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電子報 書刊

優質豐富的新聞媒體

「馬習會」箭在弦上 劇本還會改寫

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的「巧遇」,是國共兩黨精心設計下的鋪排;只是接下來的劇情能否照著馬英九盤算,進而推進「馬習會」,恐怕不是馬英九一廂情願想法所能掌控的。

「馬習會」箭在弦上 劇本還會改寫

10月6日,中國的國慶長假才剛要結束,而中華民國的國慶即將到來。在這兩個國慶交替的時點上,印尼的峇里島Laguna飯店大廳,正上演著一場兩岸當局前未所有的官方接觸大戲,為一步步逐漸推進的「馬習會」熱身。

代表馬英九總統出席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非正式領袖會議的前副總統蕭萬長,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後,見到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馬上轉身拉著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說:「來聊聊嘛,難得來一趟,你們做個朋友!」於是一句「王主委」、一聲「張主任」這場兩方函電多次往來精心設計下的巧遇,寫下兩岸事務主管官員首次會晤、首次互稱官銜的紀錄,也為未來的「馬習會」鋪排完成最基本的條件。

「馬習會」的準備,當然不可能從「王張會」才開始。今年7月25日,馬英九接受彭博新聞社專訪時,首度對APEC兩岸元首會提出全新說法,一改過去負面陳述,表示還需要克服場合和身分的限制,「雙方還要再創造條件」。馬英九言辭間有說的或是沒說的改變,被外界敏感察覺兩岸高層早已開始為馬習會互通聲息。

王郁琦、張志軍先鋪排劇情

對於馬英九主動釋出馬習可能一會的訊息,政壇持懷疑態度者自然不在少數,然而國安高層卻對兩岸互信的現狀頗具信心:「陸委會桌上的電話可以直接撥到國台辦,馬習會當然不像外界想像得那麼不可能」。

值此鍘王計畫宣告全軍挫敗之際,台北外交圈也出現兩岸著手推動馬習會的風聲,一些駐外使節私下探詢總統府遣人分至北京、雅加達和華府聯繫的細節,得到的答案雖非百分之百肯定,卻也不像過去那樣全盤推翻,馬習會可能在一兩年內實現的設想,於是更為具體。

馬英九也確實依著國際社會的想像步步推進。8月出訪途中的記者會,馬英九進一步鋪陳台灣總統出席APEC的合理性,直指現狀對台灣並不公平,更點明APEC原始設計中便留有讓所有經濟體領袖出席的非政治化形式,顯然對前進APEC之路早有藍圖。

儘管當時馬英九正一步步依早已擬就的劇本演出,形勢卻在兩岸穿梭聯繫之間出現微妙變化。據了解,國安幕僚規畫的標的,並非外界認為的「親自出席APEC」,而是更進一步的馬習會,而國際、非政治場合、論述相對單純的APEC,則是優先的選項。

在預擬的規畫中,馬習會若能在峇里島APEC實現當然很好,若主客觀條件未成,接下來明年由大陸、後年由菲律賓主辦的年會,都可以是場合。

除了形式與場合的想定,幕僚連可能的時間點都做過推演。據了解,馬英九在2008年大選時的目標是赴美訪問,此一目標後來藉過境外交順利實現;而在一二年大選的目標則是「馬胡會」。

當時本已規畫,由馬英九親自出席當年的夏威夷APEC,但礙於馬英九擔心影響大選而作罷。當時便有競選幕僚提議,在一二年5月連任就職前安排馬胡會晤。但計畫趕不上變化,一二年大選之後,美牛案、油電雙漲等議題,讓馬英九在連任前便陷入低迷形勢,兩岸上也難採取重大舉措,「馬胡會」胎死腹中,「馬習會」就成為新的兩岸目標。

馬英九若能順利走進APEC會場、握了習近平的手,對其政治聲望和歷史定位,影響自然不言可喻。但對北京而言,眼下的形勢卻讓人不願賣這個人情:好不容易簽成的《兩岸服貿協議》卡在立法院,相對多數的國民黨無能為力,馬英九的低支持率更讓《服貿協議》備受質疑,「恐中氣氛籠罩下,習近平怎麼可能在國際場合與馬英九見面?」

有國安幕僚私下轉述,各界對於《服貿協議》的抨擊,以及馬政府的無力回應,北京顯已失去耐性,對緊接著上場的《兩岸貨品貿易協議》也感到焦慮,甚至向台北傳話攤牌,除了兩岸服貿和貨貿協議,和日本、南韓的自由貿易協議談判還在等著,「北京不可能為台灣耽擱更重要的事」。

眼看北京態度轉變,馬英九親赴APEC的規畫也改弦易轍,從追求馬習會一步到位,放緩為循序漸進地升高接觸層級。一方面由在兩岸及涉外事務上步調與馬英九更一致的蕭萬長擔任領袖代表,同時在顧問團成員中放進王郁琦。台北與北京的協調共識是,先從主管機關對口接觸開始,建立兩岸正式往來的基礎,也可順勢化解《服貿協議》黑箱作業的批評。

與此同時,北京涉台系統也釋出訊息,指馬習會未必要在APEC,會外的「順勢見面」更可能實現。相關管道自九月下旬陸續傳出,基於大陸內部考量,明年APEC年會已決定不在上海舉行,而是選擇更具政治指標意義的北京;與此相應,涉台系統正著手研擬邀請馬英九登陸與會,並在會外先行與習近平會晤的安排。相關訊息透過台、日等不同媒體釋出,頗有試探水溫之意。

據我方消息透露,「確實聽說兩岸高層正思考馬習在APEC之外場合會晤的想法」,雙方甚至連對等稱謂都已設想到,即以「台灣地區」和「大陸地區」為底限。據指出,在北京拒絕馬英九出席峇里島APEC之後,馬英九對於在兩岸關係再做建樹的心情日益急切,原本不願考慮的單純馬習會也列入選項,並且以「不違反憲法架構」作為前提。

北京押寶誰 不急於出手

在此前提下,馬英九能否以「經濟體領袖」身分出席APEC已非關鍵,重點是在APEC年會前,馬英九與習近平以「台灣地區領導人」和「大陸地區領導人」會晤。知情人士分析,此一稱謂符合我國憲法架構,也是兩岸簽署十九項協議時所使用的對等地位,並未超出兩岸現狀,應該可以相當程度地降低馬習會的衝擊。

知情人士透露,幕僚對於登陸可能發生的種種情況,包括國內外媒體報導,都已經著手設想,對此一規畫的高風險更深有所感,「連報導時簡化為『兩區』都不行,因為會有『一國兩區』的疑慮」。

然而最讓幕僚憂心的變數,並非北京或國際社會的態度,而是國內的政治局勢演變。誠如涉台系統分析,以首位登陸的台灣領導人來說,馬英九確實是較合適的人選,但他目前國內聲望偏低,顯然難以抵抗在野黨甚至國民黨內的反對聲音,可能迫使他在面對北京時不得不故作強硬;而人民對其信任感不足,也將連帶影響台灣社會對大陸當局的看法。

對馬英九而言,兩岸穩定的因素能助他贏得大選,現在自然也有希望藉兩岸進展拉抬低迷聲望的想法,至少對一四年的六都及縣市長選舉有所助益。但據與北京往來密切的學者透露,北京認為,台灣政情受選舉影響極大,馬英九只剩下兩年多任期,若兩岸政策出錯,勢必難以挽回,連帶使得一六年情勢失控,「北京當然不能只押一邊」。

學界管道透露,在習近平的規畫中,任內相當程度地解決台灣問題是既定目標,因此「不可能只和馬政府打交道」,國民黨的可能接班人,甚至民進黨的實力派,都是接觸的對象;既然一六年會有新總統,國民黨和民進黨都有執政可能,「習近平要和誰會,不需要這麼早決定」。

換言之,對習近平來說,與台灣領導人會晤是對台政策上只能用一次的王牌,必須謹慎考量,「不一定要押在馬英九身上」;要用在誰身上,還得要算算效益如何才能決定。

看更多精彩內容詳見本期的財訊雙週刊

  • 財訊雙週刊 2013-10-09
關鍵字: 英九馬英九兩岸馬習會北京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