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集體的焦慮與哀愁 寒酸的中年危機

中產階級的X世代有什麼機會改變現狀,度過中年危機?第一個選擇是替中國人工作,中國企業對經理人大方多了。另一個選擇,就是接受自己不是中產階級,而是中下階級的事實,承認目前的工作沒前途,選擇轉業。

凌晨十二點的鐘聲還在耳畔,突然接到朋友電話邀約看午夜場電影。剛過四十歲生日的他,有一兒一女,卻開來一輛只有兩個座位的Smart。坐在這輛新車上,空間狹小,感覺像是坐在兩輛並行的摩托車上,只是我們的禿頂上多了遮風避雨的頂蓋。我會心一笑地調侃他:「中年危機?」他笑著說:「買不起賓士,只好買賓士的妹妹。」

這實在是不怎樣體面的中年危機,不管中年危機的科學定義是什麼,在我們這窩四十出頭還混不出名堂的人心目中,中年危機該是在生活上有點成就的人,對過去人生選擇的反叛。聽到這四個字,就想到投資銀行的前輩某次不由自主的喟嘆:治療中年危機的解藥是「Get a new car. Find a new job. Hang out with a new chic.」,譯成中文就是「買新車,換工作,把新妞。」

不過要買車,也要買輛可以驕其妻妾的車吧!雖然說Smart是賓士的妹妹,但是買副牌,不會顯得太寒酸了些嗎?

台灣這一輩中年人的危機如此寒酸,要歸罪於整個經濟社會的中年危機。台灣經濟從一九七○年代開始蓬勃發展,在一九九○年達到高峰,接下來就是經濟的中年危機。就像個人面臨的問題一樣,經濟數字曾經絢麗燦爛,卻轉瞬歸於平淡,原先社會中滿溢的澎湃活力,也隨著眾聲喧譁逐漸遠離,彷彿在一夜之間消失了。

接棒遙遙無期

也享受不起

台灣還在工作的中產階級,大部分都被經濟的中年危機摔下舢舨,在無望的職海中載浮載沉,尤其是出生於一九六○年代中葉到一九七○年代末葉的X世代,感覺上離岸最遠,也正是面臨中年危機的一代,這群人發現自己混得比前一代差太遠。要接棒,遙遙無期;要享受生活,還享受不起。手中僅剩的牌是「等待」,等待經濟度過危機,轉型成功。

最慘的是,我們混得比對岸的人差。這也是過去五十年來,台灣第一次混得不如對岸。這跟台灣棒球輸中國一樣,是我們不能接受的事實。還記得小時候的國文課本,有這樣一課:「天下常有同名同姓的人。台灣省有一個孩子,叫蘇小海,同時,江蘇省有一個孩子,也叫蘇小海。兩個蘇小海的年紀差不多,都在十一、二歲,但是兩個孩子的命運完全不同:台灣省的蘇小海,生活在富足康樂的天地裡;江蘇省的蘇小海,卻不幸生活在匪偽政權的壓迫折磨之下……。」

二、三十年前,甚至是五年前,台灣大部分的人可能還相信:住在三民主義模範省的蘇小海,日子比江蘇的蘇小海好過多了。但是數十年光陰過去,兩岸的蘇小海長大了,赫然發現,不管過去如何,現在酒足飯飽的是中國的蘇小海。中國的X世代,已經是中國經濟的扛霸子,收入跟職位節節高升,未來比台灣的X世代光明。甚至於遠赴中國工作的台灣蘇小海,日子也比留在台灣的蘇小海好多了,這些事業上有一丁點成就的人,其實是用思念家庭的苦日子換來的。

對岸X世代

正開始大展身手

我會不會誇張了點?想想看,過去十年,台灣的薪水幾乎沒有增加,升遷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當退休年齡由六十歲提高到六十五歲時,未來的機會更加渺茫。前年的一場金融風暴,除了平添許多失業人口外,也把多年的積蓄付諸東流。台灣的蘇小海除了擔心自己,還要擔心蘇小小海的學費與前途,額頭上深深淺淺的皺紋,清楚寫著「中年危機」四個字。

個人寒酸的中年危機,恐怕只有台灣的經濟中年危機趕快找到出路才有得救。但是過去幾任經濟決策者都沒有辦法解決,接手的人只好更加保守。最近掀起的私募爭議就是個好例子,目前對於私募的建議處理方式,等於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恐怕將讓看起來有點起色的資本市場,再度沉寂黯淡。

民間自發的力量能提升什麼?看起來也力不從心。雖然因為個人的中年危機,也衍生了許多商機,像是懷舊需求催生了許多老歌手的演唱會。這些的確是台灣經濟轉型的少見成果,但是對於經濟的整體貢獻,只是個小數字。

目前炒得火熱的兩岸商機,也解決不了問題。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不管是簽了MOU、ECFA或FTA,大部分的鈔票,都會流到大老闆的口袋,對於大部分是受薪中產階級的X世代,未來有什麼機會改變現狀,來度過中年危機?

第一個選擇可能是替中國人工作。因為未來唯一還會在台灣大規模拓展的,也只有過去被拒於門外的中國企業,X世代如果可以拋棄門戶之見,在中國企業工作,升遷管道還未堵塞,而且中國企業對經理人大方多了,畢竟台灣是披著資本主義的外衣,內心是社會主義加民粹,中國可是把社會主義的口號高唱入雲,卻懷抱著再資本主義也不過的情懷。選擇為中國企業賣命,很有機會留在台灣工作,想到台灣的生活環境遠勝對岸,這個選擇聽起來還頗有吸引力。

另一個選擇,就是接受自己不是中產階級,而是中下階級的事實,承認目前的工作沒什麼前途,選擇轉業,重新選擇自己真正喜歡的工作。

無論是投向新的選擇,還是堅持原有的道路,看起來也都不怎麼樣。台灣經濟的中年危機,讓大家都摔進無望之海,也摔掉了頂上遮風避雨的帽子,露出了我們的白髮、禿頂,還有集體的焦慮與哀愁。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財訊雙週刊

  • 財訊雙週刊 2010-08-19
關鍵字: 危機台灣中年經濟中國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