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濃郁萃取巴黎——歷史文化氛圍下低調奢華的第一區

不論我們怎麼變,巴黎怎麼變,也不論去巴黎有多容易,有多困難,我們總要回到巴黎。──海明威《巴黎的日子永遠寫不完》
不論我們怎麼變,巴黎怎麼變,也不論去巴黎有多容易,有多困難,我們總要回到巴黎。──海明威《巴黎的日子永遠寫不完》

巴黎旅行如同彈唱一首人生歌曲,而巴黎之歌從一開始就是動人心弦的副歌—第一區。以蝸牛殼之姿發展出來的巴黎二十個區,第一區位居於中心點,此區的低調奢華感,因為歷史文化氛圍的映托下顯得厚重。舊時皇宮改建成的羅浮宮,皇太后凱薩琳的法式庭園杜樂麗花園,優雅地漫步在這裡,萃取一份巴黎的濃郁香醇。

追憶美好年代——多年後重返巴黎的海明威

文豪海明威先生入住過的麗池酒店就位在第一區的凡登廣場,能夠寫出經典的巴黎回憶錄《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一書,全拜海明威本人晚年重返麗池酒店時,意外尋回早年留在酒店內的巴黎日記與手札所賜。如今凡登廣場除了麗池酒店,櫛比鱗次的頂級珠寶店也提升了這裡的尊貴程度……

一九五三年海明威以很著名的《老人與海》領過普立茲獎,次年成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一九五七年海明威五十八歲,寫作三十年已是家喻戶曉的暢銷作家。他在巴西所撰寫的巴黎回憶錄《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一書中的最後一個篇章〈巴黎的日子永遠寫不完〉鉅細靡遺地描述和第一任妻子海德莉一起滑雪的日子,二十多歲青春年華的兩人笑聲燦爛且身型妙曼,從兩個人變成三個人的家庭生活,可愛兒子邦比三個月大便隨父母從美國紐約搭乘小客輪,橫越北大西洋,航行十二天途中一聲都沒哭,即使風狂雨驟中依然樂得咯咯笑。直到變成三個人一起帶孩子—也就是海明威愛上了太太的閨蜜葆琳(巴黎時尚雜誌《Vogue》編輯),她甚至成為海明威第二任太太,海明威的第一段婚姻維持了五年。

「多希望在我只愛她一個人時就死去。」海明威說道。

「不論我們怎麼變,巴黎怎麼變,去巴黎有多容易,有多困難,我們總要回到巴黎。巴黎總是值得眷戀,不管你帶去什麼,都能得到回報。不過,這裡寫的是早年的巴黎,當我們很窮但很快樂的日子。」

海德莉比海明威年長八歲,海明威辭去原本在美國的記者工作,靠著微薄不穩定的稿費,專心在巴黎學習寫作,海德莉則教鋼琴、帶小孩,時時傾聽海明威的寫作時的細瑣心事。時值戰爭過後,美金在巴黎能夠放大幣值,物價變得便宜,可藉以維生,巴黎文人聚集不是沒有原因。如今巴黎消費已是國際水準之上,然而一九二〇年代來自各國的文學藝術創作人所留給巴黎的故事,追憶著那美好年代,巴黎更加值得我們親臨感受。

穿越巴黎的夢幻「拱廊街」

打從訂飯店開始,就心繫著距離飯店徒步僅需十五分鐘即可到達的羅浮宮,位於巴黎第一區的羅浮宮及杜樂麗花園占地十分廣闊,幾乎是這一區的二分之一大,當我放下行李,迫不及待就出門去實踐旅行計劃的第一步,也就是「穿越夢幻拱廊街到羅浮宮」。

雖然利用「谷歌地球」(Google Earth)軟體早已經熟記路線,但是當到達了聖安尼街(Rue Sainte Anne)附近還是有迷失一下方向,這附近是有名的日本街區,有相當多的日本料理,像是燒烤或是拉麵店,還可以看到珍珠奶茶專賣店;不過附近開店的東家大多數是來自中國溫州,與日本道地風味有些不同,價位跟在台灣吃到的日本菜比起來也高出兩倍以上。

我去到街上一家「秋麵包店」(Aki Boulangerie)點了咖啡和甜食,與一些當地人坐在店裡,享用我初來乍到巴黎的第一份下午茶,選擇進入一家店名為日文翻譯出來的咖啡館,先為自己開啟一道由亞洲人模式通往歐洲人模式的閘口。今天的天氣很好,許多巴黎人都在戶外座位區享受陽光,他們也喜歡親近草地,我常想著赤腳斜躺在地上聞泥土的味道、被陽光直接照射等這些日常習慣,是不是因為國情而有所不同;外國人多半喜歡這樣做,但是我們則會坐在木椅子上,並選擇有樹蔭的位置,包括我自己。

皇家宮殿花園到薇薇安拱廊街之間,位於薄酒萊街二十六號的一間披薩店。
皇家宮殿花園到薇薇安拱廊街之間,位於薄酒萊街二十六號的一間披薩店。

在弄清楚方位之後,我離開咖啡館走到自十七世紀就落成的皇家宮殿花園(Palais-Royal)附近地區散步,若搭乘地鐵一或七號線在皇家宮殿花園站或羅浮宮(Mus’ee du Louve)站下車,徒步三分鐘可達。

法國國王路易十四曾經在這裡度過他的童年,皇家宮殿花園年代久遠的舊廊道,顏色灰撲撲地,服飾櫥窗內的洋裝看起來像八〇年代的電影場記道具房,我在這些洋裝前看得入神,窈窕玲瓏的剪裁很像小時候母親常看的洋裁雜誌裡的圖片。母親年輕的時候是才華洋溢的裁縫師,我們幾個姐妹都穿過她親手為我們打版縫製的洋裝,我最喜歡的是一件藍白色水手領子的小洋裝,直到現在都還記得穿起來覺得自己像小公主的心情,母親的手藝真的很巧。

看著一種手工訂製服特有的美麗,我在櫥窗前駐足許久,彷彿進入錯置的時光隧道。
看著一種手工訂製服特有的美麗,我在櫥窗前駐足許久,彷彿進入錯置的時光隧道。

皇家宮殿花園區不能錯過的除了拱廊(Arcades),還有相當具有特色的布倫陣列廣場(Buren’s columns),廣場上壯觀的裝置藝術,兩百多個黑白相間的小柱子,深受小朋友喜愛,幾位認真帶孩子的爸爸在廣場上顯得特別帥氣,讓我不由自主從遠處就按下快門,捕捉這個迷人光采。花園裡有修剪到非常整齊的樹木和一座噴泉,有些人圍著噴泉隨性坐著,也有些席地而坐的,還有在咖啡座位上的,唯一相同的是大家都在曬太陽享受溫暖,或者說是在進行人類的光合作用。有幾隻鴿子在灰色的地上跳躍啄食著,它們也是灰色的,襯著商店裡金黃色的燈光,牆面的法文配上黑色的鑄鐵欄杆很好看。整體看來,皇家宮殿花園可以說是一個很巴黎的地方。

離開皇家宮殿花園後,搭乘地鐵一號或是七號線,在羅浮里沃利(Louvre Rivoli)站下車走上里沃利街(Rue Rivioli),街道上有一整排的商店街,從頭走到尾的話,可以接著過馬路到對面把羅浮宮及杜樂麗花園沿路逛回來,回到出發的原點。這個行程,即使不進羅浮宮去參觀,也需要花費一些時間及體力,原因是面積相當大,而且必須要用散步方式體驗整個區。

看更多好書內容

  • 《到巴黎尋找海明威: 用手繪的溫度,帶你逛書店、啜咖啡館、 閱讀作家故事,一場跨越時空的巴黎饗宴》 2019-11-26
關鍵字: 巴黎海明威花園第一羅浮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