的校區內,不如順道到行政大樓,為朝聖護照取得今天的第一枚戳章。

三五成群的朝聖者行走在連綿不斷的麥田裡,令人印象深刻。
三五成群的朝聖者行走在連綿不斷的麥田裡,令人印象深刻。

奮力騎上「寬恕之丘」

在朝聖路上,徒步者所走的路徑和單車族不太相同:徒步者走在泥巴路、碎石路、鄉間小路或羊腸小徑上,而單車族沿著公路、柏油路前進。有的時候徒步者的步道和單車族的公路會平行,有時徒步者會鑽進樹叢,消失在濃密的樹林裡,有時又會毫無預警地出現在我們左右。徒步者依循前人的腳印、找尋地上黃色箭頭或扇貝標誌,才不至於迷失方向,而我們靠GPS及Google map在公路上馳騁。

走出城市來到郊外,地廣無垠,視野遼闊。壯觀的雲朵懸浮在天際,地上除了幾幢屋舍之外,放眼望去是無止盡的綠野平疇,尚未成熟的小麥隨風搖曳,掀起一波波青綠麥浪。

遠遠的山脊上矗立著一長排巨大的風力發電機,不論如何左彎右拐,它們始終在我的前方。望著這排轉動葉片有如揮動手臂的大怪物,我想起了塞萬提斯筆下的愁容騎士唐吉訶德,無畏地衝向他眼裡的巨人。這時候,,我情不自禁地哼起電影《夢幻騎士》(Man of La Mancha)中的歌曲《The Impossible Dream》1,趁四下無人之際,乾脆扯開喉嚨唱了起來;電影中這位邋遢的老頭,在夜半時分對著仰慕的女神唱出他「摘星」的心願。此刻,我眼前有一條無限延伸的上坡道等著我,順著這條路,前方是朝聖者必看的地標「寬恕之丘」(Alto de Perdón),隱身在那一排胳臂伸得長長的巨人背後。

朝聖路,千里迢迢,坡段一重又一重。為了寬恕之丘,我的雙腳絲毫不敢怠慢。這時候,我多希望自己就是唐吉訶德,胸懷那瘋癲卻見真情,執著卻見真理的精神,讓我擁有一股傻勁勇往直前。人生應當有夢,去摘那不可得的星星,成全心中嚮往的探險與遠征。

要騎上「寬恕之丘」必須在很短的距離之內,完成爬升三一○公尺的高度,的確需要費些腿力。但騎上去之後,一切辛苦皆獲得補償。站在山嶺上極目遠眺,似乎天下盡在眼底,美不勝收,翠綠山谷中點綴著如緞帶般的公路,那是我的來時路。

山頂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長排鑄鐵雕像:一隊正邁向聖地亞哥的朝聖隊伍。不論是徒步或騎在馬背上的人,都低著頭、頂著風向西前進,具體呈現了自古以來朝聖的風貌。雕像下緣鏤刻了一段銘文,上面寫著:「donde se cruza el camino del viento con el de las estrellas.」(此地正是風之路與星辰之路交會之處。)正好說明了此處「地高風勁」的地理特性,而「星辰之路」指的正是這條法國之路。傳說中,這條朝聖路線正好對應天上的銀河,朝聖者走在所謂的「光之線」之上:一條由上而下,垂直切過地表的能量線。由於能直接反映天上星星的能量,人們在「光之線」上行走,往往能得到非比尋常的靈性體悟。

回頭看一路騎上來的路線,風景美極了
回頭看一路騎上來的路線,風景美極了

走訪歷史悠久的神祕教堂

自「寬恕之丘」一路滑行下山甚是暢快,但隨即就須改道。伙伴們看到我堵在路口指揮,要大家轉入一條鄉道而感到詫異,臉上透露出疑惑:為什麼要偏離主要道路,刻意走一條鄉間小道?我說:「我想帶大家找尋一座十二世紀的古老教堂。」他們不置可否地跟在我後面,自N111公路轉入鄉道NA6016,接連穿過兩個小村莊之後,我們來到一處曠野。遍地鮮紅豔麗的虞美人花在田野之中隨風招展,即使是大叔級的我們也禁不住美麗花朵的誘惑,急忙拋下單車,如小孩般的雀躍,紛紛拿出相機跳進花叢裡。

當我瞧見那座教堂時,它孤零零地立在曠野之中,與世隔絕卻又非比尋常,而最近的村子至少在兩公里之外。百門聖母瑪利亞教堂(Iglesia de Santa María de Eunate)是仿羅馬式的建築,擁有罕見的八角形建築體,可惜大門深鎖,無緣入內一窺究竟。這個神祕的教堂,有人說和聖殿騎士團有關;有人認為蓋在朝聖必經之地是要當作葬禮教堂,以應付朝聖者因艱辛的長途跋涉而病死途中的狀況。教堂外面被一連串優美的圓形拱圈所環繞,有人指出教堂之名的Eunate是由Ehunate所轉化而來,在巴斯克語裡,Ehunate有Hundred Doors的意思,但經我一算,其實只有三十三個(拱門)。

騎車在這朝聖路上,沿路我不停地閱讀,發現這條中世紀興起的朝聖之路,其實孕育了無數璀璨的文化:英雄、騎士、精靈、軼事奇聞,歷史與傳奇、現實與虛幻之間構築了一個特異的世界,而我正逐步、逐日地深入其中,令人興奮與期待。

寬恕之丘的鑄鐵雕像。
寬恕之丘的鑄鐵雕像。

朝聖路上最美的一座橋:女王橋

進入女王橋(Puente La Reina)市區前約一公里左右,路上突然熱鬧起來,走近一看,許多人正圍著「朝聖者紀念碑」照像。我很高興看到這個紀念碑,因為它的確意義重大;在法國境內有四個不同起點的路徑,通往西班牙的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而會合處就是這裡。2在一九六五年(聖年),官方在這個意義重大的會合點上豎立了這座雕像,以茲紀念。

騎到女王橋時才剛過下午三點,但主要街道3上靜悄悄的,整個小鎮似乎還沒自長午睡中甦醒。我們突然出現驚擾了小鎮的安寧,幾隻不甘被打攪的狗兒對著我們狂吼大叫。我沿著大街慢慢騎仔細瞧,幾間指南上推薦的教堂都大門緊閉,只好把期望寄託在路底那座美麗的女王橋了。

這座被譽為朝聖路上最美麗的一座橋,建於十一世紀。在那個年代,身為伊比利半島上基督教世界的領袖,國王及王后有保護朝聖信徒安全的義務。當時的納巴拉王國的王后Doña Mayor(桑喬三世的太太)鑒於此地是眾多朝聖路線的匯集之地,而且信徒人數一年比一年多,所以下令建築此橋,讓信徒們能夠安全跨過眼前的這條大河。結果,這座橋名氣大到連城市都以其來命名。

橫跨在阿爾嘉河上的這座橋,五孔六墩,果真是個美麗的石橋,橋上石板鋪成的路面被千萬人踩踏過而顯得斑駁蒼老。我在橋的兩端來回遊走,想找出最好的拍照角度,發現最佳的拍照地點是與女王橋平行的NA111公路橋。從那裡,五個橋拱的半圓和河面上的倒影,合成五個大小有序的圓。

不敢在女王橋耽擱太久,距離今晚投宿的地點─埃斯特嘉,還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要趕。收拾好相機,再跨上鐵馬時才發現其他人早已離去,在遠遠的地平線上,只剩下三、四個小小的黑點,我得快馬加鞭才能趕上他們。

看更多好書內容

  • 騎過風與星辰之路:踩向世界盡頭,朝聖路上的800公里人生旅記 2019-09-20
關鍵字: 朝聖我們教堂公路女王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